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Y2)

|<< <<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
受难者名单(Y2)

  杨雷生,复旦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 1963 年入学的学生。1968 年初,他 被指控为“反动学生”并遭关押,跳楼自杀。死亡时年龄为 21 岁左右。 

  杨雷生自杀前一天的晚上,他所在的年级开他的“批斗会”,说他是 “反动学生”,“小爬虫”,宣布对他“隔离审查”,限制自由。 

  杨雷生被关在学生宿舍七号楼一层的一个房间内。第二天早上,他由 一名看守他的同学押着一起去食堂吃早饭。杨雷生在前面走,那个人在他身 后跟着。走到宿舍的边门那里,还没有出门,杨雷生忽然转身上了楼梯,很 快地往楼上跑,一直跑到三楼。看押他的同学在他后面追,也追到了三楼。 杨雷生是从三楼走廊尽头边门上面的窗户里跳下去的。追他的人刚刚伸手触 到了他的后背,杨雷生已经跳出了窗口。

  目击者说,那天早上,他和其他学生们出过早操,到宿舍去拿饭碗, 要到食堂去吃早饭。走到边门口,就看到了杨雷生的尸体在地上。 

  杨雷生从三楼窗口跳下。窗口下面,是坚硬的水泥地。杨雷生的头先 着地。他的头边有红的血,血不太多,还有白色的脑浆。 

  杨雷生被“批斗”和“隔离审查”,据说是他私下说了什么“反动 话”,被别人“揭发”了。 

  杨雷生不是同一时期复旦大学外文系学生中唯一的自杀者。 

  叶逢,女,1966 年时是外文系英语专业四年级学生。1968 年 3 月,她 也被攻击为“反动学生”,也被“隔离审查”。叶逢被关在学生宿舍三楼的 一个房间里。她就从关押她的那个房间的窗户里跳了下去。她落在泥地上而 不是水泥地上,没有死,摔断了大腿骨。 

  叶逢成为“反动学生”,源起于文革前她在一年级的时候。叶逢平时 是个有些丢三落四的人。一天在教室上完晚自修后,她回到宿舍,却把一个 练习本子忘在教室里了。坐在叶逢后排的男同学,是“革命干部子弟”,班 里的共青团支部委员。他翻看了叶逢留下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上有叶逢写 的一些类似日记或者读书笔记那样的文字,记录了她在思考的一些问题和感 想。这个男同学看了以后,认为有问题,把叶逢的笔记本交给了政治指导 员。 

  当时,为这个练习本里写的内容,叶逢受到了批评。政治指导员对别 的学生说,“叶逢思想复杂。”“思想复杂”虽然还没有等同于“思想反 动”,但是当时一个相当贬义的说法。 

  在这一事件中,偷看别人的笔记本并向上报告,把私人笔记里本来不 准备给人看的文字当作整人的材料,把一个年轻人思考问题当作罪过,这是 一系列的在法律上和道德上都错误的事情。但是发生了,而且,没有人怀疑 这样处理的正当性,或者有人怀疑了也不敢发一言。对大学生的这种思想控 制和镇压,和文革中大量发生的大学生的愚昧和野蛮的行为,显然和直接的 关系。 

  在文革中,这种对人的思想和人身的残酷迫害,愈加恶性发展到了登 峰造极的程度。这是大学一年级发生的事情。文革开始的时候,叶逢已经是 四年级的学生。因为这个被偷看了的笔记本,叶逢被指控为“反动学生”, 并且被她的掌了权的同学宣布“隔离审查”。 

  1968 年 3 月,外文系的学生被召集回校。那时候,有的学生在学校或 者学校外,积极参加文革的各种权力搏斗、厮杀和阴谋,有的则成了所谓 “逍遥派”,他们不热衷于“革命”,又没有课可上,也没有工作可做,在 闲散中打发时间。他们被召集回到学校,知道前一天叶逢已经被系里的权力 当局宣布作为“反动学生”“隔离审查”,被关在女学生住的宿舍 9 号楼, 三楼的一个房间。 

  学生可以关押别的学生,学生宿舍可以变成监狱,三年前写的一些感 想可以成为被关押的“罪证”。这就是文革在迫害人方面较之文革前的“进 步”。 

  叶逢是从她被关的房间里跳楼自杀的。她从三楼落下,落在下面的泥 地上。如果是像杨雷生那样落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她可能已经死了。泥地比 较软,她没有死,但是大腿骨骨折。 

  叶逢被送到第二军医大学附属的长海医院。复旦大学外文系组织她的 同学到医院里开“批斗会”。开始的时候,医院不同意,说这会影响其他病 人。复旦大学方面坚持要开。医院同意了。批斗那天,全年级的同学都被组 织去了。医院提供了一个会议室模样的大房间。开会的时候,叶逢是在医院 的有轮子的床上被推进来的。 

  叶逢出院以后,在女生宿舍的房间里,又开过对她的“批斗会”。她 还不能走路和坐起来,只能躺在床上。

  “批斗”她的是她的同学。发言都是预先组织安排好的。叶逢的“反 动言论”被分发给学生,每个人发到一段,要写批判稿子发言,连叶逢的男 朋友也在内。 

  普通同学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笔记本。“专案组”的人把他们认为要 批判的段落从那个本子里面摘抄出来,发给每个人一段。 

  据一位被访者说,他分到的一段,是叶逢看了一个电影之后写的。叶 逢在笔记本上写到,电影里,俄国的犯人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叶逢的感想 是,在现在也还有这样的事情。他奉命批判这一感想。首先,这样的看法显 然符合事实,同时,奉命批判的人只拿到了这孤零零的一段话,根本不知道 上下文是什么。 

  这种做法是很普遍的。先把“反动”罪名定下,不准任何人质疑,然 后,就罗织罪名,包括断章取义,无中生有等等手段。笔者调查中听到的一 个故事是:四川大学的一班学生,在文革前夕,被组织批判文艺理论家巴人 的一本书。那本书他们只有一本,那时候又没有复印机,所以,就把书页拆 开,每人分得一两页,用来准备发言稿。有一个学生上台发言的时候,稿子 快要念完了,才有人发现他批判的那段话,是列宁说的。因为“列宁说”印 在前一页上,前一页分发给了别的学生,他没有能看到,就把后面的列宁的 话当作“反动观点”批判起来。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而且,在叶逢的案例 里面,被直接攻击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 

  比叶逢更不幸的是外文系比她低一届的女学生张晓梅。她也被“隔离 审查”。她从楼上跳下来,落在水泥地上,骨盆粉碎,以后终身坐轮椅。 

  杨世杰,男,50 多岁,南京大学分管科研的副校长。1968 年在“清理 阶级队伍运动”中被“审查”, 杨世杰自杀身亡。  

  杨顺基,男,上海京西中学物理教员,1966 年 8 月下旬或者 9 月在学 校中被活活打死。年龄大约 40 来岁。 

  上海京西中学在上海静安区,在北京西路和石门路的交叉处。1949 年 以前名叫“国强中学”,在 1980 年代又改过名字。 

  1966 年夏天,这个学校被打的老师很多。当时红卫兵“破四旧”,命 令老师们把家里的“四旧”都交出来,主要都是书,在学校的操场上堆了一 堆。红卫兵点火烧“四旧”的时候,强迫一批老师跪下,绕着火堆像狗一样 地爬行。红卫兵学生在外圈逼近,圈子越来越小,有一些老师被火焰烧着。 

  杨顺基在京西中学教物理实验课。他是个不声不响的人,单身,住在 淮海路的一个公寓楼里。他可能有一点“海外关系”。 

  红卫兵掀起打人风的时候,杨顺基曾经逃到他的堂兄家里,想要避一 避。他的堂兄怕红卫兵追来,没有敢让他住下。他的堂兄多年以后一直为此 非常难过,虽然当时他也是没有办法。如果收留杨顺基,他的家人也会被 打。 

  杨顺基被关在学校里,没有地方逃。他在一间教室里被打死。 

|<< <<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