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W5)

|<< <<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 >>|
受难者名单(W5)

   王庆萍,女,1926年 10 月20 日生,河北省正定  县人,北京市宣武区梁家园小学校长兼中共支部书 记。1966 年 8 月 19 日遭到“斗争”和毒打后,关押 在校中。8 月 20 日凌晨在校内坠楼死亡。死时不到 40 岁。当时她被说成跳楼自杀。她的同事和家属认为 她是在遭毒打后被扔下楼去的。王庆萍身后家属有母 亲、丈夫和三个孩子。 



  1978 年,在毛泽东死亡两年以后,和很多文革受难者一样,王庆萍得 到“平反昭雪”。她所在学校给其丈夫胡福生的工作单位发出公函,写道:

  王庆萍同志的结论,于一九七八年九月经中共宣武区教育局党委批示,为: “王庆萍同志原任梁家园小学党支部书记、校长,由于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迫害,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日不幸逝世。 

  请将与此结论不符的有关材料退回我校或代为销毁为感。 

  在此之前,在 1972年,也给王庆萍做过一个“结论”。王庆萍的 1972年“结论意见”,照录如下: 

  王庆萍同志有一般政治历史问题。王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因对群众运动不理解,跳楼身死,仍以革命干部对待。予以结论。 

                  中共北京第一四七中学党支部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同意学校意见,王庆萍的历史问题,按一般政治历史问题予以结论。王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因对群众运动不理解,跳楼 自杀,仍以革命干部对待。 

                  中共北京市宣武区教育局委员会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八日 


  王庆萍所在梁家园小学这时已经取消,校址归给第一四七中学,所以 结论是由中共第一四七中党支部作出的。 

  这个“结论”仍然认定王庆萍是自杀,但是自杀在 1972 年不再以“对 抗文革”解释,也不再以此开除共产党员的党籍。这是 1972年和 1966年的 一个不同之处。林彪在 1971 年死亡之后,文革当局一度批判林彪代表“极 左”,对之前被迫害的人的处理曾有所松动。(但是很快就又改变了说法, 说林彪的问题不是“极左”是“极右”,并且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攻击 孔子的“仁”的思想。)在这种大形势下,这个“结论”说,王庆萍自杀是 因为“对群众运动不理解”,对她“仍以革命干部对待”。 

  1972 年时王庆萍已经死亡六年之久,还能怎么“对待”呢?这里的主 要意义显然是在于对待她的儿女。文革中株连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父母的 问题会给儿女带来大量负面待遇。 

  至于更早的这一类文革对个人的“处理结论”,当时的做法是宣布后 由权力当局保存在他们的机密人事档案之中,并不给本人或者家属一个副 本。1978 年以后文革受害者得到“平反”,上面下令全国各单位把这类有 关材料全部烧毁。烧毁是当众进行的。目击者说,一个小学和中学这样的小 单位,都有能装两个大旅行箱那么多的材料供烧毁。普通人可以观看焚烧过 程,但是不准走近观看材料内容。焚烧材料,当时被解释说是为了表示“彻 底平反”。但是实际上也是为了防止追究责任和记录历史真相。所以,这里 无法转录 1972 年以前王庆萍所得到的“结论”。 

  至于 1978 年“结论”中说的王庆萍的死因是“由于林彪、四人帮反革 命修正主义路线的迫害”,是因为这是当时的这类平反书的共同格式,其他 单位也适用同样的措辞,显然这来自“中央”的统一规定。其实,王庆萍死 亡的时候,“四人帮”之一王洪文还是上海的一家棉纺厂的普通干部,和王 庆萍的死亡完全不相干。 

  把千千万万文革受难者的死亡仅仅归因于林彪和“四人帮”,显然是 为了开脱文革的罪责,开脱文革的发动者和指挥者毛泽东的罪责。 

  王庆萍的死亡日子 1966 年 8 月 19 日,是个特别的日子。王庆萍的死 亡,不但是总体的文革发展造成的,而且和毛泽东 1966 年 8 月 18 日在天安 门广场接见和检阅 100 万红卫兵学生直接相关联。那一天,北京师范大学附 属女子中学的红卫兵领导人宋彬彬在万众瞩目之中,在天安门城楼上,给毛 泽东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而且,听了毛泽东对其名字“彬彬”的评论后把 名字改为“要武”。在此之前,这所中学的红卫兵已经在 8 月 5 日打死了该 校的副校长卞仲耘。毛泽东在 8 月 18 日的行动显然极大激励了红卫兵的暴 力行为。随着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红卫兵组织在全国迅速普遍建立,暴 力活动也立即在北京和全国全面升级,规模越来越大。王庆萍在 8 月 18 日 红卫兵集会一天多以后死亡,显然就是这一暴力迫害恶浪的直接受害者。 

  1966 年 6 月,中共北京市委下令中学全面停课,中学领导人全部“靠 边站”,由派去的“工作组”领导那里的“革命”,但是小学不停课。7 月 底,毛泽东下令撤走工作组以后,小学生也建立了红卫兵组织,“斗争”和 打骂学校的老师和校长。 

  在 8 月 18 日以前,王庆萍已经被“批斗”了几次。她被殴打,而且行 动自由被限制。要获得准许才能回家。有一天晚上她获准回家,孩子们都已 经睡了。她的母亲和丈夫看到她头发被剃了半边,即当时所谓“阴阳头”, 身上有伤痕,脸上被涂过墨,已经洗不干净。 

  8 月 18 日天安门红卫兵集会的第二天,王庆萍被押到紧靠天安门的中 山公园音乐堂,在那里和其他学校的领导干部一起被“批斗”。在那里,他 们被红卫兵打得一塌糊涂。 

  在中山公园“批斗会”后,她被押回学校。 

  梁家园小学位于北京市宣武区果子巷。校中有一座四层楼。当天晚上 王庆萍被关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第二天早晨,很早的时候,王庆萍坠楼。 

  几个小时以后,学校的人通知了王庆萍的家属。她的丈夫和母亲把孩 子们放在邻居家,赶往学校,他们看到的只是王庆萍的尸体。 

  王庆萍的丈夫和母亲没有告诉她的孩子王庆萍的死讯,很多年都没有 告诉他们。他们最早是听院子里玩的小朋友们说的。 

  王庆萍有三个孩子,当时的年龄分别为 11 岁、9 岁、8 岁。他们长大 以后,慢慢知道了母亲已经在 1966 年永远离开了他们。他们对母亲的死亡 一直心存疑问。如果他们的母亲真是自杀的,为什么连遗书都没有写一份 呢?她有三个孩子,她不会不跟三个孩子告别。 

  梁家园小学的副校长季丽华,当时也和王庆萍一起被殴打折磨侮辱。 她说:“在那种情况下,谁都有想死的心,但是都不会走那一步。” 

  王庆萍坠楼前的夜里,有三个该校的老师去了关她的房间里。这三个 人中有两个是中共预备党员。党员需要经过一年的预备期转正。这两个预备 党员中的一个,因为一些事情,一年预备期满后未获转正,被延长了半年预 备期。王庆萍是中共党支部书记,这个人认为王庆萍整了自己。 

  另外,王庆萍坠楼的时候,身体曾经撞在下一层楼的窗户上缘。如果 她自己纵身跳楼,会躲开窗户,身体不应该如此贴近建筑物的外墙。所以, 她的孩子和同事认为她是被打死后搁在窗台上推下去的,或者是在挣扎中被 推下楼的。 

  1978 年王庆萍得到“平反”后,她的大儿子胡大军写材料到宣武区教 育局,提出他的质疑。宣武区教育局告诉他:“事实不充分”。他被驳回。 

  1966 年夏天,北京有数千居民和教育工作者被红卫兵打死。1978 年开 始给死者“平反”,但是追查凶手是不允许的。这里收集的很多受难者的名 字,但是打死他们的人中,现在了解到的受到处罚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是 北京第三女子中学的红卫兵。这个中学的校长沙坪在 1966 年 8 月 22 日被打 死。北京市教育局的一些人坚持要追查沙坪之死,但是很快被胡耀邦的有关 政策挡住了。这个人的朋友很为她抱不平,说别人都没有事儿,为什么要处 罚她?她受了什么程度的处罚呢?她 1979 年时在西安的军医大学工作,事 发后军队将其转业回北京工作。 

  在 1978 年开始的“平反”中,邓小平和胡耀邦有清楚的政策:不追究 凶手,不准提毛泽东周恩来这些人在迫害中的作用,把罪责统统归于“林彪 四人帮”,但是给受难者重新写“结论”,还给文革受难者的家属一点经济 补偿。 

  从“一四七中党支部”在 1978 年 8 月 15 日所写的“关于王庆萍丧葬 抚恤等费用申请报告”,可以知道给了王庆萍的家属 2,190 元钱。其中较 大的两笔是:丧葬费 240 元,还有给孩子的生活费 1,800 元。王庆萍有三 个孩子,当时最大的 11 岁。他们计算说,拟由王庆萍负担第二个孩子,每 月 15 元,从 1966 年 9 月到这个孩子参加工作,十年的生活费是 1,800 元。 

  王庆萍的经历,在文革前夕的北京中小学校长中相当典型。她出身在 一个“地主”家庭,在北京读中学的时候,接触了共产党的活动,她在 1949 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后,长期当小学校长,级别为“小学行政一 级”,她的丈夫是级别较高的军队干部。她不是如文革所指控的“反党反社 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人。她被“斗争”以至死亡,是因为所有的大中小 学校长都被“斗争”,是因为毛泽东指他们是教育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 物”。 

  笔者调查并写作了“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的时候,没有能知道 王庆萍的名字。在“网上文革受难者纪念园”建立之后,有人看到这个网 站,就通过网站上的地址给笔者送了电子邮件,告诉了她的名字和学校。以 后,通过进一步的电话谈话和通信等等,了解了她的悲惨故事。但是,这个 时候,网站已经被封锁了。王庆萍已经在 1966 年被害死,然后,在 2002 年,她的名字和故事,还有其他类似受难者的名字和故事,还要在电脑网上 被禁止谈起。 

  王人莉,女,上海半工半读工业大学(现为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机械 系理论力学教师。长得很美。文革中被指控有所谓“生活问题”,被“斗 争”并且被剃“阴阳头”。她被惩罚洗厕所。王人莉喝洗厕所的稀盐酸自杀 身亡。  

  王绍炎,男,浙江省萧山县第二中学退休教师,住浙江省萧山县临浦 镇戴家桥。1967 年夏天和妻子一起被“批斗”。王绍炎和妻子前后自杀。 

  王绍炎文革时已经退休,“因家庭出身问题”被列为“黑五类”。 1967 年夏天,被“勒令”(这是文革时代的常用语)每日集中“请罪” (这也是文革时代的常用语,当时的全称是“向毛主席他老人家轻罪”)。 一天,王绍炎及其妻子一起被叫至当地居民委员会“批斗”(这也是文革最 常用词语之一,其实际内容,包括体罚,殴打,侮辱,以及用文革词语进行 咒骂等等)。“批斗会”结束后,王绍炎的妻子被先遣回家。他的妻子回到 家后,在床边自缢而死。王绍炎被释回家后,见妻子已自缢,即离家出走, 第二天被发现已在附近田野中的一个池塘中投水自尽。 

  王升倌,号孝甫,男,山东人,北京市第三十中学校长。1966 年,他 被红卫兵学生打了以后,又被从楼梯上推下来,脑溢血而死亡。同一时期, 第三十中学中共支部书记孙树荣的眼睛被打瞎一只。  

  王申酉,男,1963 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他在日记中写了一些 看法,因此 被送进监狱关了两年,留校“监督劳动”。1976 年他给女朋 友写了长信介绍他的政治观点和人生观。因为这些看法,他在 1977 年 4 月 被判处死刑。三万人参加“公审大会”,宣判死刑后立即执行。他活了 31 岁。    《人民日报》老记者金凤在 1980 年到上海阅读了王申酉的案卷,金凤 认为王申酉是张志新式的英雄。但是她的长篇通讯写好后,中共中央宣传部 的领导人不同意发表。(见金凤《他,倒在了“两个凡是”的枪口下》,收 入《我们都经历过的日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1 年 1 月) 

  从金凤介绍的王申酉来看,他是马克思主义者,他批评文革,赞扬周 恩来,赞扬邓小平在 1973 到 1976 的工作,这些都高度符合在 1978 年以后 当局的宣传口径。由此看来,在 1990 年代末仍然禁止发表王申酉的故事, 应该不是由于王申酉的思想不能被接受,而是因为他的个人遭遇――因这些 日记、书信和在监狱中的“供词”就被判处死刑如果得到张扬,虽然这发生 在华国锋时代而且华国锋已经下台,这会引发人们对整个制度的质疑。对现 在的当权者来说,会产生相当的负面影响。 

  金凤的文章还说:“上海市革委会领导在一天内听取并同意了 56 个死 刑判决案,平均每 6 分钟通过一个死刑案,王申酉不幸名在其中。”不知道 其他 55 个人的案件是什么样的。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那个人和王申 酉不同,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不赞同周恩来或者邓小平,如果他们的看法, 在文革后也仍然是和当权者的看法不一致的,那么又应该怎么样呢? 

  实际上,思想的正确或错误,与法律上的罪与非罪,是两个应该分开 来的不同题目。 

  把有不同看法的人,甚至只是及其轻微的不同看法,哪怕只是在私人 日记和书信中写到,或者只是在私人谈话中说及,都会被“揭发”“定 性”,然后“斗争”、判刑、直至枪毙,是文革的特点之一,也是文革最残 酷的一点。对于这一点,应该引起更多的注意和分析。 

  在王申酉被处死四个月后,1977 年 8 月,中国共产党第 11 届全国代表 大会召开,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宣布文革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结束了。 这是文革被正式宣布结束。王申酉死在“粉碎四人帮”和华国锋正式宣布文 革结束这一段文革的返光回照时期。  

  王守亮,北京第 25 中学语文教师。文革中,1966-1968 年间,红卫兵 组织和其他“革命群众组织”被允许印行小型报纸和传单散发或者出售。王 守亮收集小报和传单,他的妻子在苏联使馆当佣人,他们被指控把文革小报 和传单卖给了苏联人,夫妇俩均被处死刑。  

  王淑,西安交通大学马列教研室讲师,女,江苏太仓人,1926 年生。 文革时因早年参加“三青团”的问题而被关押“审查”。王淑于 1968 年 9 月 24 日跳楼自杀身亡。  

  王思杰,男,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在 1966 年夏天遭到残酷“斗争” 后,和妻子儿女共四人一起自杀。  

  王松林,男,36 岁,北京第二机床厂副科长。1968 年 7 月 27 日,被 派作为“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成员进入清华大学。在学生宿舍 10 号楼里,被手榴弹炸死。关于事件背景,请看“韩忠现”。 

  王桐竹,原为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俄文翻译,1957 年被划成 “右派份子”,处以“劳动教养”。1960 年代初解除“劳教”转为农场职 工。在 1970 年新年前后在南京与姚祖彝、陆鲁山、孙本乔等一起被以“企 图偷越国境,煽动知青回城”的罪名枪毙。有南京人记得,当时还组织了 “知青”到每个街道控诉他们“毒害青年的罪行”。 

  王祥林,男,医生,在南昌一医院工作。1968 年被指控为“特务”, 在“隔离审查”中自杀。请参看“高景星”。 



|<< <<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