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L5_Liu1)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
受难者名单(L5_Liu1)

  刘承娴,女,清华大学统战部副部长,1968 年 4 月中旬,清华大学 “井岗山兵团”关押了刘承娴等清华大学中层干部。1968 年 6 月 12 日,刘 承娴在被关押的地方坠楼身亡。 

  刘承秀,女,北京第四中学语文老师,在 1968 的“清理阶级队伍运 动”中在学校内用剪刀剪断喉管自杀。 

  刘承秀在 1957 年“反右派运动”中被批判过,不过没有被“戴右派毛 子”。文革中她被攻击为“漏网右派”。她死在四中礼堂后面很少有人去的 一个小夹道里。 

  该校还有一位教外语的女教师刘约华,吞金自杀,没有死。 

  在两年以前,1966 年,这个学校的汪含英、苏廷武夫妇自杀。 

  刘德中,男,复旦大学外文系教师,1966 年 10 月 8 日和妻子一起上吊 自杀。他的妻子的名字未能查出。刘德中死亡时大约四十多岁。 

  复旦大学外文系在 1966 年以前,只有英语一个专业。在这个系里的老 师,除了教英文专业的老师外,还有一部份教公共外语课,有英文、俄文等 等。刘德中教英语专业课。除了英语,他还精通德文和俄文。他翻译出版过 德文的《献给检察官的玫瑰花》等作品。他教过的一个学生说,刘德中精通 数门外国语,而且讲课非常生动,听他讲课是一种享受;他才华横溢,风度 潇洒,而且人缘很好,因而是学校里受人尊敬的老师。 

  刘德中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德国人。他父亲曾经是外交官,所以 他在国外长大。 

  1966 年 6 月文革群众运动开始,教师成为毛泽东说的“资产阶级知识 分子”而受到攻击。刘德中是出色的教师,加上他有那样的家庭背景,必在 被攻击之列。只是现在我们不了解他受到过的迫害的细节,但是从其他人的 遭遇,可以了解当时复旦校园的残暴气氛: 

  1966 年 8 月 8 日上午,化学系教授赵丹若被化学系的学生“斗争”, 戴高帽,罚跪,脸上涂黑,游街,并且被打。“斗争会”开了一个小时二十 分钟。“斗争会”结束后不久,赵丹若倒地气绝身亡。 

  复旦大学的数学教授苏步青等,被强迫在校园的地上像狗一样的爬, 并且边爬边被打。目击者说,这些人在水泥地上爬了很久,他们的裤子在膝 盖以下都磨烂了,爬完以后,长裤变成了短裤。 

  在外文系,也有教师被叫到学生宿舍里挨打。 

  在文革前,刘德中的妻子就在劳改农场劳动。不了解她的名字和“罪 名”。她大概是被“劳动教养”,隔几个月可以回一次上海的家。1966 年 夏天,红卫兵开始大规模的暴力迫害。刘德中的妻子在劳改农场被剃了“阴 阳头”,即把头发剃掉半边。她在 10 月初回家的时候,在里弄里又遭到 “斗争”,受到人身侮辱和殴打。刘德中夫妇住在上海江苏路。 

  刘德中夫妇在家中上吊自杀。邻居见他们订的牛奶送来后放在门口没 有拿进去,报告给警察。警察破门而入,发现他们已经死亡多时。 

  复旦大学外文系三年级的一名红卫兵领导人,也去过刘家自杀现场。 他告诉同学说,他看到刘德中夫妇是面对面吊死的,用的是新买的白绳子。 这对夫妇在自杀前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在他们的桌子上放着一本翻开的圣 经,圣经上有一张纸条,纸条上面的文字是用英文写的。 

  这个红卫兵头头已经是英文专业念了三年的学生,所以记住了纸条上 的字句,并且告诉了其他同学。同学中的一人在三十多年后依然清楚记得:

  "When an earthly refuge fails me, can I find a shelter in the love of the Christ?" 

  大地上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他们只有祈望在基督的爱中找到庇 护。 

  去了自杀现场的学生还说,当时刘德中家有香味,一定是他们在自杀 前,在家里洒了香水。他们曾经猜测这是不是基督教的自杀仪式的一部分。 

  实际上,基督教徒是不自杀的,当然也不会有什么自杀仪式。他们相 信赋予生命的是神,能拿走生命的也只有神;他们顺从神的安排,不应该自 杀。刘德中夫妇是被逼自杀的,是因为在这种漫长的看不到头的革命恐怖 中,他们活不下去了,所以,他们换上了整齐的衣服,在房间里洒了香水, 在文革把他们逼得无法可活的情况下,他们尽量有尊严地死去。 

  在刘德中夫妇自杀前,上海已经有一大批人自杀了。只是其中已经被 报告的很少很少。翻译家傅雷朱梅馥夫妇就是在刘德中夫妇自杀一个月以前 自杀的。众多的自杀的原因和背景都一样,就是文革的恐怖和红卫兵的暴 力。  

  复旦大学外文系在文革中被害死的并不只是刘德中,还有教授余楠秋 及其妻子,公共外语教师张儒秀,外文系中共总支副书记和政治辅导员吴敬 澄,教授杨必。 

  刘桂兰,女,北京外国语学校幼儿园做饭洗衣的工人,因“家庭出 身”为地主,1966 年 8 月底在校中被红卫兵打死。死时年龄约二十四、五 岁, 

  1966 年夏天,刘桂兰刚刚生过小孩不久。刘桂兰是从山东农村来的, 家庭出身是地主。当时北京红卫兵发布“通令”,驱逐“地富反坏右资”出 北京。外国语学校的红卫兵宣布要把刘桂兰赶回农村老家。被驱逐以前刘桂 兰被拉到学校礼堂中“批斗”。她跪在洗衣服的搓板上,该校红卫兵用木 枪、皮带和短自来水管对她毒打。打过以后,刘桂兰已经不能站立。她从礼 堂里爬出来,还没有爬到大门口的传达室就死了。礼堂至传达室有 200 米 远。 

  刘桂兰被打死后,尸体放在传达室旁边的小屋里。第二天,红卫兵命 令四个“牛鬼蛇神专政队”的人将她的尸体用门板抬往火葬场。这四个人中 有副校长,还有“摘帽右派”老师。他们步行把刘桂兰的尸体从学校抬到八 宝山火化场火化。外国语学校距火化场有 16 公里远。 

  后来有人问抬尸体的四人中的一位老师,抬那么远的路累不累。那位 老师说:累?红卫兵在后面骑自行车跟着,你敢说累吗?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