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魔兽 ──谷开来的真实故事 >> 魔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二) 虚造的“胜诉在美国”

|<< << 1 2 3 4 >> >>|
魔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二)虚造的“胜诉在美国”


谷开来的丈夫薄熙来善于面子工程,在大连实施绿化时,为求立竿见影,他只种草不种树,草坪维护费高昂,大连市民都骂薄熙来是败家子,嘲讽这些草叫“熙来草”。(新纪元资料室)

来源:新纪元周刊 作者:王华

为马俊仁打官司

硕士新闻系毕业的薄熙来,深深地懂得媒体宣传的重要性。薄在大连一开始就抓媒体,他把自己喜欢的文人安排到报社、电台、电视台与杂志社、出版社,为他的政绩当吹鼓手。曾经引起国人关注的大连成绩并不是薄熙来建起来的,而是他吹出来的,很多工作是他前任的功劳。薄熙来显然更善于面子工程,比如虽然绿化有利于生态的改善,但薄熙来只种草而不种树,因为他要的就是短平快。他利用国家开发大连的政策,靠卖地搞开发,一时让大连城市建设上了新台阶,但其后续发展却缺乏实力。

谷开来也知道媒体的重要性,她成立了所谓的“文化民俗研究所”,一面吸引投资赞助,一面网罗人马,安插亲信。他们夫妻俩喜欢的人,连美协、书协、作协等群团组织的主席职位也不放过。《东北之窗》也都是薄谷的人马。很快,人们就见识了“私家喉舌”的重要性。

1998年,《东北之窗》的笔杆子们替谷开来写了一个25万字的长篇文学《我为马俊仁当律师》,后来单独出书,改名为《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不过13年过去了,谷开来号称发现了“100条不实之词”的官司始终没打起来,相反,马家军服用违禁兴奋剂、亚运会上全军覆没,以及他代言广告的“中华鳖精”,早已为国人所不齿。然而,当马俊仁当红之时,谷开来的一番表演却震惊了全中国,从中她为自己和夫婿赚得了名利双收。

1998年5月初,第81期《中国作家》刊登了著名作家赵瑜写的4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作者为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马俊仁和马家军的同时,也披露了1993年今日集团以1000万元购买“生命核能”配方以及生命核能的八种药名。书中揭露了马俊仁的很多违法行为,如为了夺奖牌,他不把运动员当人对待,他随意殴打囚禁她们,给女运动员剃光头以示惩罚,撕毁她们的物品、甚至乳罩,更可怕的是,他甚至强迫女运动员陪他睡觉,以及服用兴奋剂,侵占她们的获奖轿车等。

赵瑜说,他在《马家军调查》一书中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假如真的官司打起来了,他会把更多内容曝光出来。赵瑜强调,“这部书从酝酿到出版花费近三年时间,我和马家军上上下下都有深入接触,我的采访都有笔记、录音和合同。一旦诉讼法津,法津是公平的,打起官司对哪些人有好处呢?”

两边接案的名律师

为了配合《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书的出版,谷开来接受了众多媒体采访。她公开表示,作为一位名律师,《中国作家》和马俊仁双方均请到她门下,她先是准备加盟《中国作家》,继而发现《中国作家》不大对劲后,义无反顾地站到了马俊仁一边。不过事后这过程被《周末》报指为子虚乌有。

她还说:“我随时可以向法院递交诉状,但我没有急于这么做。……我希望赵瑜冲着我来,而把马俊仁从这场官司中解脱出来,去干他的体育事业。”当时她的这番言论误导了很多人,还把她当成爱国的正义律师。

不过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当时就有很多律师站出来说,谷开来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律师的最基本职业道德,作为律师,她没有为马俊仁干任何一件事,因为她书中只有感情的宣泄,没有理性的证据;只有虚假的道德评价,没有严实的法律分析。她所扮演的角色,更像一个作家,而不是律师。

她在书中卷首提到她接受“两边委讬”,然而按照法律,同一案件同时接受双方当事人的委讬是违反律师法的,聪明的谷开来当然并没有真的代理马俊仁的案子,她只是利用马俊仁的名气给为自己赚钱赚名而已。

1999年香港杂志出了一篇〈薄一波儿媳开来与马俊仁的一场闹剧〉的文章,揭示谷开来只出书不出庭的闹剧本质,引发大连政坛地震,薄熙来愤怒地要求大连市委“坚决打击香港及海外敌对势力与特务组织的渗透与攻击”,结果不少无辜者成为牺牲品。

除了马俊仁这次官司只打雷不下雨之外,谷开来还曾声称要状告《广州日报》体育记者梁某。梁某在一则报导中调侃分析了中国足球队败北的原因, 说足球队在比赛前乘车携带了一个女人,故招致背运,谷开来扬言要替那女人打官司,状告这位记者诽谤罪,不过谷开来这样对媒体发表信息了,但最后她也没有打这场官司。

并没有“胜诉在美国”

1997年,谷开来成为大连国有企业氯酸钾厂的代理律师,代理一桩在美国的被控侵权案件。1998年2月,《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了署名作者为谷开来的《胜诉在美国》(该书也是别人代笔)。 此书演绎了她在美国成功地推翻了一起不利于中国的判决,为国家避免了1400万美元损失的传奇故事。

官方的介绍说:“事件起源于1986年,大连氯酸钾厂购买的所谓国际先进设备其实是一堆废铁,为此付出的500万美元无法追回。令人愤怒的是美方企业倒打一耙,控告中国方面侵犯其知识产权。美国法院两次做出缺席判决,索要赔偿金达1400万美元,并欲扣押中国银行、中技公司等不相关在美中资企业的资产。引起了国内强烈反应。1997年,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不取报酬,奔赴大洋彼岸,据理力争于美国法庭,终于反败为胜。”

书中,谷开来描述自己:法庭辩论上,她聪明地领悟了美国司法的精髓,所以反败为胜。不过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谷开来只有中国律师执照,没有美国律师执照,根本是不可能以律师身分参与此案的,她最多只能成为证人或律师助理。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能看出对方是个不良公司,他们也知道,即使法院判他们赢,他们也无法从中国得到1400万美元的知识产权赔偿。这家无赖公司只是想借法律来吓唬中国公司,免得他们追讨那500万设备款。

真实情况是,中国公司在美国聘请了能在美国联邦法庭又出庭辩护资格的执业律师,谷开来带着薄瓜瓜去美国玩,顺便帮他们介绍中国公司的情况,并提了一些建议。具体操作全是美国律师做的,而且最后结果只是对方撤诉,大连公司不但没收回那500万美金,还得多花很多钱来支付美国律师以及谷开来的美国之行的所有费用。

事实上,假如不听谷开来的建议,不打这场官司,中方也不会支付美国公司任何费用,因为那个美国不良公司已经破产,而且外国法庭的判决历来对中国国内事务没有约束力。

不过,号称精通法律的谷开来却不顾基本的法律事实,撰写了这本《胜诉在美国》。官司“胜诉”后,谷开来还用公款邀请美国律师和家属到大连访问,包括参加豪华宴会和会见薄熙来。随后,这个故事还拍成20集的同名电视剧,由知名演员濮存昕和江珊主演。电视中讲述一个女律师爱上了一个政治家,不过由于太假,收视率很低,中央电视台拒绝播出。

总统夫人与战争之神

2012年谷开来出事后,美国《华尔街日报》的记者采访了当时担任中方公司律师的丹佛律师爱得.拜恩(Ed Byrne)。拜恩回忆说,1997年,谷开来带着年少的儿子在美国亚拉巴马州木比尔(Mobile)露面,当时她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被谷开来“聪慧的头脑、个人魅力与美丽容貌”所打动。他说,谷开来仿佛是中国的贾桂琳.肯尼迪(Jackie Kennedy,美国总统肯尼迪夫人)。

那时谷开来聘用拜恩代表一些中国公司在美国联邦法庭打官司。拜恩记得那次会面时,她向在场人士分发的名片上印的名字是Horus L. Kai。Horus(荷鲁斯) 是古埃及的天空、战争和狩猎之神。

据《华尔街日报》调查,过去20年中,谷开来一直在中、美、英三国从事商务活动,她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中文名字是“开来律师事务所”,英文名称是Law Office of Horus L. Kai。

在海外,谷开来组建了荷鲁斯谘询投资公司(Horus Consultancy & Investment),为那些想到中国淘金的西方商人提供谘询投资服务。公司人员包括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美国商人Larry Cheng及法国建筑师大卫.尔思(Patrick Henri Devillers)。知情人士说,这些人都是在大连和北京与薄熙来一家熟识起来的。

据拜恩回忆,“谷开来思维非常敏捷,而且幸运的是,她的英语非常好”。那个案子涉及中国企业同一家已申请破产保护的美国企业之间的商业纠纷。法庭指派的一名破产受讬人起诉了这些中国公司,说它们试图盗窃商业机密并欺骗那家美国公司,这导致美国法庭判决中国公司赔偿逾100万美元。(不过大陆的宣传却变成了1400万美元。)

事后薄熙来和谷开来邀请数位参与此案的美国人及其家人访问大连。时为公关顾问、在该案中为谷开来提供过谘询的受邀者辛凯因(Robert Schenkein)回忆说,薄熙来一家在大连附近的金石滩高尔夫度假村招待了他们。客人们住在新英格兰风格的小别墅里,每栋别墅有两到三间卧室。在大连的一场晚宴上,薄熙来四处走动,与所有人握手。辛凯因说,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位美国政治家。


在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运作下,大连金石滩成为其在政治上攀感情、经济上行贿受贿的交往大平台。(新纪元资料室)

薄熙来三奶之死

中国人称“先生”为“丈夫”,即“一丈之内的男人”,不在一丈的视线之内,就可能会出事。薄熙来本来就具有薄一波好色的遗传基因,加上谷开来是个不安分的人,两人经常不在同一个城市。谷开来一会儿在北京、一会儿到新加坡拿了绿卡,一会儿又到美国、瑞士住几个月。2000年以后她长期住在英国,以至于薄熙来“独守空房”的日子很多。

于是,薄熙来公开嫖妓、养小蜜,包红二奶的各种消息不断流传。民间广泛流传薄熙来曾把一个模特儿的乳头给咬掉了。有消息称,薄熙来“财政部长”徐明招供说,他为薄熙来物色的女人不下100人,其中有28人为知名的公众人物,如电影明星、歌星、电视主持人、模特儿等。最具爆炸性的是,薄左右手的王立军曾经把薄淫乱行为秘密录像。

其实当谷开来在大连时,薄熙来已经在花丛中龙飞凤舞了。比如薄熙来找的打字员李某,就是“薄办”的成员之一(类似于中央首长办公室的特别称谓,包括秘书、司机、警卫等),谷开来当时就是在睁只眼闭只眼,等谷离开后,薄就更疯狂了。

有知情人士评论说,在中共党内领导人中,性欲最强的除了毛泽东,就是薄熙来。江青因为政治因素和身体因素,对毛的荒淫视而不见,甚至以此作为交换条件,不过,谷开来身在平等开放的今天,她对薄胡来的容忍度就降低了很多。

在大连,薄的三奶张伟杰的绯闻可谓家喻户晓。据洪春宝说,张伟杰还是薄熙来的第N个情人马晓晴介绍的。马比薄小20岁,两人保持情人关系十多年,后来马自觉老了,就把“妹妹”张伟杰介绍给了薄。

那天,三人一起跳舞、喝酒,薄和张跳舞时,还不时的动手动脚,等夜深回房时,马晓晴故意把张伟杰推到薄的怀里,自己到另外房子去住了。

从那以后,薄熙来把张伟杰调到大连电视台担任《太阳雨》节目的主持人,在全国颇有名气。不过这个女孩很天真、也很浅薄,她把薄熙来的山盟海誓当真了,还动不动对外炫耀。刚开始薄熙来激情燃烧,跟她如胶似漆,很多事迁就她,这就更让张伟杰恃宠而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薄对她的激情消退之后,薄就把张伟杰给抛弃了。在一旁看得分明的谷开来一直没有吭声。

张伟杰不甘心被抛弃,她不断去找薄,最后薄把她调离了电视台,张就更加生气,在网路上发表她跟他淫乱的那些详细过程。谷开来看了那些文章后醋意大发,还用化名写文章骂张伟杰,展开了一场“大二”与“小三”的网路恶斗。

谁知张伟杰也不示弱,她每天到市委市政府去闹。当时大连有眼福的人经常看到一个穿戴时髦的年轻美女,披头散发、身穿告状的衣服,在那又是跳又是唱,诉说她的冤屈:

“八月十五啊月儿正明,伟杰我来到市政厅,找政府不是来上访,过往的君子倾耳听。我本身电视台一弱女,大学毕业五年整,虽然品貌美如仙,没有关系难出镜。薄哥哥当市长把我提拔,为报恩小妹妹以身相送,实指望情意重恩爱长久,没想到大官人翻脸无情。在床上说什么海枯石烂,提上裤一抹脸一本正经。可怜我痴情女被赶出门,莫耽误薄市长锦绣前程……”

张伟杰一开口唱,市政府门前往往是人山人海,不仅薄熙来脸上挂不住了,谷开来也气得要死。于是,谷开来找到市长办公室的薄熙来秘书吴文康,让吴把张伟杰抓到精神病院“治病”去了。

半年后张伟杰出院后,她不去市政府了,而是到北京上访。她把和薄熙来的爱情故事装订成册,见人就发,见邮筒就寄,收信人的姓名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上上下下、反反覆覆。2003年薄熙来下令,让大连国安局的车克民,以她涉嫌给日本特务出卖国家机密的藉口,把她抓进监狱。后来又转到大连第一看守所关押。那时,张伟杰真的疯疯癫癫了。

谷开来还专门去看守所看过张伟杰一次。不过,不是去探视,而是去审讯。谷开来问张伟杰,她这么闹的目的是啥,张说:“让他给我一个名分”。谷听后气得骂人:“妳想要钱,还想要名分,妳去死吧!妳什么也得不到!”

据说,就在谷开来审讯之后的第二天,张伟杰精神病复发,她被一辆神秘的面包车拉走,从此在人间蒸发了。后来有人看到一个漂亮女疯子死在路边。

面对薄熙来的荒淫,争强好胜的谷开来心里很难受,两口子吵架斗气的时候也不少。薄熙来无耻地说:“哪个男人不好色?越是生命力旺盛的越好色。你看毛泽东多少女人?这是本事!”薄还讽刺谷开来像个农村妇女,把忠贞看得那么重。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爱是一回事,生理欲望是另外一回事。他哄谷开来说,他只是和那些女人解决生理需求,心里爱的只有谷开来一个人。

当然这套说辞谷开来不信,但谷也是个新潮人物,对忠贞的爱情也是持反对态度。在她看来,人的生活环境在不断变化,怎么能要求一个人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呢?这怎么可能呢?

于是从一开始,两人的婚恋就是建立在现代人变异的思想观念上,在他们看来,只要两情相悦,又何必天长地久?这是很多当代中国人的婚恋观,于是才有那么高的离婚率,才有那么多女人愿意跟薄熙来上床,靠出卖色相换取利益。

薄谷两人都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婚姻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交易,一种联盟,今天跟你结盟,明天跟他结盟,特别是搞政治的人更明白,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此一时彼一时也。(待续)

|<< << 1 2 3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