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W6)-- 王熊飞

|<< <<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
受难者名单(W6)-- 王熊飞

   王熊飞,男,上海浦东六里中心卫生院医生, 1968 年,他的儿子王祖德医生因在私人谈话中说到“毛泽东 中风曾请上海名医陆瘦针灸治疗” ,被指控为 “现行反 革命”,后被判刑 12 年。王熊飞也被长期“隔离审 查”。1969 年,当他得知妻子和小女儿已经自杀,也在 “隔离室”中上吊自杀。为一句议论,王家死了三个 人。 



  王熊飞和他的妻子张启行都是医生,他们的儿子王 祖德也是医生。 

  王祖德 1955 年考入上海第一医学院,念书时逢上了 1957 年的“反右 派运动”。他当时是个刚满 18 岁的青年,还很天真。他觉得自己是个不懂 政治的人,更不是一个会介入政治的人。在所谓“鸣放”时期,他没有写过 大字报。只是在会议上,他对班里选班干部六人选六人的方式有过批评,认 为等额选举的方式让人心理上觉得不民主。在民主党派的一些负责人如章伯 均被整成“右派份子”后,他也提出过疑问:这样搞的话,民主党派还有什 么存在的必要?看到班里他的要好同学被划成 “右派份子”,他不由地在 “批判会”上为他们辩解。因为这些,他几乎被定成 “右派份子”。当时, 他就读的大班六十个同学中,已有五人被划成了“右派份子”,比例高达百 分之八。仅仅因为“右派份子”的名额指标已“满”,他才得以幸存于 “右 派”之外。但他仍然是一个被“内部掌握”的 “右派边缘分子”。到了文 革,这些材料被抛出来,他就被称为“漏网右派”。 

  毕业时,被划成 “右派份子”的同学都被送去“劳动改造”。像王祖 德这样虽然没有划成“右派份子”但被认为 “有问题”的毕业生,在毕业生 分配的红榜上没有名字。他们待分配了一段,才作为另类处理,分配了工 作。王祖德被高教局分配到同济大学医务所。他清楚自己是被划入 “另册” 的人,但他仍然兢兢业业地做好一个医生。 

  文革开始,1966 年,王祖德就受到 “批斗”,他的家被查抄。在 1949 年以前,王熊飞和妻子张启行开过私人诊所。1950 年代后,私人诊所不允 许存在了,他们进了国有医院。他在浦东有名的好医生。他医术高明,工作 积极,还当过县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但是文革来了,新的革命需要新的敌 人。1966 年 6 月,《人民日报》提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王熊 飞医生的年龄和职业地位,使他立即成了革命的第一批打击对象。他的儿子 则稍后。 王祖德自己是医生,父母是医生。在医生圈子里,王祖德听说,毛泽 东在 1950 年代中风瘫痪,曾请上海名医陆瘦燕去北京为他针灸治疗。他对 弟弟讲了这件事。弟弟是复旦大学数学系的学生,告诉了朋友。这件事被 “揭发”出来,他弟弟成了“反动学生”,而且追查到王祖德。王祖德只是 说到了毛泽东的健康问题,却立即被说成是“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 先是学校里贴出了有关此事的大字报,后来又“揭发“出他 1957 年的“漏 网右派”问题,再“揭发“出他平日有过的一些对文革不满的“反动言 论”。1968 年一月,他被关进同济大学“学六楼”,遭到当时的所谓“隔 离审查”。    “学六楼”后来被拆掉,位置在现在的留学生楼旁边。学六楼在 1968 年被用来关押被“隔离审查”的人。王祖德是第一个被关进去的。后来被 “隔离”的人越来越多,陆陆续续关进来,一个人一间,两层楼全关满了。 文革后的同济校长李国豪教授也曾被关在里面。窗上还造起了铁丝网。 

  当时掌管同济大学的是文革中建立的新的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 “革命委员会”由军队代表、 “革命干部”代表和“革命群众”代表三方 面组成。“革命委员会”建立后作的第一重要的工作,就是开展“对敌斗 争”。在学校中不经法律程序关押人甚至打死人,从 1966 年就已经开始, “革命委员会“的建立使这一套做法更加体系化和权威化。他们用整座楼来 关押和审讯那些被认为是”反革命“和“阶级敌人”的教职员工和学生。 

  王祖德被“隔离”期间,几乎每一天都被审讯逼问,而且被殴打侮 辱。整他的主要是学生,也有医务所的一些人。那时大学生都不上课,其中 参加所谓“专案组“的人,夜间审讯可享受免费宵夜,还有机会用公款旅行 作所谓“外调”。这些人没完没了地要他写“交代”,包括要他“交 代”1960 年到同济大学以后,八年来有过的“反动思想“和说过的“反动 话“,等等。王祖德坦然地面对了自己的“问题”,对自己说过的话,他都 承认了,从 1957 年学生时代的言论,到有关毛泽东健康的议论。他希望讲 清楚之后,该怎么了结就怎么了结。 

  可是,整人者一心要把王医生的事情搞成一个“反革命大案“,作为 他们进行“对敌斗争“的大功劳。那时每抓出一个“阶级敌人”或者“反革 命集团“,学校里就贴出大标语欢呼“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专案 组”无休无止,提出根本无法满足的要求,要王祖德交出武器和发报机。 

  他们不满足于整治王祖德一个人,开始迫害他的整个家庭。同济大学 的人到王祖德家数次搜查,其实什么都没有找到。他们说王祖德家是个“小 台湾”,是个特务机构。他们把王熊飞绑架到同济大学,就“隔离”在王祖 德附近的房间里。他们彼此不能见面和谈话。但是父子能互相听得见被打的 时候发出的惨叫。这对王祖德是极大的刺激和折磨。 

  到 1968 年 9 月,王祖德已经被“隔离”了 8 个月。王祖德不断被“批 斗”,大会小会地“斗”,也不断被殴打。他一次又一次数小时在脖子上挂 着沉重的牌子,以“坐飞机”(指低头弯腰,双臂被折向后面)的姿势被 “斗争“。几个月下来,他已经被打得不象人样子了。整整 8 个月,除了审 讯和“斗争”他的人,他不能见到任何亲人和朋友。他能听到的唯一来自家 人的声音,是父亲被打的惨叫声。在长期的肉体和心理的摧残中,他绝望 了。他把绳子挂在“隔离室”的门框上,试图吊死自己,但是绳子断了,他 没有死成。 

  在绝望和愤怒中,他作了两件特别的事情。在一次要交“交代材料” 的时候,写上了白居易在《长恨歌》中两句诗: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 无绝期。他觉得宁愿死,他再也不愿意这样活下去。他写下的白居易诗句当 然被视为是一种反抗,因此招来了打手们更残酷的殴打。此后,他用一节被 打断了的眼镜柄,在墙上划了一些道道。(他在隔离室中被打的时候,眼镜 框子被打断,断下很尖的一段。)他叫来“专案组”的人,说这是他写的 “打倒毛泽东“的标语。他不愿意活了,他宁愿被关进监狱,他宁愿被枪 毙。就这样,同济大学当局报告上海公安局要求逮捕他。1968 年 9 月,在 同济大学大礼堂,开了“批斗会”,宣布他被逮捕。他随即被关进上海第一 看守所。被逮捕之前,他们再次毒打了他,他瘸着腿带着满身伤痕进了看守 所。那时他 30 岁。 

  这时候,王祖德还不知道,因为这样一句议论毛泽东健康的话,使他 们一家已经和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王祖德的小妹妹王祖华,当时是上海 师范学院中文系二年级的学生,因此被牵连,被说成是“反动学生”,受到 “批斗”。她不能忍受人格的污辱,对着疾驰的汽车撞上去,自杀了。她死 的时候,20 岁。 

  王祖德的母亲张启行,当时 58 岁,同济大学的红卫兵到她家里打她, 逼她。她无法承受这样的伤害:她的大儿子被“隔离”,她的丈夫被“隔 离”,她的二儿子是“反动学生”,她的小女儿已经自杀。张启行在东昌路 家中的阁楼上服毒自杀。因为家中无人,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离世几天 了。 

  王熊飞在同济大学儿子的“隔离室”中被关了一段时间,又被带回他 所服务的卫生院继续被“隔离”。他与外界隔绝,始终没有他所惦记的家人 的消息。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不认识他的人,告诉了他东昌路有 一家人母亲和女儿都自杀身亡,也就是他自己家的故事。他这才知道自己日 夜思念的妻子和小女儿已经自杀,大儿子被逮捕,于是,在自己的“隔离 室”中,王熊飞上吊自杀了。那是 1969 年。 

  在上海,在 1968 到 1969 的这一场“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根据一 份”内部“的统计材料,这样在饱受侮辱和折磨后自杀的人,有一万多个。 这是上海的残忍,也是文革的残忍。 

  王祖德被关在上海第一看守所的二楼。当时复旦大学的教授王造时被 关在一楼,王造时后来死在狱中。看守所里半夜也有人惨叫,肯定是在用 刑。对他的审讯很快,因为他只希望速速了结,承认了所有的指控,包括当 时最可怕的罪行:写反动标语和“恶毒攻击伟大领袖”。判决过程很快,因 为那时没有法院和检察院的分工,没有辩护也没有上诉这些程序。在看守所 关了两个月后,宣判他因“现行反革命罪”判刑 12 年。 

  宣判后,他被关进上海提篮桥监狱。那里有十个监房。他被关在三号 监。三号监有五层,每层有 99 个房间。三号监专门关“反革命犯”。当时 监狱里的犯人分两类,一类是刑事犯,一类是“反革命犯”。他是后一类。 王祖德是医生,监狱当局让他在监狱里给犯人看病。他登记犯人的姓名做病 例。仅仅三号监,他登记过的“反革命犯”,有一万以上。    “反革命犯”被抓进提篮桥监狱后,很多又被送到别的地方,有青 海、新疆和安徽。有时候晚上集合,几百甚至上千送出去。王祖德也差一 点,他都准备好了。后来,可能是因为监狱当局对他印象比较好,要他留下 来。 

  被判刑到了监狱以后,王祖德才被容许接见家属,才知道家里人的惨 死。他的妻子是他在大学的同班同学。他在学校里被“隔离审查”的时候, 他的妻子来送东西,可是不准见面。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 7 岁,一个才 1 岁。他的妻子一开始说,要等他一辈子。可是后来有儿子女儿受株连的问 题,提出离婚,他也完全同意。  

  王祖德在监狱里抢救了很多病人。有的被打了自杀的。那里打人,但 是看守人员不打,让刑事犯打。有些人已经疯了,却说是假的,也打。有的 人被关进橡皮牢房,只有一平方米,四面都是橡皮,你去叫好了,没有人听 得见。还有给人戴一个帽子,只有眼睛露出来,叫不出声,再打这个人。王 祖德尽力治,不管是什么病人犯人,包括口对口呼吸。他说他只是在做,心 情上已经完全绝望了。 

  1974 年,他被减刑六年,这是非常非常少的情况。但是还戴着“反革 命”的帽子。他去了劳动仪表厂,是个“劳改”单位,有一部分“留场人 员”。他作为“留场人员”,比囚犯有一点自由。  

  毛泽东在 1976 年死了。又过了两年半,1979 年 1 月,王祖德全家被作 为“冤案”得到“平反”。他的父亲母亲妹妹也都得到了“平反”。同济大 学在大礼堂开会给王祖德“平反”。11 年以前他在大礼堂中被“批斗”并 宣布逮捕。他也回到了同济大学校医院工作。可是他已经家破人亡。 

  王熊飞一家如此悲惨的遭遇,究竟为了什么? 

  毛泽东五十年代中风,这究竟算什么秘密!?其实这在毛泽东自己的 讲话中就已经被提到。1957 年 11 月,他到莫斯科参加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 会议。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时,不能站着讲,他就此作了解释。这个讲话在文 革中印行流传过,作为“反帝反修”的“伟大文件”。就是在这个讲话中, 他说不怕发生战争,因为中国有六亿人,打死三亿还有三亿。这个说法震惊 了世界,因为不但西方民主国家的领袖们无论如何不敢对他们的选民说这样 的话,而且刚批判了斯大林的苏联共产党领导人也觉得太疯狂。但是毛泽东 这样说,在中国的土地上曾经被认为是“有气派”。三亿人的生死可以由一 人来定,还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实在是中国人的极大不幸。 

  王祖德在私人谈话中提到了毛泽东中风,就被定为“恶毒攻击毛主 席”,当时最严重的罪名。对王医生的这种定罪方式,是同济大学某些人一 手造成的,同时,也是由当时的大政策决定的。这样的案例在当时不是个别 的而是相当普遍的现象。 

  例如,在北京大学,年轻的英文教师郑培蒂,被野蛮地打骂侮辱,关 在北大自设的牢房中近一年。仅仅因为她告诉了室友,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曾 经跟她的表舅同居,她被指控为“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及“矛头直指伟大 领袖”。 

  例如,在湖南省津市涔澹劳改农场,1969 年关入一个姓傅的农民,他 四十岁得了第一个儿子,高兴万分,他抱着婴儿不会唱儿歌,就把“东方 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歌词改唱成“东方红,太阳升,我家出 了个傅毛毛(儿子的小名)”。为此,这个农民被判刑 7 年。  

  王祖德医生,郑培蒂老师,这位姓傅的农民,以及那些犯了所谓“恶 攻罪”的人们,他们所说的话和所唱的歌,对毛泽东何损之有?但是,为了 个别人的无上权威的确立,王祖德医生和类似的案件中的普通人,就要遭受 如此巨大的痛苦和灾祸。为一句毛泽东请陆瘦燕医生针灸的传言,王祖德的 一家,被害死了三个人,没死的也被整得死去活来。    曾为毛泽东针灸的医生陆瘦燕,也在文革中被害死。陆瘦燕是上海中 医研究所所长,著名中医师。1969 年 3 月,陆医生被“隔离审查”。他被 “批斗”逼供。1969 年 4 月 27 日,陆瘦燕死在“隔离审查”中。时年 60 岁。 

  医生的职责是治病。千百年来,特别是近一百年来,他们的努力带来 了医学的发展,大大改善了人类的生活品质。他们是可尊敬的一个社会群 体。但是,当政治的癌症了控制社会的时候,医生和所有的人都一起遭难, 无法幸免。 

  这里记录下来的,只是王祖德医生一家遭遇的简单梗概。仅仅就是这 梗概,也让笔者多次在电脑键盘上停下手来,悲愤难抑,无法继续。事实 上,王祖德医生遭受的外在的和内心的折磨和痛苦,一定远远多于此。他是 一个医生。他家的故事使人想起了《日瓦戈医生》,俄国人写的一部关于医 生和革命的长篇巨作。文革在迫害人方面的严密程度和严厉程度,都史无前 例。因此,和王祖德医生的悲惨遭遇相比,日瓦戈医生留下的诗和书信,以 及那位替他保存了诗稿的兄弟,都显得几乎像是无法遥望的“奢侈”了。但 是人类忍耐和追求的力量也许是相通的。希望有一天,王祖德医生会写出他 的外在的和内心的历程,作为历史和人性的见证。

|<< <<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