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W2)-- 王光华

|<< <<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 >>|
受难者名单(W2)-- 王光华

   王光华,男,北京第六中学高三学生。1966 年 9 月 27 日,王光华被红 卫兵绑架进设立在六中校园内的“牛鬼蛇神劳改所”并遭到多次毒打,9 月 28 日被打死在那里。时年 19 岁。 

  1966 年,王光华在北京第六中学上高中三年级。那时他的父亲已经去 世,家中有母亲和妹妹。认识王光华的老师说他是个“有礼貌,品行端正, 学习好”的学生。王光华的父亲在 1956 年以前是个“小业主”,因为这样 的家庭背景,王光华不是红卫兵成员。六中红卫兵刚开始鼓吹“老子英雄儿 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时,他曾经表示过不同意。但是红卫兵立即就压倒 了一切不同的声音,把这个说法变成了学校里至高至尊的原则。 

  1966 年 7 月 8 月,在北京的中学里,贴得最多的标语,除了“毛主席 万岁”之外,就是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学校门口, 食堂门口,教室门口,教室里黑板两侧,无处不贴这副对联。在红卫兵的发 源地清华大学附属中学,高三的两个学生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被红卫兵 强迫各写一百副“对联”并到各处一一张贴。这副“对联”还被谱了曲子作 为“歌”唱。 

  这副对联的意思,是说父亲是“革命干部”家庭的学生,是“好 汉”,父亲“反动”的学生是“混蛋”。这种把学生分成两个天差地别的等 级的说法煽动起了前者的极大的狂热,所以,这副“对联”在当时比其他别 的文革口号都更多占据了视觉听觉世界。随着“对联”地位的确立,相当一 批学生受到他们以前的同学、那时的红卫兵的语言和肢体的攻击。 

  王光华所在的北京第六中学位于西城区,距离天安门广场只有几百 米,和中共中央所在地“中南海”只有一街之隔。这个学校有相当多的干部 子弟,也是最早建立红卫兵组织的学校之一。六中红卫兵在学校里建立了一 个监狱。他们一身而兼任司法制度中警察、检察官、法院、监狱和刽子手的 职责。他们自行决定在这个监狱中关押谁和拷打谁以至处死谁。这个监狱存 在了一百多天。有数十人在那里被严重打伤,有三个人在其中被打死。王光 华就是三个被打死的人之一。 

  在 1966 年夏天,红卫兵建立校园监狱关押拷打人,甚至在其中打死 人,第六中学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学校。在相当多的学校都有自设的监狱。六 中的这一所建设得最为完备,所以在当时,有不少别的学校的红卫兵去参观 “学习”。比如,景山学校的一些红卫兵成员,被认为“革命意志不够坚 决”,也就是打人不够凶猛,被组织起来去六中的监狱观摩。在那里他们看 到满地的血迹和墙上用人血描过的大标语“红色恐怖万岁”。 

  1966 年 8 月初,领导学校文革的“工作组”被撤销后,六中红卫兵掌 管学校,把工作组时期就被“停止反省”的一些教职员组成“劳改队”,到 8 月中旬又把他们都关在这个监狱里。有九个教职员自始自终被关在那里。 还有其他的人,包括二十来个学生,或长或短被关在其中。 

  这座监狱原来是学校的音乐教室小院。因为学唱歌有很大的声音,会 影响别的课,所以一般学校的音乐教室和别的教室有所隔绝,单成一体。学 校停课。相对隔绝的音乐教室就成了建立校园监狱的场所。不但第六中学的 红卫兵用音乐教室建监狱,北京第四中学的红卫兵也在音乐教室关人和打 人。六中的红卫兵在他们的监狱门口挂了一个“牛鬼蛇神劳改所”的牌子。 又在后面建了一个岗楼。岗楼下面安装了一个大功率电灯,通宵长明。监狱 建成后,有红卫兵在墙上用红色油漆写了“红色恐怖万岁”六个大字加惊叹 号。 

  1966 年 8 月 18 日,毛泽东第一次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走过广场的一 百万红卫兵的时候,第六中学的红卫兵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8 月 25 日“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区分队”成立。当时简称“西纠”。六中红卫兵 是“西纠”主力之一。负责掌管六中监狱的红卫兵是“西纠”的领导人之 一。8 月 31 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二次接见红卫兵。在天安门城楼上,林 彪和周恩来都戴上了“西纠”的红袖章。每逢大会,“首都红卫兵纠察队” 都和军人一起担任纠察。西纠的十道“通令”用大号铅字印刷成法院布告那 样的尺寸张贴街头。红卫兵进行了烧书和砸毁文物,并且把近十万北京居民 扫地出门驱逐出北京。在 8 月和 9 月,数千北京居民被活活打死。其中西城 区被打死的人是北京各区中最多的。 

  王光华在六中监狱中被打死的那天,监狱门口贴着六中红卫兵的一张 “通告”。通告上说:“没有指挥部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去打人。”从这张 “通告”的措辞,可以了解当时有什么样的“革命秩序”。实际上,不但六 中的红卫兵常常来那里打人,外校的人也来打。关在监狱中的老师说,“外 校的红卫兵来,都要来打一过,就跟玩儿似的。” 

  各地的红卫兵到北京来见毛泽东,北京的红卫兵到各地攻击文革的对 象,政府提供免费的火车票和食宿,这就是当时所说的“革命大串连”。当 时人们的收入水平低,这样的旅行是一般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钱作的。这种 “串连”掀起了极大的狂热。六中红卫兵规定只有红卫兵才能外出“串 连”。王光华不是红卫兵。但是他和四个同学,都不是“红五类”家庭出身 的,在 9 月 7 日离开北京去了上海。他们在火车上失散了,后来分头回到北 京。9 月 26 日,其中的一个学生被抓到校中被打得昏死过去。9 月 27 日早 上,另外三个学生被抓到学校的那个监狱里。他们被迫给红卫兵磕头。每人 被打一百棍子。这三个学生每人都被打掉一颗牙齿。他们流在地上的血,被 蘸了涂描墙上的“红色恐怖万岁”大字。(请见照片) 

  9 月 27 日傍晚,王光华回到北京,立即被抓进监狱。一进门,十几个 红卫兵成员围上去一起用棍棒皮带打王光华。他被打昏在地失去知觉后,被 关在那个监狱里的六中前负责人汪一净被叫来给王光华作人工呼吸。王光华 回过气来以后,红卫兵又打汪一净。那天汪一净的手臂被打坏骨头。 

  汪一净,女,第六中学在 1964 年时的负责人。早在 1964 年,在“社 会主义教育运动”又名“四清运动”中,第六中学的干部子弟就起来攻击校 方。上面派来“工作组”到六中,撤了学校几个负责人的职,其中有两个人 被送农场劳动改造。他们的主要罪名是“打击干部子弟”和“不贯彻阶级路 线”。 汪一净在那时候就被打过,只是和文革时代的暴力殴打相比,那算 是很轻很轻的。1966 年文革开始后,这样重的处理还被说成是他们受到了 “包庇”。汪一净和其他几个 1964 年被撤职的人又被抓回六中,关进了 “劳改所”。 

  当天晚上,王光华和跟他一起去“串连”的学生都被关在那个监狱 里。半夜,王光华呼吸急促,生命垂危。但是,第二天上午,他再次被毒 打。下午,王光华死了。 

  红卫兵没有通知王光华的母亲,直接叫来了火葬场的运尸车。被关在 监狱里的四个老师一起把王光华的尸体抬了出去,抬到学校的前院。一位老 师说,不知道为什么,死了的人好象比活着的时候重得多。他们抬着王光华 的尸体走过夜色中的校园,觉得尸体非常沉重。他们自己已经被关了两个多 月。开始的时候,看到红卫兵把打人当乐趣,看到有人在监狱中被打死,他 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被打死,非常紧张;后来,就变得麻木了。把王光 华的尸体抬出去时,他们甚至也觉不到害怕,他们好象已经丧失了感觉的能 力。 

  火葬场来运尸体的人,见到王光华的尸体,说:“这个小伙子身体够 棒的。” 王光华的尸体是在北京东郊火葬场烧掉的。 

  王光华被打死的时候,身上有七块钱,书包里还有一些别的东西,都 被几个红卫兵分了。王光华死了以后,六中红卫兵到王光华的家中,没有告 诉家人王已经死了,却骑走了王光华的自行车。多日之后,六中红卫兵向王 光华的母亲索取 28 块钱,告诉她这是王光华的火葬费。 

  王光华被打死后,和王光华一起去“串连”的其他学生,还被关在监 狱里,遭到各种刑罚的折磨。他们被关到 10 月 2 日。 

  王光华是 9 月 28 日被打死的。两个月后,北京的文革形势发生了变 化。中学红卫兵的不可一世的地位动摇了。但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暴力行为 受到惩罚,而是因为由高级干部子女发起和领导的中学红卫兵,开始和新起 的正在攻击高层干部的大学生组织发生了冲突。这些大学生组织受到了文革 最高层领导人的大力支持。文革领导人曾经极其热情地支持中学红卫兵,毛 泽东的妻子称他们是“小太阳”,但是这时开始抛弃他们。六中红卫兵命令 被关在监狱中的人为他们制造武器,用以攻打大学生组织。 

  1966 年 11 月 19 日,王光华被打死 82 天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组长陈伯达等人来到第六中学,解散了六中监狱。 九个被关的教职员被带到公安局住了两个多星期后释放回家。其中有一位教 导处副主任出狱一个月后就去世了。 

  文革进行了 11 年才宣告结束。王光华死了 12 年之后,1978 年,在第 六中学,当年在“劳改所”里抬过他的尸体老师主持召开了他的追悼会。政 府发给他的家人 400 元钱。 

  1998 年,在香港出版了由陈伯达的儿子陈晓农编注的《陈伯达遗稿》 一书。在书中有一篇题为“关于制止武斗的一些情况”。陈伯达说“我约当 时北京市负责人到北京市区一些地方,发现有私设的,立即解散这些私设公 堂和拘所,立即放人。我还到过一些学校、机关处理这类事件。”在注解 中,作注者特别指出了陈伯达到北京第六中学解散劳改所之事。 

  他们忘记了的是,陈伯达在 1966 年 9 月 6 日也去过一次第六中学。那 一次,他是去热烈支持六中红卫兵的。那时候,六中的监狱已经建立了近一 个月。而王光华被打死,是在陈伯达那一次到六中三个星期之后。文革领导 人一手造成了 1966 年夏天的“红色恐怖”。数千名北京居民被活活打死。 还有大量的人被打伤致残,或者在遭到残酷折磨后自杀。三十年后,陈伯达 的书隐瞒了王光华们的死,歪曲了文革的整个的大图景。杀害王光华和隐瞒 忘却王光华的死,都出自文革领导人的无人性。 

  1996 年,有一位研究文革历史的学者告诉我,关于王光华,他听一名 前六中红卫兵说,王光华有“劣迹”,1966 年去上海“串连”时,强奸了 上海的资本家的女儿。 

  我向单承佐老师问起了这件事。单老师 1951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 1966 年时是北京六中的教导处副主任。他曾经被关在六中的红卫兵监狱中 一百多天。文革后他担任过六中校长,1996 年退休。他是一个非常平和稳 重的人。谈起文革往事,尽管他自己身受重害,他却说得非常平静而客观。 也许是他的职业和经历造就了这种如此自我克制和谦逊的性格。可是当我提 起关于王光华的这个说法时,他一震,愤怒的火花闪过了他的眼睛。他说: “这完全是胡说。在王光华被打死的时候,给他找了那么些罪名,也没有这 一条。怎么在三十年后,造出这样的谣言!” 

  显然,单老师说得非常有道理。 

|<< <<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