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邪恶的人体加工厂 >> 美国死刑专家评王立军死刑针注射几分钟内摘器官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美国死刑专家评王立军死刑针注射几分钟内摘器官

【大纪元2012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王逸儒报导)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8月8日向《大纪元》表示,有关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向犯人)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

此前,《大纪元》获得的辽宁沈阳老军医的证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作为“阶级敌人”其器官活体移植被“合法化”。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2006年发布的独立调查亦证实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

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摘器官令其死亡

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对于有关指称中共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死亡针注射后2~3分钟即开始摘取器官。他说:“看起来摘取器官成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药物死亡之前就这样做的话。”

Dieter先生说,美国判断死刑犯人是否死亡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死刑犯人在死刑针注射后,“通常在25分钟之后才宣布其死亡。”他表示,鉴定死亡的医生不能参与死亡注射针行刑过程。

美不允许摘取死刑犯器官

Dieter强调,美国“不允许在死刑犯人身上摘取器官。”这会引起很多争议和反对。他说,这是出于犯人在关押期间处于一种“弱势”和“易受伤害”的处境上的人道考虑。

他表示:“死刑犯的尸体会被归还给家属。”他还透露,2011年,美国仅有43人被执行死刑,这一数字每年呈下降趋势。

王立军自曝行刑后几分钟摘取器官

2006年9月17日,位于北京、直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其颁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大家知道,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辽宁省是中国第一个全面推行死亡注射针死刑的省份,全面取消枪决行刑。1996年3月中共人大常委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2条第2款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方式执行。这是中国首次把采用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方式写入法律,并于1997年1月1日正式生效。

海伍德死 防薄谷报复 王立军留活摘证据

《大纪元》独家获得消息,谷开来是薄熙来、周永康政变圈核心人物,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

出于恐惧,王立军、王鹏飞等秘密保留了一些海伍德死后的尸体样品和血液样本,正是这份尸体样本,成为公安部海伍德案复查组给谷开来、张晓军定罪的重要证据。

同样出于恐惧,王立军在海伍德死之后,自知性命难保,上演出逃成都美国领事馆一幕。

王立军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层官员腐败、策划政变等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了大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材料,其中还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证人指证:法轮功学员局部麻醉后被活体摘取器官

据“追查国际”获得的证人消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摘取器官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的:以体检身体为名,用欺骗的方式对失去人身自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化验,事先建立血样资料。当病人需要移植时,把该病人的血样检测数据输入计算机,当病人的血型和活体库中某个法轮功学员的血样匹配,这名学员就被确定为供体来源。

被确定将进行器官移植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将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等地带离,此时他们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而与此代号相对应的是一个伪造的自愿进行器官移植的“自愿者”。而该学员将会被告之进行身体检查,然后是局部麻醉,接下来就是活体摘取器官,所需的器官被摘取后移植到病人体内。最后被焚尸灭迹,永远从人间蒸发了。

根据2006年,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发布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其通过电话调查获得大量证据。

电话录音1:

武汉同济医院:
这名电话询问者问:“……我们希望肾脏供体是活人。我们希望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是从囚犯身上活体摘取的,比如说,从炼法轮功的人身上活体摘取的肾脏。你们有可能做到吗?”两周后,武汉同济医院的一名职员通知他说,满足他的要求“没问题”。

电话录音2:

东方移植中心(又名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2006年3月15日)
N:是宋主任吗?
宋:啊,您说吧
……
N:……她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供体”……炼法轮功,……

宋: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当然---但是呢,说句老实话呢,第一个不是所有都是这样的,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N:“十几个这样的肾?你是说活体的?”
宋:“是的,是这样的。”

沈阳老军医: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被“合法化”

2006年3月30日,沈阳的老军医指证:“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沈阳老军医还揭露:“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11万例。由于有巨大的活体供体来源,许多有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也大规模私下进行器官移植。”

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步增长

据中国统计,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一万八千五百个大器官移植,从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7,000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394%。

1991年到1999年,九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二百例,2000年就施行了254例,到2003年飙升为3,000多例,2005年则超过4,000例。至2006年9月,中国从事肝移植的医院超过500家,进行肾移植的更多得不计其数。

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起,正式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已持续13年。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