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文革受难者 -- 关於迫害、监禁与杀戮的寻访实录 >> 受难者名单(G1)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
受难者名单(G1)

   高本锵,男,广州铁路中学英语教员。1966 年 6 月 7 月间“工作组” 领导学校运动时被“揭发”出“毒害青少年”的问题,实际上只是他在纠正 学生英语发音时说的一些话。8 月 9 月间,高本锵遭到新起的红卫兵毒打。 他白天在学校中“劳改”,晚上被关在教室里。有一天,红卫兵先把一瓶墨 汁灌进他的嘴里,接着猛打他的胃部。高本锵被打后呕出墨汁,红卫兵逼他 再喝,接着又打,接连数次。高本锵先吐出的是黑的墨汁,后来吐出的是红 的血。他在半夜自杀身亡。  

  高斌,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1966 年遭到“批斗”后自杀身 死。 

  高加旺,男,北京第八中学教师。1968 年被指控为“现行反革命”被 “隔离审查”,1968 年 7 月自杀。年龄不到 30 岁。 

  高加旺在北京第八中学毕业后留校工作,管理宿舍和负责学生学习工 业知识的劳动车间。他的老家靠海,他的“家庭出身”是地主或者富农,因 此他被指控为“反革命”的时候,还说他在家乡绘制海防前线地图,一定是 要送给台湾,等等。他被关在学校,不准回家。 

  高加旺死亡的时候,结婚不久。他的妻子是一个小学教员。 

  高景善,男,河北高阳县人,石家庄河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数学教 员。他原是河北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教员,下放到附中。文革开始后,他在校 中“专政队”里“劳动改造”。有一天他被绑在大操场的一棵树上,被用铁 钎子打。打了相当一段时间后,他被打死。他被打死的时间是 1968 年 8 月。这个中学在文革的前三年除了高景善被打死,还有另外三个人被整死。  

  高景星,1914 年生,男,武汉协和医院院长。毕业于燕京大学和协和 医学院,骨科医生。1968 年因所谓“历史问题”遭到“造反派组织”的毒 打,肋骨和指骨被打断,1968 年 6 月 5 日从手术室五楼平台上跳楼自杀身 亡。时年 54 岁。 

  高景星医生的所谓“历史问题”,是 1940 年前后曾经在国民政府的军 队医院中服务。文革中他被指控为“国民党区党部委员”(如果是,按照当 时的政策,会被定性成“历史反革命份子)以及“潜伏下来的特务”。武汉 协和医院是武汉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医学院的学生抄了高景星的家,把所有 能撬开的地方都撬开检查,说要找到蒋介石给他的委任状。与高景星同属一 案而被迫自杀的还有: 

  范乐成,男,武汉医学院副院长。高景星的同学。  

  王祥林,男,医生,在南昌一医院工作。  

  孙明,男,南昌妇幼保健医院院长,著名妇产科医生,高景星以前的 同事,朋友,曾经为高景星的妻子接生。 

  高万春,男,北京第 26 中学校长。1966 年 8 月连续遭到红卫兵学生的 残酷殴打和折磨后,在 8 月 25 日的“斗争会”后自杀身亡。当时 40 多岁。 

  1966 年 6 月文革开始的时候,由上面派“工作组”到了学校中领导 “运动”。第 26 中学被划为“四类学校”,即最坏的一类。高万春遭到 “揭发”和“批判”。 

  1966 年 7 月底,毛泽东批评“工作组”把文革搞得“冷冷清清”,下 令撤走“工作组”。新成立的红卫兵组织控制学校。在第 26 中学,组织了 一个有 46 名教职工校园“劳改队”。在“劳改队”中的人,不但被逼写所 谓“交代材料”及在红卫兵看管下扫厕所运垃圾,而且被挂黑牌、“游 街”。“劳改”和“斗争”之后,只给他们吃一个窝窝头,喝一碗凉水。 

  1966 年 8 月 25 日,在“斗争会”开始前,该校红卫兵(他们也是“首 都红卫兵东城区纠察队”的成员)已经在一间教室中把 46 名“劳改队”中 的“牛鬼蛇神”打了一个多小时。随后,手持棍棒的红卫兵站满教学楼门口 两边,“劳改队”中的人一被带出来,就遭到乱棍暴打。有人眼镜被打碎, 两眼流血看不见路。有人被棍棒上的钉子扎破,鲜血直流。 

  到了会场,46 人全部被迫头挨着地跪下。高万春校长被五花大绑押到 会场。他被强迫跪一条上面铺有碎尖石头的长凳上,多次被乱棒打下来,又 从地上被揪上去。 

  在“斗争会”后,高万春跳楼自杀身亡。 

  一名当时的学生说,在高万春死亡以前,这个学校的红卫兵把一个名 叫“苏素”(名字的声音如此)的男人拉到校园里打死了。听说这个人是个 文人,当过国民党军队的少校,住在学校附近。当时有一个高三的学生看到 打人,觉得不舒服,别的红卫兵说他“没有阶级感情”,让这个学生也过去 打了几下。这个人被打死后,红卫兵学生叫高万春来摸死尸,并且对他说: “你和他的下场一样。” 

  在这一时期,这个学校还有一位老教师跳楼自杀。在午饭时间,学生 正在去食堂吃午饭,看到他从楼上坠下。他摔断了腿,幸好没有死。 

  曾经把第 26 中学划为“四类学校”并领导学生“揭批”高万春的“工 作组”是共青团中央派来的。组长名叫李淑铮,是一位女士。“工作组”被 毛泽东撤销以后,他们也受到红卫兵的攻击。李淑铮曾经被揪回第 26 中学 “检讨”“认罪”,遭到野蛮对待。她喝剧毒杀虫剂“敌敌畏”自杀。因为 及时送到医院,幸而没有死亡。 

  高仰云,1905 年生,陕西米脂人,男,天津南开大学副校长及中共党 委书记。遭到残酷“斗争”,被打得皮开肉绽,1968 年 7 月 27 日投河死 亡。 

  除了因为作为大学领导人而在文革中全数被“斗争”以外,高仰云还 被指控在历史上曾经是中共“叛徒”。 

  在中共取得政权以前,在其被政府宣布为不合法的时候,一些共产党 员被捕以后,写“自首书”、“悔过书”或者取保后获得释放。文革中,这 样的人被称为“叛徒”。文革中,“揪叛徒”被列为进行“对敌斗争”的一 个重要项目。在文革领导人的挑动下,红卫兵学生掀起了全国性的声势浩大 的“揪叛徒”行动。南开大学红卫兵在此行动中最为活跃,他们清查档案资 料,组织“斗争会”,在全国的“揪叛徒”中起了重要作用。  

  关于大学领导人作为一个群体在文革中受到的血腥迫害,请参看“江 隆基”中第三节“为什么害死众多大学领导人”。 

  高芸生, 1910 年生,男,北京钢铁学院院长及中共党委书记。遭到 “斗争”后,1966 年 7 月 6 日自杀,时年 56 岁。 

  关于大学领导人作为一个群体在文革中受到的血腥迫害,请参看“江 隆基”中第三节“为什么害死众多大学领导人”。 

  耿立功,男,成都铁路一中初中学生,1967 年在两派“武斗”中被打 死,死时 15 岁。 

  文革开始时,耿立功是成都铁一中初一学生。成都铁一中是中国铁道 部成都第二铁路工程局的两所中学之一。1967 年,成都发生了大规模的两 派“武斗”。 一派叫作“红成”(“红卫兵成都部队”),另一派叫作 “826”(四川大学的成立于 1966 年 8 月 26 日的一个组织)。耿立功既没 有参加“红成”也没有参加“826”。他的学校当时被“红成”一派占领。 对立派组织“826”也想要控制该校。在耿立功被打死的那天傍晚,他到学 校看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红成”一派的成员。耿立功不知道该楼已经被 “826”包围。就在他将要进楼的时候,有人向他开枪。他被子弹打中。他 的尸体留在那里,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耿立功死的时候,只有 15 岁。他家住在“铁路大院”里,父亲是铁路 局的工程师,有一个哥哥在北京读大学,母亲在文革前就去世了。比耿立功 年纪小的儿时伙伴说,耿立功是学校里成绩优秀的学生,待人和善有礼,乐 于助人,是被小朋友们奉为榜样崇敬的人。耿立功的突然死亡是他童年的大 震动大创伤。 

  龚起武,男,江苏太仓人,1912 年生,西安交通大学图书馆职员。由 于出身于地主家庭等“问题”而遭“批斗”,被毒打以及刀刺,1966 年 8 月 21 日跳楼自杀身亡。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