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P2)

|<< <<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 >>|
受难者名单(P2)

   潘志鸿,男,30 岁,北京市供电局工人。1968 年 7 月 27 日,作为 “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成员被派进入清华大学。当晚在学生宿舍 12 号楼附近,被追赶的“井冈山兵团”的人用手榴弹炸死。关于事件背 景,请看“韩忠现”。 

  庞乘风,广州市第十七中学总务主任。在 1966 年 9 月被该校红卫兵学 生毒打致死。  

  彭鸿宣,女,北京工业学院附属中学校长。1966 年 6 月文革开始时, 她正在农村搞“四清”运动,被“揪”回学校,被毒打,被关押在学校。在 一学校的一间小屋中自杀。  

  彭康,1901 年生,男,西安交通大学校长及中共党委书记。从 1966 年 起遭到连续不断的“斗争”。1968 年 3 月 27 日被“游街”“斗争”一整 天,3 月 28 日上午继续被“斗争”的时候,倒地死亡。时年 67 岁。 

  彭康也像武汉大学校长李达一样,是被“斗争”死的。不同的是李达 死在文革的第一年,在 1966 年 8 月 24 日就被“斗争”死了,而彭康虽然从 1966 年起就遭到不断的“斗争”,但是直到 1968 年 3 月 28 日,在李达死 了一年半以后,才在一次“斗争”中倒下。 

  在汉语中“斗争”是一个相当抽象的动词。没有见过文革“斗争”场 面的人,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情景。在文革中的大学,“斗争”的意思, 已经不仅仅是“批判”,也不仅仅是文革中常常说的“口诛笔伐”,也不仅 仅是谩骂和诅咒,而是包括拳打脚踢、戴高帽子、胸前挂黑牌子、体罚,游 街,等等,有成套的身体折磨。 

  作为“革命动力”的学生红卫兵,并不是个个都喜欢暴力,但是学生 人数众多,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这样作,就是非常大的一支队伍。 

  1968 年 3 月 27 日,彭康被该校红卫兵拉到西安东门“批斗”了整整一 天,28 日一大早约六点多又被该校红卫兵拉出去“批斗”。彭康是一个瘦 瘦小小的老人,那天穿了一件旧黑棉袄,被强迫在操场上跑圈,后面有人举 着皮鞭吆喝他。 

  在九时左右,彭康倒下了。还有人说他是“装死”。后来红卫兵叫了 几个也在学校被批判的所谓“反动学术权威”,将奄奄一息的彭康送去医 院。当日上午彭康死亡。时年 67 岁。 

  彭康也是在 1966 年的“516 通知”下达之后,被中共陕西省委定作所 谓“资产阶级右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的人之一。1966 年 6 月 2 日,陕西省委工作组进驻西安交通大学,取代原来的学校领导并且向其攻 击。当时的大字报说彭康“攻击诬蔑毛泽东思想”,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份 子”,最重要的“根据”是,彭康曾经说,一个人爬杆,另一个人在下面念 语录,念了半天还是爬不上去。学毛主席语录不能形式化。 

  彭康其实并没有反对学习毛的语录,只是批评了其中的一种他认为不 对的倾向。事实上,本来就没有人念念毛的语录就从不会爬杆变成会爬杆。 但是,彭康的这些话被当作反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罪证。 

  彭康被作为“三反份子”遭到残酷斗争。在 1966 年 8 月的高温天气 下,彭康胸前挂着沉重的牌子被“游街”,栓牌子的是细铁丝,勒进他的脖 子。彭康曾经昏倒在地,但是没有死。从 1966 到 1968,经历了近两年的连 续不断的“斗争”之后,他终于没有能逃脱被“斗”死的命运。 

  关于大学领导人作为一个群体在文革中受到的血腥迫害,请参看“江 隆基”。 

  彭蓬,男,上海华东化工学院政治教师,文革初期被“批斗”后自杀 身亡。 

|<< <<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