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人物秘辛 >> 温家宝全传 >> 硕士导师马杏垣劝学生停止绝食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
硕士导师马杏垣劝学生停止绝食

  1965年,温家宝留校继续攻读构造地质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时,其导师是构造地质学家马杏垣教授。虽然马杏垣的名气没有在构造地质界独创自己体系的李四光、黄汲清、张文佑、张伯声、陈国达的大,但算得上是一个响铛铛的人物,而且年龄比这些大家小十来岁。

  马杏垣在地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了大半生,可谓桃李满天下。他亲手培养的学生中,有的已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教授,乃至中央和地方各级领导成员。1999年在庆贺马杏垣八十寿辰时,温家宝亲笔写下:“贺马杏垣老师八十寿辰:老骥驰骋途千里,红杏光照春满园”。

  1919年5月25日, 马杏垣出生在吉林长春市,父亲经商,祖籍河北乐亭县。从少年时代起,他的求学道路,就像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一样,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刚刚小学毕业的少年马杏垣,就不得不流亡关内,先后就读于河北昌黎汇文中学和天津南开中学。

  在1935年“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中,马杏垣参加南下请愿团,与大家一起卧轨拦截火车,后辗转抵南京,抗议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不当亡国奴,他辍学随一批革命青年和进步人士离开天津,途经烟台,辗转到了重庆。1938年5月他加入了当时由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南方局地下党组织,并在八路军办事处接受培训。

  1938年马杏垣高中毕业,考取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地质地理气象学系,从此走上了一生从事地质科学的道路。大学毕业后,他被留在西南联大地学系当助教。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考取了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出国留学,并于1946年1月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地质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于当代著名的地质学家之一Arthur Holmes(阿瑟?霍姆斯)教授。

  1948年8月马杏垣以优异的成绩和高水平的论文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在伦敦召开的第 18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宣读了他的论文。随后,告别英国回国,应聘到北京大学地质学系任副教授。

  从1948年底起的近30年里马杏垣一直从事地质教育,他先后在北京大学任副教授、教授,北京地质学院教授、教研室主任、副教务长和副院长等职。中共建政后,作为“开路先锋”的地质矿产工作,急需大量人才,因而创办地质学院成为地质部门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这时的马杏垣教授,团结自己的师长和学友,带领原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天津大学和唐山铁道学院在校学生,投入北京地质学院的筹建工作。他组织年轻教员和学生到全国各地去采集教学标本;亲自讲授普通地质、构造地质课程,并到周口店建立教学实习基地。

  随着北京地质学院的日益发展,他肩上的担子也越挑越重。为培育新一代的构造地质学人才而辛勤地耕耘着,他亲自开设《中国区域大地构造》课,主编了《构造地质学基础教程》。重视野外是地质科学的第一实验室,野外实习基地是培养地质专业人才的第一课堂。

  马杏垣经常教导学生们说: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构造地质学家,首先必须掌握辩证唯物的构造观和方法论,这样才能驾驭不同尺度和不同层次的构造现象,才能在研究中国地质时防止出现教条主义或经验主义现象;其次还必须踏踏实实地在一些关键地区苦干几年、十几年,只有通过艰苦探索形成独到见解的基础上,才能全面铺开,多方面吸取营养,丰富自己,这就是他历来坚持的“一地起家”培养地质人才的道路。

  马杏垣不仅创立了一系列的优秀教学思想,而且身体力行在北京西山建设天然实验室。他亲自组织过多次不同比例尺,以不同地质内容为重点的地质填图和调查,支持和鼓励他身边的一些青年教员,长期坚持西山的研究工作。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构造地质研究人才。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马杏垣受到严厉的冲击和批判,北京地质学院被迁出京城,10年没有招生。粉碎“四人帮”后,他首先行动,面对原校已毁、新校未成的严重局面,忧心如焚。顶着“反迁校”的帽子和上边的种种压力,以他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代表广大教职员工,联合有关老领导、老专家,亲自上书,向中央领导多次反映意见,终于得到邓小平等中央领导的支持,利用原北京地质学院校舍、设备和在京师资创办了地质学院研究生部。

  虽然1978年之后,马杏垣去地震战线继续他对地球科学研究的追求,不过他对学校的关心和对他的学生们的指导却始终没有间断过。学校改名为“中国地质大学”后,又再聘他为兼职教授,仍然继续担任地质构造学科的学术带头人。

  官方评价称,马杏垣辛勤耕耘了大半生,为培养新一代地质学家作出奉献,用注重实践的优良学风,影响和教育了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他亲手培养的研究生有的现在已是研究所所长、教授、地学部门的高级研究人员,乃至中央领导成员。20年来他培养了十余名博士,数十名硕士。从研究生的选题,野外工作,论据的获取,结果的得出、验证及论文的结构他都要一一过目,亲自指导,从不当挂名的空头导师。花甲之年他还带领弟子们去过燕山、阴山、秦岭、阿尔金山,考察甘孜地震、海原地震、鲜水河断裂带、红河断裂带、汾渭地堑、柴达木盆地、雁北高原、内蒙古高原及东南沿海地震带。

  由于长期的奔波和繁重的工作,他的健康状况日益下降,严重的甲状腺机能亢进,导致了心房纤颤,使他数度住院。

  2001年1月22日,马杏垣因病去世,享年82岁。

  网上一篇文章曾这样谈到马杏垣在八九学潮中的表现的:1989年北京闹学潮,绝大多数人大常委、知名人物无一不是呼吁政府尽早和学生对话。当时只有五个政协委员则是联名呼吁学生尽快结束绝食,马杏垣便是其中的一位,当时大家觉得怪怪的。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