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Y5)

|<< <<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 >>|
受难者名单(Y5)

   叶懋英,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中学 校长。文革开始后该校教师们被强迫 成排跪在地上挨打。因为打得非常残 酷,引起当时的一些越南留学生的抗 议。叶懋英遭到残酷“斗争”后在校 中自缢身亡。  

  叶绍箕,男,50 多岁,复旦大学中层干部,1966 年被“斗争”后自杀 身亡。  

  叶文萃,上海浦东中学教员,1966年被“批斗”而自杀。 

  叶英,上海第一医学院寄生虫学教授。抗日战争时期他曾经为美国军 队作过翻译。1940 年代他到美国留学,专攻原虫学。由于这样的“历史问 题”,1950 年代他在“肃清反革命运动”中成为“运动对象”,多次“交 待”才过关。文革中旧事重提,他遭到多次残酷“批斗”。长期的肉体和精 神折磨使他不能忍受,他骑着自行车撞上疾驶卡车以求解脱。他撞成重伤成 为残废,未久并发肺炎死亡。 

  叶以群,男,1911 生,上海市文联副主席,文学理论家,主编高等院 校文科教材《文学基本原理》。文革开始后受到攻击,1966 年 8 月 2 日跳 楼自杀身亡。 

  叶祖东,云南省昆明师范学院附属小学语文老师,在 1966 年秋冬之间 受到“批斗”。她有高血压症,被“批斗”后脑溢血而死亡。  

  伊钢,男,32 岁左右,南京林学院教师。1971 年在“清查 5.16”运动 中被指控为“5.16 反革命分子”,卧轨自杀身亡。伊钢在 1960 年是上海市 复兴中学的少先队辅导员,后考入武汉测绘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南京林学 院教书。 

  易光轸,北京市第 52 中学副校长,文革开始后受到攻击,1966 年 6 月 30 日自杀身亡。  

  殷大敏,男,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讲师,在“清理阶级队伍运 动”中,1968 年 4 月 21 日投河自杀。 

  殷贡璋,男,42 岁,清华大学基础课讲师。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 中, 1968 年 11 月 6 日,殷贡璋和妻子王慧琛一起到北京香山上吊自杀身 亡。王慧琛也是清华大学基础课讲师,42 岁。 

  尹良臣,男,重庆市水泥厂中医。文革中被指控为“反革命集团”案 首犯。1968 年 9 月 14 日被关进重庆市革命委员会人民保卫组设立的管训 队,遭到刑讯逼供毒打折磨而死。  

  应云卫,男,1904 生,话剧和电影导演。1967 年 1 月 16 日,应云卫 在被“造反派”揪斗、游街中死亡。时年 63 岁。 

  余丙禾,兰州水电局工程师,因其父亲曾是国民党政府官员,文革中 被侮辱,拷打,逼供,在 1967 年跳楼自杀。时年 34 岁。留下妻子和 3 个孩 子。大女儿 6 岁,二女儿 3 岁,小儿子 1 岁。儿子从小没有父亲,多方面被 人歧视,精神倍受打击,20 岁时变成精神病人,现在兰州精神病院。 

  俞大絪,女,北京大学英语教授,在 1930 年代曾经到英国留学。文革 开始后遭到“批判”和“斗争”,1966 年 8 月 24 日被红卫兵抄家及侮辱, 8 月 25 日在北大教工宿舍燕东园家中服毒自杀。死时 60 岁。 

  1966 年 8 月 24 日,清华大学红卫兵请清华附中红卫兵出面,派大卡车 运送十二所中学的红卫兵来到清华大学,他们先撕毁了清华校园里出现的攻 击刘少奇等国家一级领导人的大字报(当时毛泽东要打倒刘少奇的意图还没 有很多人知道),然后,一方面组织拆毁了清华大学的汉白玉牌楼,另一方 面,在清华校园里开始抄家和打人,把当时中学红卫兵开创领导的暴力和杀 戮之风全面带进大学。那天晚上,在清华大学活动后的一部分中学生红卫兵 来到和清华校园邻近的北京大学燕东园教工宿舍,抄家,毁坏书籍文物。他 们做了以后,第二天北京大学的红卫兵也来抄家等等。 

  俞大絪被抄家,被强迫下跪。当时她独自在家。她的丈夫曾昭抡,曾 经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博士,回国后任教授,1944 年加入“民 盟”,反对国民党政府,1949 年 5 月由中共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为北京大 学教务长,后来任中央教育部副部长,1957 年被划成“右派份子”,然后 被分配到武汉大学,不住在北京。曾昭抡也在文革中遭到“斗争”和迫害, 于 1967 年 12 月 9 日在武汉死亡,活了 68 岁。 

  俞大絪的一个亲戚说,因为她和丈夫是表兄妹近亲结婚,他们怕如果 生孩子会有遗传问题,所以一直没有要孩子。 

  俞大絪的哥哥叫俞大维,在台湾国民党政府中任高职。1950 年代,她 曾经受命向台湾喊话,对她哥哥作“统战工作”。当时还在燕东园的草坪上 照了她家人的照片,说要送到台湾去。没有想到,此后她自己却在此受到野 蛮攻击凌辱又服毒自杀在这里。 

  俞大絪是中国最好最流行的一套英语教材《英语》的作者之一。那部 教科书常常被人们称为“许国璋英语”。那套教科书的一二年级部分是许国 璋先生写的,三年级部分是她和吴柱存写的。吴柱存教授曾是她的学生,后 来成为她在北大的同事。 

  吴柱存教授在文革中也遭到野蛮攻击。他被指控为“漏网右派”、 “反动权威”和“美蒋(美国和蒋介石)特务”,被关押在校中监狱一年 多,长期遭到殴打侮辱。1968 年 6 月 18 日,北京大学一次全校性的“斗 争”和殴打“牛鬼蛇神”的行动中,有一个学生拿一块竹子篾片,按在他脖 子上切割旋转。他的脖子血肉模糊,疼痛揪心。 

  余航生,上海第二医学院病理生理教研室讲师,服毒自杀。 

  遇罗克,男,1942 年生,北京人民 机器厂学徒工。他的父母在 1957 年都被 划为 “右派份子”,因此他高中毕业后不 被准许进入大学。1966年,他写了 《出身论》等文章批评对所谓“家庭出身不好” 的青年的迫害,他也在日记中批评了文 革。1968 年 1 月 5 日被逮捕,关到北京半步桥看守所。在“一打三反运 动”中,1970 年 3 月 5 日,遇罗克和一批“反革命犯”一起被处决。时年 27 岁。  



  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出版了 《我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年),介绍了他的成长经历和文革遭遇。在《遇罗克:遗作与回忆》 (徐晓等编,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 年)中有他的文章。请读这两本书。  

  余楠秋,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1966 年夏天,被红卫兵抄家和 “斗争”后,余楠秋教授和妻子一起在家中开煤气自杀。 

  余楠秋是老教授。他的“罪名”之一,是他曾经在国民党政府时代当 过国民代表大会代表。 

  余启运,女,大连工学院物理教员。她 1968 年遭到 “隔离审查”,6 月 15 日在关押中自杀。时年 43 岁。她的丈夫黄必信也是大连工学院无线电 系教师,已经在两年前被迫害而自杀。他们有三个孩子。14 岁的小女儿在 1966年 10 月26 日失踪 。请看“黄必信”。 

  喻瑞芬,女,北京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生物教员,在 1957 年被划为“右 派份子”,1966 年 8 月下旬在校中被红卫兵学生毒打并遭到沸水浇烫,死 后还被鞭尸。时年 50 来岁。 

  师范学院附中的学生和老师已经不记得喻瑞芬是哪一天被打死的,但 是记得她死在 1966 年 8 月下旬,红卫兵打人最凶的时候。 

  喻瑞芬是生物教员,毕业于北京的“中国大学”生物系。师院附中的 三个生物教员在 1957 年都被划成“右派份子”。喻瑞芬因此被“下放劳 动”,回到学校后也没有再让她上课,只让她管理学校的生物园地和生物标 本等等。 

  喻瑞芬被打死的那天早上,红卫兵把她从家里抓到学校,把她剃了光 头。师范学院附中的老教师比较多。当时,已经有 50 多名老师和职员被列 入学校的“专政队”,又名“劳改队”,先后遭到殴打和侮辱。 

  一群红卫兵涌到生物教研组的办公室里,喻瑞芬缩到墙角。红卫兵过 去拉她打她。她摔倒在地上。有红卫兵就提起她的两条腿,把她从办公室里 拖出来,拖过楼道,拖到楼门口。 

  生物教研组办公室在一楼。楼门口有一个水泥台阶。目击者说,红卫 兵学生倒提着喻瑞芬的两条腿下台阶的时候,她的头就在一层层水泥台阶上 咯噔咯噔地碰撞。 

  喻瑞芬被拖到楼外后不久,就昏迷了。有一个红卫兵到学校开水房提 来一桶开水,浇在她的头上,脸上和身上。经过大约两个小时的折磨,她死 了。 

  教务处的一位老师,当时也在“专政队”里。学校的人事干部叫她查 出喻瑞芬的家庭地址,说喻瑞芬已经被打死了,要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喻 瑞芬的丈夫来了学校。但是没有让他领走她的尸体。 

  红卫兵学生把喻瑞芬的尸体放在学校的后操场上。天气很热。苍蝇很 快就飞来尸体上面。有人拿来一个草席,把尸体盖上。 

  有红卫兵学生把“专政队”的人召集来,指着喻瑞芬的尸体说:“这 就是你们的下场。”然后,红卫兵拿着皮鞭命令“专政队”里的老师围绕喻 瑞芬的尸体站成一圈,打喻瑞芬的尸体。喻瑞芬的身体已经被沸水浇烫过, 一打就皮肉破碎了。 

  那位查找她家地址通知她家人的老师,曾经在喻瑞芬死后到她家门外 看过。她的家被抄了,门敞开着,没有人管。这位老师始终不知道喻瑞芬的 丈夫和女儿去了哪里。 

  在师院附中被打的,并不只是喻瑞芬一个人。校长艾友兰,被打得都 认不出来了,头肿得像大猪头,头上脸上被打出来的伤口都裂开着。他被关 在学校里面。有一天晚上,红卫兵召集“专政队”的人到艾校长被关的地方 去看他,那他拿惨不忍睹的模样威吓其他人。 

  师院附中的教导主任,被剃了“阴阳头”。她住在师范学院里面,和 附中对门。红卫兵命令她天天爬着过来进校门。后来她有了精神病,到那个 地方就开始爬。  

  师院附中的校医,是一个 50 多岁的独身女士。有一天,红卫兵把她和 教导主任两个人捆在一起,在宿舍里,把他们打得死去活来。宿舍里盘旋着 他们的惨叫声,悲惨恐怖。 

  这个学校的红卫兵也到学校周围的农村打人。高三的一个班的红卫 兵,在一天夜里就打死了好几个“地主”“富农”,打人过后,还回到学校 炫耀他们的残酷。 

  这个学校的红卫兵也到老师的家里抄家,任意拿走他们的东西。教员 的家属也被迫害。教务员李庚寅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被打。她的爷爷留下 的一箱字画被没收,她的母亲被当作“地主”驱逐到河南农村,不久死在农 村。她的父亲 70 多岁,被红卫兵绑在床上殴打。她父亲服毒自杀,未死, 变成了聋哑人。1974 年,李庚寅在美国的弟弟从美国打电话问候父母。虽 然得到公安局准许通话,但是父亲既不能听也不能说。她也不敢告诉弟弟母 亲是被驱逐到河南农村而死在那里的,谎说母亲去了农村是因为在城里只能 火葬,在乡下可以土葬。 

  北京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红卫兵还打死了该校数学老师田钦的弟弟田 悦。他不是“红五类”家庭出身,不能当红卫兵,红卫兵说他“冒充”该校 红卫兵领导人,把他抓到学校里打死了。 

  师范学院的红卫兵在 1966 年在校园里打死了两个人。当时校中有两派 红卫兵。两派都各自在校园里打死了一个人。他们分成两派,但是在施加暴 力杀害无辜方面,他们显然并无分歧。 

  据一位当时该校的非红卫兵学生说,文革后,他碰到中学的红卫兵同 学,听到一个人笑着说:“那时打地主婆,打打打,哟哟叫唤,打半天,也 不死。”他听了害怕。 

  袁光复,男,1947 年生,山西省临汾人,陕西工业大学(后并入西安 交通大学)热能 31 班学生,文革中被指控有“反革命言论”及与西安的一 个“反革命案”有关系。在被关押审查时,袁光复于 1970 年 6 月 27 日上吊 自杀身亡。文革后复查结论说他的“问题”均为假案。  

  袁丽华,女,四川成都市龙江路小学教师,共产党支部副书记。1968 年 11 月 8 日被学校“革命委员会”“隔离审查”,并遭到“批斗”、毒打 和抄家。11 月 27 日晚,在连续遭到批斗、毒打后,留下遗书自杀。时年 38 岁。  

  袁玄昭,男,西安第五中学的教师,文革中他被学生关押在校中,遭 到殴打和侮辱。有学生用弹弓打死一只麻雀,然后逼迫他把死麻雀整个吃下 去。还有学生强迫他吃下了一整盒鞋油。他逃跑不成被抓回,遭到更大折 磨,最后自杀。 

  袁云文,西安交通大学职工家属,云南人,1968 年 4 月 3 日袁云文与 丈夫钱宪伦、母亲张淑修一起自杀身亡。 请看“钱宪伦”。 

|<< <<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