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魔兽 ──谷开来的真实故事 >> 魔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三) 薄谷开来与两个外国男人的纠结

|<< << 1 2 3 4 >> >>|
魔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三) 薄谷开来与两个外国男人的纠结



薄熙来(右)除了工作上引进外资需要和外国人打交道外,在生活中薄熙来、谷开来也有意结交西方人。图为2003年薄熙来以辽宁省长身分在大连招待义大利商务部部长。(AFP)

文 ◎ 王华

话说自从薄瓜瓜1998年到美国玩了一圈后,11岁的他更想出国了。谷开来早在1989年6月4日之后,就决心要到国外去,因为中共的天下说变就变,没有任何保障。从1990年代初,薄熙来、谷开来在大连的时候,除了工作上引进外资、要和外国人打交道外,在生活中他们也有意结交西方人,与他们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就是这时,两个西方男人出现在薄家的家宴上。

当然,说是家宴,却都是在大连宾馆和他们的官宅举行的,都是由一流名厨做的。据说薄熙来很注意饮食安全,他一般只在大连宾馆吃饭,那里用料考究、品质高、卫生好,而且口味清淡,很符合养生之道。

经常出席家宴的,就有当时在大连学中文教英文、成为薄瓜瓜的私人老师的尼尔.海伍德。从20多岁干起,海伍德为谷开来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最后却死在谷的手上,这绝对让他死不瞑目。

研究道学的法国人:多维尔

这里我们按下海伍德的故事不提,先讲另外一个谷开来生命中重要的男人:来自法国的建筑师:帕特里克.昂利.多维尔(Patrick Henri Devillers又译为:德维莱尔)。多维尔与谷开来自称的1960年出生一样,他出生在1960年,实际比谷开来小两岁,这也许是谷开来后来一直对外宣称她是60年出生的原因之一吧,而海伍德比谷开来小10岁。

从1990年代初开始,持有法国建筑师执照的多维尔在大连帮助薄熙来打造一个“类似欧洲的北方香港”,他负责设计道路网和城市地标,经常出现在薄的家宴上。



 法国建筑师多维尔(Patrick Devillers,右)与薄熙来和谷开来(左)夫妇关系密切。1990年代他负责设计道路网和城市地标,经常出现在薄的家宴上。(视频截图)

海伍德被杀案曝光后,海外媒体惊呼,薄熙来案件牵扯了法国、英国和美国,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除了俄罗斯没有直接参与外,美、法、英、中,一下占了五分之四。这怎么不是一件国际大事呢?

法国《世界报》在报导此事时,曾用这样的标题:〈中共在北京演出的侦探电视连续剧(第二季)〉。文章说:“这种‘犯罪侦探’政治跟电视连续剧旗鼓相当。节目每个星期都会推陈出新。先是公安局局长试图逃亡国外,然后是内部清洗,接着是政变谣传,接着神秘的尸体……”

多维尔是个风流才子,2012年被媒体采访时,他的父亲称他是“在世界上飞来飞去的花花公子”。不过在西方绅士嘴里,花花公子的含义跟一般中国人的理解还有所不同。不过人们公认,多维尔举止沉静,跟薄熙来的张牙舞爪大不相同,至于他和谷开来是否有情人关系,肯定与否定的、各种说法都有。

早在90年代初,多维尔就在大连和当地一个著名家族中的女子结婚,后来两人离婚了,这里面是否有谷开来的因素,外界不得而知。不过很多人都证实,等到2000年谷开来带薄瓜瓜到英国读书时,她和多维尔的关系就很不一般,但英国《每日电讯报》否认多维尔是谷开来的情人。

该报表示,多维尔1987年来到中国,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中文和建筑,并结识了他的妻子、一位中国古典音乐家。1992年多维尔和妻子搬到大连,在大连一家设计院找到一份工作,并在谷开来为投资人举办的推介会上与她相识。他说:“她十分精明,表达能力很强。”据说他因为客户欠款,找过谷开来求助,后来与她全家成了朋友。

在多维尔眼里,大连富有生机,但他设计的方案没有被认同,他在大连的时光是“失去的十年”。他与薄家是友谊关系,受邀去薄家做过客,薄瓜瓜叫他叔叔,他受命陪薄瓜瓜前往英国,但从没领到过薄家的经济报酬。多维尔2003年离婚,后来离开中国时身无分文,“就像我到中国的时候一样,都是一无所有。”

51岁的多维尔还说,海伍德曾推动英国人到大连投资,但他们俩没有一起参与共同的项目,“我可以说,海伍德不是骗子,他有英国贵族传统的高贵气质。”

熟悉内情的英国商人霍尔(Giles Hall)则表示,相对海伍德,谷开来与多维尔互动更为亲密,两人表现恩爱。“海伍德的性格比较风趣幽默,但多维尔则是那个会在酒店里用手臂揽着她,轻拍她后背的人。我敢肯定他们之间有那层关系。”对于多维尔与谷开来的情人关系,多维尔的父亲麦克对此并未反驳。麦可猜测多维尔可能对谷开来有“性”趣,而谷开来可能想利用多维尔搞金融把戏。不过在父亲眼里,多维尔是个花花公子,每年只回法国几次,也从不告诉家人他住在哪里。

多维尔在西方交际宴会上的那些小动作,亲昵而又不失风度地显示出两人不寻常的关系,相比之下,那时的海伍德还只是个毛小子,不具有谷开来喜欢的年长男子的那种沉稳深度。

急流勇退 多维尔平安抽身

2000年,谷开来在英国成立一家公司时,多维尔是她的商业伙伴,对外公开的公司信息中,他俩共用了一个住宅地址,都是在英格兰南部的伯恩茅斯的一个靠海的公寓;那时谷开来在英国开了很多公司,用这个公寓地址,她还和海伍德开了公司。

2006年,当大批中国人想到欧洲购买房产时,多维尔与他的父亲在卢森堡成立了一个房地产公司D2,专门负责帮中国人购买欧洲产业,那时他也把谷开来在北京的律师事务所的地址列入他的公司登记文件中,这显示谷开来是D2的董事之一。不过,后来这个D2公司倒没有被查出参与中国人洗黑钱的事,可能是多维尔拒绝了,谷开来不得不再找海伍德帮忙。

2012年4月,谷开来杀死海伍德的事被曝光后,全球媒体都在追查谷开来与海伍德的关系,他是如何帮她洗钱的,不可避免的,人们也查到多维尔的头上。特别是6月初,当调查薄熙来违纪问题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负责人贺国强访问柬埔寨首都金边不到一个星期之后,多维尔被柬埔寨当局拘留了。

金边跟中共关系亲密,柬埔寨总理洪森经常称赞北京无条件的援助,殊不知,那都是中国百姓的血汗钱被共产党拿来做人情。贺国强这场柬埔寨之行,给对方带来数百万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合同,而中国是柬埔寨为数不多的与之签订引渡协定的国家之一。

中共官方的说法是柬埔寨政府逮捕了多维尔,据说薄熙来专案组的一个高级官员专门与一批国安特务赶到柬埔寨,在一家中餐馆精心设计了一个逮捕剧目。在多维尔被柬埔寨警方拘留之前,他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六年。

多维尔为人很低调,行踪一直很神秘,网路上也没有他的照片。当地法国人圈子形容他“彬彬有礼,精通亚洲文化,会讲中文”,同时又“十分低调和神秘”。《纽约时报》记者在大费周章之后,才在金边找到他。尽管他住的那栋建筑装潢得非常简朴,但那是一个法国风格的两层楼,能在1975至1979年柬埔寨血腥的洪森统治时期保留下来,也是非常难得的珍品。

《纽约时报》的记者贸然敲响了多维尔的家门,他已经和一位柬埔寨女子结婚,还有两个孩子。开门时记者看到51岁的多维尔头发花白,还略有一点驼背,脖子上用黑绳挂着一幅眼镜。他偶尔会微微一笑,安静的风度可能来自于多年研习《道德经》的所得。



 多维尔在柬埔寨金边的家。谷开来案爆发之后,《纽约时报》记者贸然敲响了他的家门。他后来引用道德经“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否认了他有任何不法行为。(AFP)

多维尔拒绝在他简朴的家中接受采访,但他指出外界对他的描述都是不实之词。在经过几次邮件往来之后,他终于发回了一个简单邮件,用一句话来概括了当时被全球媒体铺天盖地大肆渲染的热门话题。

他在电邮中说:“有关我们的事,我引用中国古圣贤的话说:‘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Give evil nothings to oppose and it will disappear by itself.)。我相信这个教导充满智慧,并希望事实将证明此话为真。”他以此否认了他有任何不法行为。

多维尔的父亲麦克在法国小镇黑侬(Rainans)接受纽时访问时的关于D2房地产的说法跟其它媒体有点出入。他说卢森堡开设D2房地产的确是要卖房地给中国投资客,但他也说儿子不可能从事任何生意买卖阴谋,“在生意上,他很无用,他是一个艺术家。”

在朋友眼里,多维尔绝不是个骗子,也不是什么鬼计多端的生意人,“他更像是个诗人”,在2005年下半年因为父亲心脏病离开中国,之后一直住在柬埔寨六年之久。他在柬埔寨经常骑着电单车,过着简朴的生活。

在多维尔被柬埔寨拘留期间,中方曾向柬埔寨提出引渡要求,在被拘留一个多月后的2012年7月17日,媒体报导说,多维尔“自愿”离开柬埔寨,登上飞往上海的飞机,他表示到中国去当证人。

不过,等到2012年8月9日安徽合肥中级法院一审谷开来时,法庭上根本没有提到多维尔的名字。不知是他提供的信息与案件无关,还是无法公布于众。不过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谷开来的一审只是个“指定管辖、指定律师、指定旁听、指定结果”的“四指案”,真正黑幕不但一点没审出来,还加剧了谎言的传播,因为此案审理中,只字不提薄熙来,而薄熙来不可能跟此事无关,何况还有海外媒体报导的西方情报机构对谷开来的调查哪。

谷开来杀死海伍德的真正原因,请关注本文后续连载。

一场怪病后 谷开来求仙问道

无论多维尔与谷开来之间是否有情人关系,但他对她的影响力之大,可从谷开来的寻道说起。

早在1990年代初,从小就有艺术天赋的谷开来,不但会弹琵琶,还会弹钢琴,她还喜欢弄丹青,曾跟著名国画大师学画国画,平时也喜欢钻研《易经》。这也是她与同样喜欢道家的多维尔关系比较近的原因之一。

1998年秋天,谷开来得了一种怪病,大连、北京,有名的医院都去检查了,但怎么也查不出到底毛病在哪,她整天昏昏沉沉,都有些神智不清了,病得很严重。在迷迷糊糊的半昏迷状态中,她说她看到一个仙姑打扮的神仙,带她去了东海仙山,在山中修练七七四十九天后,练成一种仙丹。仙姑给她服了一粒之后,她立刻就魂魄归主,病一下就好了。



 1998年秋天,谷开来得了一种怪病,整天昏昏沉沉,医院检查不出来。半昏迷状态中,一个仙姑打扮的人带她练成仙丹,服下一粒立刻病就好了。(AFP)

不过从她后来那些变化中,有人猜测谷开来是被邪灵附体了,邪灵伪装成仙姑的模样骗她,否则一个正常人怎么能干出那样血淋淋的罪行呢?杀人活摘人体器官去卖钱,还把遗体也用各种化学品浸泡、塑化成标本,永远地任人切割和观赏呢?只有恶魔才能干出这样的勾当。

关于世上有没有神仙,大陆网站上也有各种各样的讨论,比如2010年,人们热议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总导演樊馨蔓写的一本书《世上是不是有神仙》。那些历来反对气功、反对传统文化的人,竭力把该书描述成骗子加谎言,而支持的一方谈论的则是中国古老道家学说的魅力,以及养生之道的现实运用。

当今中国相信有神仙的人还很多,比如重庆缙云山的李一道长就有3万多皈依弟子,其中包括不少名人与富商,如马云、李亚鹏、杨锦麟、梁冬等,更不要说那些上亿的真正修炼人了。

《世上是不是有神仙》讲述的是樊馨蔓与身患重度糖尿病的朋友一起亲身经历中国传统道家医术的神奇经历,比如通电、开顶、辟榖等道家练气阶段的初级修练功法。作者用直白生动的笔调,记录了亲身经历的各种故事,读来通俗易懂,然而由于中共长期无神论的灌输,仅仅这点初级的东西已经让很多人惊讶得不敢相信了。

其实作为真正的中国人,这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大纪元专栏作家王华评论说,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敬天信神,当然相信这世界有神仙,要不然我们的祖宗何以要祭拜老天爷、凡事讲究天人合一的“道”理呢?儒、释、道三家能在几千年历史中流传下来,没人信,能传得下来吗?

远的不说什么紫气东来、八仙过海、八卦、周易、河图、洛书,就说中医的经络、穴位以及阴阳学说,治疗好那么多西方医学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现代解剖学否认经络学说,但更先进的微电子学说却证实了经络的真实存在,道家的医术也是由来已久的,怎么可能被否定呢?

只不过老子是不给人治病的,只有小道才讲济世救人、算命占卜等世间小道。层次高的修炼人知道,人间的理是不能随意破坏的,人个个都长生不老了,都不吃不喝当神仙了,随意在天上飞、在水里游,那还是人类社会了吗?

人类社会就在迷中,人都得在这看不见、摸不着的状态下,自己凭藉心去感悟。再说人的病都是人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在人世间大张旗鼓的开诊所给人治病,无论是以养生的名义,还是修道观的名义,这样的道长不是个合格的修炼人,是不可能长久的。

无论中共怎样打压,传统文化在人们心目中的根是没有断的。从文革中期传统修炼以气功的面目兴起,到今天又以养生学的名义出现,中华传统文化的生命力是很强的。不过时至今日,随着更高层次的法在人间洪传,有更好的东西正等待人们去探索哪!

2012年5月,在严禁气功十多年后,中共报纸上登出了甘肃省卫生厅官员推广气功班,教人打通任督二脉以便祛病健身的报导,也就是说,气功能治病,连中共的卫生官员都相信。

日薄西山 观者即是所观之物

回头说谷开来由于病中仙姑的帮助,她病好了之后,就更加相信道家学说了。她还想去东海仙山还愿,不过地球上东海只有几个小岛,如钓鱼岛那样的礁石岛,人都无法居住,哪有什么庙呢?

但谷开来坚持要去还愿,于是薄熙来没办法,只好让谷的闺房密友赵丹陪她去全国拜访名山大川,在一年内谷开来去了四川的青城山、江西的龙虎山、湖北的武当山、安徽的齐云山等道家四大名山,还去了青岛的崂山、四川的鹤鸣山、甘肃的崆峒山、山东的云门山等大大小小的道教圣地。由于去的地方多了,接触了很多道教的人,加上她自己的钻研,她竟然从江湖道士那学得一套算卦相面的本事。

1999年春,谷开来和赵丹来到陕西的终南山。在这里她们遇到了一位奇人,从此结束了寻仙问道的旅程。终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部分,民间祝寿时流传的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这个南山就是指的终南山。

谷开来在终南山的宗圣宫遇到了一位道姑。宗圣宫因为唐朝李渊起义时,楼观道士岐晖曾帮助过李渊,于是在1400年前的公元618年,修建了这座宗圣宫。在古观楼附近,现在有了说经台。

那天谷开来走进说经台,只见一位道姑生得眉清目秀,很像自己梦中所见的那位仙姑,于是谷开来就恳请道姑收自己为徒,要留下来跟她学道。

道姑仔细看了看谷开来,然后慢条斯理地说:“看你面相,是个贵人,而且是贫道一生所罕见的大贵人。您的先生更是贵不可言,贫道怎敢留你在这世外荒野之地,耽误了你在世间的大使命?”

谷开来求道姑解释明白点,道姑说:“你且写个字来我拆。”谷开来想了想,写了一个“晋”字。道姑说:施主是为先生写的吧?“是,因为他是山西人。”

道姑说,这个字,对于一般人来说,不是好字。你看,晋字,太阳的光芒被遮挡了。普字无首,普乃光芒照耀之意,但晋字却丢了官帽,既是难以出头!

谷开来听到这,脸色都吓白了。不过道姑接着说,但是对于一个雄才大略的英主,这个字就非同凡响。晋者,进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继往开来,再造伟业是也。

道姑一番分析,把谷开来说得热血沸腾,特白是道姑提到了“继往开来”,说出了她的名字,这更加让她坚信了自己在北大跟薄熙来私通时的想法:这个男人是干大事的,丈夫出头之日就要到了!

上面是洪春宝讲述的故事。消息传出后,有懂测字的人在网路上评论说,“晋”,“山西”的简称,“亚日”也!“日”与“山”、“西”组合在一起,中间加个薄熙来的薄字,加上薄熙来的名字中也有一个“西(熙)”字,于是就成了“日”、“薄”、“西”、“山”,其实,薄的命运就是这四个字:“日薄西山”。



 谷开来以“晋”为薄熙来问仕途,懂测字的人曾拆解得出薄的命运就是这四个字:“日薄西山”。(Getty Images)

其实,中国人看问题历来讲究“一分为二”,事物都有两面性,正面说,反面看,都有道理,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位道姑其实也是把正反两面的话都说了,关键就看薄熙来是属于常人呢,还是属于超常人,这个判断就不是凡夫俗子能够决定的了。

不过,谷开来本来就是个凡夫俗子,她一心想让丈夫能跃上龙庭,成为中南海的主人,这样她也就能成为江青那样的第一夫人了,所以她对于道姑这两面圆滑的话,只听了自己愿意听的那部分,而忽视另一部分,这正如佛家所说:“观者即是所观之物”也!

2012年7月3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两岸知名易经专家,台湾前领导人李登辉的私人易学教师刘君祖在洛杉矶演讲透露,两年前他应在大陆台商之请,为当时声望正隆的薄熙来卜卦,结果卜出“困卦”,似已预言薄熙来眼下的处境。

刘君祖表示:“两年多前,我的大陆台商学生和薄熙来见过面,谈到中共最高领导将于2012年换届(交班),台商们道听途说‘可能不是习近平接班,薄熙来也有希望……’我们那时候即当场卜卦检验,薄熙来在两年前就是完全不变的‘困卦’,根本就出不来,从易经卦象来讲,(能否接掌大权)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困’不只是进不去,而且是要老命,要出大纰漏的,按卦象解说,得此卦者“以处境艰难自励,有罪之人亦无法申辩清楚。薄熙来困局在卦象中是很确定的。”(待续)


|<< << 1 2 3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