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魔兽 ──谷开来的真实故事 >> 魔兽 ──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一)

|<< <<1 2 3 4 >> >>|
魔兽 ──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一)


利用薄熙来的势力,与利益人士挂勾,谷开来律师业务蒸蒸日上,顾问费水涨船高,每年营利收入上亿人民币。(新纪元资料室)

 谷开来是中共将军之女,谷家在中共高层权力恶斗中有梦呓般的浮沈。在中共体制之下,狡猾的能力更易被塑变成邪恶。薄谷开来对权力、金钱和成功的强烈欲望追求下,在缺乏道德原则的斗兽场中,变成一头嗜血的魔兽。本刊从本期起,将连载薄谷开来的真实故事。

来源:新纪元周刊 作者:王华

中国检察机关7月26日正式对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进行起诉,罪名是谋杀。西方媒体分析认为,中共选在伦敦奥运会开幕之前一天,轻描淡写地对此案进行报导,意在降低中国人对此案的注意力。

北京的高干子弟圈子中有人认为,即使谷开来不和薄熙来结婚,她也会是个野心勃勃的“女太子党”,贪欲和冷血的谷开来会在红二代中凸显其对权力强烈的欲望。

将军右派的五朵金花

谷开来的父亲是原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第二书记的谷景生将军。谷景生算是中共早期革命者,是1935年12月9日的“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官方称,这是中国青年自发组织的“反分裂、反割据爱国运动”,其实,这是中共暗地里组织的一个反对国民政府的“反政府运动”

谷开来的母亲范承秀,据说是北宋名臣、文学家范仲淹的后代,是抗战时期中共所控制的游击区太行山区的著名才女与妇救会干部。

范承秀一直想要个儿子,但却接连为谷景生生了五个女儿。五人依次为:谷望江、谷政协、谷望宁、谷丹和谷开来。谷开来的三个姐姐都下海经商,据说都是资产过亿美元。而四姐谷丹也嫁给文革期间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之子,而正是因为这个四姐的婚姻,才把谷开来和薄熙来联系起来。

大姐谷望江生于1947年,早在1990年代初就到香港经商,她在1992年就透过和谷望宁组建的“喜多来公司”,以1,325万元购入阳明山庄九座环翠轩16楼57室,面积2,620方尺;1999年又以建莱集团的名义,用2,240万元购入上层17楼57室,2010年谷望江以8,800万元、尺价1.68万元一并出售该两宅,光这笔生意就净赚逾半亿人民币。谷望江最贵重的资产还包括深圳上市公司“东港股份”30%的股份,主要业务为印刷安全票证、制作银行卡、彩票发行等,近年来赚了不少钱。

三姐谷望宁和大姐1991年在香港开设喜多来集团,该集团拥有20多间合资及独资公司,业务广泛,包括钢铁、印刷、造纸、包装材料、船务工程、环保、建筑材料等,其市值20多亿元人民币。

二姐谷政协是中国数一数二特大型国企“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纪委书记,该国企涵盖工业、农业、交通、能源、建筑、轻工、汽车、船舶、矿山、冶金、航空太空等国民经济重要产业领域,2011年的资产额为人民币1,392亿元。

四姐谷丹的丈夫是李小雪,原中国证监会纪检书记,是中共元老、前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儿子,也是薄熙来前妻李丹宇的亲哥哥。

谷开来生不逢时童年苦难

1957年中共开始反右。范承秀被打成右派和反党集团头目,和全国55万官方公布的右派一样受磨难。据说在解放军全军中,妻子被打成右派的将军,只有谷景生一人。


谷开来的父亲谷景生。谷开来虽是中共将军之女,但“生不逢时”,有相当坎坷的人生经历。(维基百科)

大陆作者洪春宝在《倾城祸水谷开来》一书中写道,当时组织上找到谷景生,要求他和妻子离婚,谷景生一口拒绝:“我最了解范承秀,她15岁就入了党,早把一切都交给了党。说她反党,是天大的冤枉!如果我和她离婚,那是把她推上绝路。至于我自己,随便组织怎么处置安排。”

谷景生因此被打入另册,并在文革初期即被打倒,后来又被扣上十大罪名,再受迫害12年,出狱后被宣布永远开除党籍,直到1979年才被平反。

谷开来出生在1958年。她没有赶上父母春风得意的时候,恰恰相反,她是最“生不逢时”,差点无法来到这个世界。

范承秀被打成右派时,她腹中正怀着她的第五个孩子,他们期待这个是个儿子,可1958年11月15日生下来的却是一个女儿,这就是谷开来。关于谷开来的生日,她常自称是1960年出生的,18岁考上了大学,不过据《人民日报》上“铁骨铮铮的谷景生将军”介绍,她是生在1958年的。谷景生给这个最小的女儿取名为谷开莱。

谷开来几岁时,父母就被关押,四个姐姐都被赶到山西农村。

谷开来在北京初中毕业已是1971年,她没有下乡当知青,但她的几个姐姐都下乡。林彪倒台之后,谷家的处境稍有好转,谷开来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一家副食店卖肉。胸怀大志的谷开来不满足当“肉店里一枝花”,她想学得一技之长进文工团,于是她开始学弹琵琶,并自称很快“达到专业水平”。后来在与马俊仁打交道时,她这样介绍自己:毛泽东死后那部纪录片的琵琶伴奏就是她演奏的。这事还没人能证实。

不过,“谷开来很聪明”,这是谁都承认的。1978年她以数学几乎零分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主要靠的是她的作文答卷才情过人。她考上了北大法律系。有报导说,谷开来的名字是那时她父亲给她改的,而不是她宣称夫妻恩爱时由薄熙来改的。谷景生希望这个最有出息的小女儿能彻底摆脱父辈的厄运,能继往开来,前程通达,于是把“莱”改成了“来”。

大学初恋经历惨痛

1978年,20岁的谷开来来到北大后不久,她的父母都平反了,她也恢复了高干子女的身份。于是,她以自己的年轻、貌美和能力,很快成为高干子女圈中的名人。那时北大流行舞会,谷开来几乎成了每次舞会的皇后。不久,她看上了一个高大、英俊、沉默寡言的小伙子:张二军。


谷开来就读北大时,不拘礼法偷尝禁果,初恋经历惨痛。图为北大校园。(维基百科)

张二军的父亲是四野中南某省军区的司令员,和谷景生同是1955年授予的少将军衔。两人门当户对,张二军长得帅气、英武、浓眉大眼,谷开来生得娇小玲珑、妖气,很快两人就坠入情网。

在读大二时,两人已经发展到经常亲吻、抚摸、甚至有性关系,据说是谷开来主动关灯、暗示对方进一步行动的。不久,谷开来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这种事要是被学校发现,是要开除学籍的。张二军知道后吓坏了,一连几个星期都没有露面。

谷开来没有哭,也没有闹。她一声不吭,在姐姐们的帮助下,背着父母做了人工流产手术。从此以后,她与张二军绝交了。姐姐们发现,这个小妹妹,年纪虽小,却是个不拘礼法的厉害人。

大学本科谷开来学的是法律,毕业后她考上北大的研究生,读的是国际政治学。后来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就是这位政治硕士当“高参”的结果。

北大初识薄熙来

谷开来和薄熙来都是1978年考上北大的,不过一个在历史系,一个在法律系。

谷开来的四姐夫李小雪是薄熙来第一位妻子李丹宇的亲哥哥。

文革期间,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被打成特务和反党集团首领,薄熙来偷汽车被捕出狱后,在北京五金机修厂当了一个工人,那年他23岁。工厂的生活是枯燥无味的。当时也有人给薄熙来介绍对象,但他最后选中的是女军医李丹宇,因为李丹宇的父亲李雪峰曾是北京市委书记,而且当时在军队当医生,比在一个工厂当工人,地位和条件高很多。

李雪峰是中共最著名的七大代表,他在文革初期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时的地位,比现在的北京市委书记要高不少。据文革初期官方排队,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处的阵营如下:书记为邓小平、彭真、王稼祥、谭震林、李雪峰、李富春、李先念、陆定一、康生、罗瑞卿,候补书记为刘澜涛、杨尚昆、胡乔木。从这一串著名人物的名单排序上,就能看到文革初期李雪峰的地位很不一般。

薄熙来凭藉自己一米八六的身高、英俊相貌和朗朗口才,把相貌平平、年龄偏大的李丹宇迷得神魂颠倒,她不顾父母的反对,铁了心地要嫁给这个叛徒的儿子。1976年,当时已经因林彪事件而被隔离审查的李雪峰终于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婚后一年的1977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取名薄望知,看来薄熙来“希望人们能知道他”的愿望十分强烈。

1982年,薄熙来新闻系硕士毕业后,先后被分配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和中央办公厅工作。那时薄一波早已官复原职,当上了国务院主管经济的副总理,而此时的李雪峰已因文革后期站错队而被开除党籍,薄家和李家的处境刚好颠倒过来了。薄熙来与李丹宇有政治考虑的婚姻,加上文化层次的差距,性格的冲突,面临挑战。

1984年,谷开来还在北大读研究生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薄熙来遇到谷开来,两人以亲戚身份在一起喝咖啡,不过薄熙来却对小姨子大诉苦水,把自己的妻子描述成一个面目凶悍、脾气暴躁、粗鄙不堪、趾高气扬的女人,并称自己被折磨得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薄熙来还大谈特谈自己的政治抱负,他说自己马上要到辽宁基层去锻炼,以便成为第三、第四梯队的接班人。“刘源、习近平等人都下去了,我们这种人,只有下去,才能上来。”

薄熙来这番肺腑之言,让谷开来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兴趣。在她看来,他遭受婚姻的折磨却没有丧失欲望,而且他是那么能言善辩,加上谷开来本来就是个不受条条框框限制的女人,她的性格、爱好和想法很多都跟薄熙来类似。最关键的是,谷开来本人也有不小的政治野心,两人很有共同语言,于是很快两人就打得火热,成了明铺暗盖的情人。

跟到大连和薄熙来同居

由于李丹宇坚决不离婚,并以“破坏军婚”的名义,到中央书记处、办公厅、中纪委、和北大、中央军委、全国妇联等地上告,离婚官司打了四年,李丹宇的控诉信写了上百万字,哪怕薄熙来到了辽宁金县,谷开来也跟着去公开同居了,也未能让李丹宇放弃。据洪春宝调查,谷开来先后两次为薄熙来人工流产,但李丹宇还是不同意离婚。

据说薄一波曾出面去找李雪峰,希望李家能网开一面,谁知李雪峰的回答是:“除非我死了,否则那小子甭想回北京!”1987年,当谷开来在金县再次怀孕时,薄一波强行让法院判决了薄熙来与李丹宇的离婚,谷开来是大着肚子穿婚纱的。当年12月17日生下一个儿子,由于代表了两人的爱情终于瓜熟蒂落,于是儿子被起名为“薄瓜瓜”。

据名记者姜维平介绍,薄熙来与李丹宇离婚时,李还控告薄拒绝支付给儿子薄望知每月40元的抚养费。当时的40元是很值钱的,那时国家给贫困大学生每月的生活补贴只有15元,就能维持基本生活。

那时薄熙来已经到金县当县委副书记,原金州法院院长姜志远看到李丹宇的控诉信后,就约见了薄熙来,不客气地说:“孩子虽然判给了他妈,但毕竟是你的骨肉,怎么能不拿钱啊?你不付钱,他们怎么生活?”薄熙来无言以对。但事隔多年,薄当了市长和书记后,就开始报复这位姜院长,故意找人搜集他的材料,暗中操控人大审议法院报告,年年出难题,并指使纪委反覆调查和恐吓他。虽然最后没有查出罪状来,却把姜吓病了,最后死了。

从对待前妻孩子这件事情上,不但能看出薄熙来的残酷,也能看出谷开来的心狠。

谷开来对记者这样宣称:“1984年那年,开来和中央美院的傅天仇教授到大连金县考察一个环境艺术课题,薄熙来当时是那儿的县委书记。他也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当时这位高材生蹲在荒凉的海滩上,和当地的农民兴致勃勃地策画出了一个关于环境艺术与农村经济发展的前景……他很像我父亲那种极为理想主义的人。他住在县委一个像是永远也扫不干净的小脏屋里,用放在桌下的一个破纸箱里的小苹果招待我和教授,然后开始大谈他的想法。于是两人从相识到相恋,到结为夫妻。”

据著名记者姜维平调查,早在北京大学读书时,两人就开始明来暗往,原香港《文汇报》驻广州办事处林副主任,曾经和谷开来是大学同学,同住一个宿舍,她证实那时薄熙来就经常来找谷开来,当时薄还没有离婚。为了掩饰第三者插足的嫌疑,谷才编造了上述谎言。姜维平因为写揭露薄熙来恶行的文章,被薄熙来无端关进监狱六年。出狱后,姜维平更是成了薄熙来的克星,很多揭发薄熙来夫妻俩罪行的资料,都是姜维平调查收集的。


早在北京大学读书时,谷开来就和有姻亲关系的薄熙来明来暗往,其后并跟随到大连和薄熙来同居。图为大连附近一海滩度假胜地。(AFP)

对权力极度执着

童年的痛苦记忆,父母的悲惨经历,让谷开来在手握一把刀卖肉时就下定决心,要靠自己的才干,干出一番事业,来光宗耀祖、炫耀自己,让人们明白,光有女儿的谷家,“五朵金花”比“五只老虎”还要强,谷开来一直想用自己的一生来证明:女人一点也不比男人差。深谙社会现实的谷开来也深知,在中共专制极权社会,权力与财富是对双胞胎,只有有了权力,才能获得更多的财富。要想让谷家人翻身,没有政治基础是不可能的,有了权,才能有钱,这也是她热中于政治的根本原因。

谷开来政治学硕士毕业后,没有进国家机关如法院、检察院或研究所,而是选择了去当律师。在80年代,中国大陆的律师地位不高,收入也很难保证,谷开来放弃旱涝保收的国营单位,要自己当个体户。她是中国文革后第一批拿到律师执照的人,跟后来薄熙来打李庄的后台傅洋(中共元老彭真之子)一样,是中国第一批律师,而且她是第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律师事务所的人。

谷开来助薄度过从政难关

80年代后期,薄熙来遭遇了从政起步的第一个滑铁卢,在辽宁金县镀金时,差点翻船被赶出辽宁(详见本刊《当代奸雄薄熙来》),而“拯救”他的就是他新婚的妻子谷开来。

不懂农业的薄熙来到金县后,整天背个相机东游西逛,一会搞农民铜管乐队表演,一会建什么关向应广场,再不就搞拳击比赛、美女服装模特学校等等。当地官员非常不满,他们认为这些花架子既不能使田里长庄稼,又不能使金州的乡镇企业增加经济效益,而且劳民伤财。数十个地方官员联名上书市委、省委,建议有关部门调离此人,另做安排。

与薄熙来同时从北京来的张某某,也被告不懂农业,张脸皮薄,就主动打报告要求到市属某企业工作,从此淡出官场。但野心极大的薄熙来不同,他认为从政第一步落败,以后绝难再翻身。他派年轻貌美、能说会道的太太谷开来四处活动,对一些地方官员展开妇人外交公关。

谷开来先求情于大连市委书记毕锡桢,没被理睬,后去找副书记高某。假如高书记亦把她拒之门外,薄熙来的仕途可能就此完结。姜维平评论说:“但悲剧恰恰产生于高某人性中的善良与软弱,他当了寓言故事《农夫与蛇》中的农夫,并被女人的眼泪迷住。当他耐心听罢谷开来的诉苦,又在脑海中闪过那些上诉信的内容。虽然凭藉他多年在省纪委任书记的经验,他判断材料属实,薄熙来的确不适合当官,特别是当基层的父母官,但问题是,关键之时救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图。……这时或许高某除了行善,亦可能同病相怜,才温情细语安慰谷开来,并答应帮助薄熙来度过难关。随后,他召见了诚惶诚恐的薄熙来,并把金州开发区等相关干部找来,耐心协调、引导,奉劝大家从大局着眼,宽容薄熙来,又做通了市委几个常委的工作,使大家放他一马,这才使他转危为安。”

六四差点死在北京

1989年“六.四”期间,谷开来带着不到两岁的薄瓜瓜还住在北京。6月3日戒严清场的深夜,薄瓜瓜突发高烧,谷开来在家中手足无措,急着要把小孩送医院,但家人都认为已经军队戒严,不能出门,就在家里吃点药、用物理办法退烧。谷开来执意要送到医院打针,最后薄一波让自己的司机送媳妇、孙子去医院。

车开出不久,即被戒严士兵要求停下,但谷开来心急得像火烧一样,催司机不要理会,继续前行。那时候戒严部队都是从外地调入北京,不可能知道这车是薄一波的,更重要的是清场死命令已经下达,遭遇反抗即可开枪,于是戒严士兵开枪,打死了司机。

这事在中共高层内传开,让薄一波非常尴尬。为此薄一波很生气,在家庭会议上,薄一波用拐杖敲着地板,对谷开来说:“为什么没把妳打死啊!”

“六.四”屠杀不久,谷开来来到大连。据去机场接她的大连作家邓女士回忆,谷开来拉住她失声痛哭,一边泪流满面地痛哭,一边讲述北京血案……那一刻,她作为一个女性与北大法律系毕业生,还良知未泯。但在见过丈夫薄熙来之后,谷开来立即变得冷若冰霜,从那以后,谷开来再也不谈论她的“六.四”亲身见闻了。对中国现实政治的冷酷有更深刻了解的薄熙来,显然“教育”了他仍有些理想主义色彩的妻子。

在大连时,谷开来很喜欢和文学艺术界的人交往。她让儿子跟邢良坤学陶艺,自己跟张兴君学国画,还让作家宋协龙给自己的父亲谷景生写自传。当时在金石滩风景开发区的宾馆里,谷开来为父亲常年租用了一套房子,当然是不用她自己掏钱的。宋协龙辛辛苦苦帮谷景生写“一二.九”回忆录,眼看就能往上升了,由于姜维平在香港《前哨》杂志上发表了揭露薄熙来贪腐的文章,薄当时怀疑是宋协龙写的,于是宋被变相贬职,白辛苦了一场。

谷律师的第一桶金

开来律师事务所是1988年开张的。当时谷开来只是个助理律师,按规定是没有资格开办律师事务所的,但由于薄熙来的关系,她在金县的金丰宾馆租了几间办公室,开始了律师业务。

据洪春宝介绍,送来第一桶金的人叫徐明,就是那个在日后成为薄熙来四大心腹之一的徐明。薄熙来被抓后,徐明招供的材料最吸引人,因为徐明不但负责给薄熙来提供了上百个美女供其淫乐,还负责管理薄的国内小金库,向200多个记者文人给钱,令他们不断给薄唱赞歌,这就包括给了北大教授孔庆东100万的科研经费,给了乌有之乡、百度等无数广告和资金等。


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开业之初,送来第一桶金的人就是日后成为薄熙来四大心腹之一的徐明。(新纪元资料室)

当时的徐明还只是一个建筑工程的包工头,连自己的公司都没有,他想成立一个建筑公司。从大连电视台的新闻报导中,徐明看到开来律师事务所的信息,立即着手聘请谷开来为他的私人律师。

谷开来开价说:“要我们做你的常年律师顾问,你每年都得出这个价。”说着她伸出五个手指,意思是5,000人民币。这是当时的市场合理价。

徐明转身出去,从汽车上取回一个行李箱,把里面50捆面值100元的钱一一取出,放在谷开来的桌子上:整整50万人民币!

谷开来花容顿失,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现金!她以为徐明搞错了,要让她专职为他工作,哪知徐明说:“我哪敢把您挖到我的公司呢?我只是请您在法律上给我把一下关,我听说美国律师跟客户谈话,每小时200多美金呢,我这点钱只够跟您聊几次天的。”

谷开来这次明白,徐明并非等闲的一般暴发户,以后必定是商界奇才。其实,徐明知道谷开来的背景,在从事战略资源的投资。很快,徐明的投资得到丰厚的回报,不过谷开来帮他成立了大连实德机械化工程公司,还帮他承揽了胜利广场、星海广场、金石滩国际高尔夫球场等工程,徐明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1995年,谷开来协助徐明从建筑业转型到化工建材业。同年徐明成立实德集团,从德国引进设备。2000年,在谷开来的策划下,实德集团从万达手中全资收购了万达足球俱乐部,同时开始向石化产业转型。

2003年实德集团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化学建材生产基地。截至2006年底,大连实德集团拥有总资产157亿人民币,员工6,000多,产业涵盖化学建材、石油石化、金融保险、文化体育以及家用电器等。在2006年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中,实德名列第46位。

大连企业争相聘任

徐明的创业故事很快传遍全大连,所有大连企业家都相继明白,并不是徐明聘请的律师有多大本事,而是律师的老公是太子党的大连市长,她的丈夫手里握着审批各种项目的印把子,能点石成金,让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一夜间变成大富豪。

于是,开来律师事务所的生意蒸蒸日上,数百家企业聘请了谷律师为常年谘询顾问,以便藉机向市长进贡,做感情投资,这样名正言顺,也不违法。而且水涨船高,每家的顾问费都没有低于50万一年的,到后来,想聘请谷开来做顾问的企业还派不上号,因为谷开来找不到那么多律师来给这些企业充当顾问。

当时大连其它律师事务所生意很难做,唯有谷开来设在中山区青泥洼桥的百丽大厦六楼的律师事务所却生意兴隆,20~30个职员每天都忙不过来。因为只要是谷开来接手的案子都会赢,法院对她承办的民事诉讼案件无理亦让三分,谁都怕薄市长公报私仇。谷开来很少在法庭上亲自辩护,却雇有数十人对外承办律师业务,而收费数额又不透明,令外界议论纷纷。

在谷开来的名片上,她的律师事务所不仅在北京、大连有办公地点,而且在香港以至美国纽约都有分部,特别是她与美籍华人程毅君创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后,业务拓展到房地产谘询等多种领域,凡是来大连投资的中外企业,基本上都找谷开来谘询,以便给薄熙来上贡。

据说,当时谷开来每年的营利收入上亿人民币。要知道,那时的人民币购买力比现在高很多。

狡兔三窟

官方媒体介绍薄熙来一家的简朴生活时说:“1996年以前,谷开来和薄熙来一直住一套普通居民房,有一个六平方米的厅。厅里挤着饭桌,来人进门就得坐饭桌边。门外常常是满满当当的人--百姓们随便都可以来堵市长的门。市长午夜前又不会回来,市长妻子的哥们儿够意思地忙着接待各种素不相识的面孔。”

可是真实情况截然不同。谷开来在北京时,薄熙来是经常利用公款坐飞机往返金县和北京,后来他们把家安在大连老虎滩附近的海军大院。那里空气清新,依山傍海,景色优美,而大连舰艇学院绝对安全,外面有士兵全天24小时站岗。另外,吴胜利当院长的海军学院是中国海军舰长的摇篮,此处信息灵通,直通京城,与这些人结交,有利于日后在中共高层发迹。

据姜维平调查,薄熙来在大连占据多处房产。90年代后期,薄熙来在位于大连海边风景区的八一路仲夏园中有一个别墅,约200多平方米,白颜色,外镶瓷砖,共二层,十分典雅。当了大连市长后,薄熙来又以上班远不方便为由,在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98号的万达公寓占有28层楼面的三套住房,每套均一百多平方米,即便是在升任省长、商务部长之后,他也没有退出此房。

1993年,薄熙来当上了大连市长,那天,薄熙来心情特别好,下了好大的决心要请市政府所有的副市长吃饭,消息传出,大家很是高兴,薄熙来的秘书通知,每个人可以带上太太。不用说,去的七、八个人当然还要带上贵重的礼品。他们本来以为应邀到市长家中坐客,一定会享受到最高的礼遇,不料进了大门才知道,什么菜也没做,桌子上空空如也,只是司机去买回一大堆东西,谷开来对着大家傻笑。

薄熙来建议说:“你们一对夫妇一家,各做一个菜吧!比一比谁好?”大家有苦难言,不过他们也知道,谷开来不可能屈尊服伺他们这些副手,若叫车克民秘书做吧,又怕有人背后乱讲,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尴尬局面。

薄熙来不喝酒,怕酒后失言,但那天他喝了一杯长城干红酒,侃侃而谈,讲了半天大家才明白,上面对大连不放心,从株州市派来了曹伯纯当大连市委书记,薄市长不喜欢这个精明的小个子,提醒大家别与曹走得太近,近了非倒楣不可。

大连的江青

谷开来不会做家务,开律师楼也不对社会负责,在大连,与她有关的烂尾楼就有好几处。据姜维平回忆,在富丽华酒店附近最早投资筹建宝珑新世纪大厦的台商,因为办的一本刊物上有所谓开来律师信箱,大肆鼓吹谷开来这个无名律师。后来此台商与中方合作的大化公司产生经济纠纷,消失无踪,令此地产成了烂尾楼。

另一实例是原大连甘井子区海茂村农民金某,通过关系自大连运输公司得到位于友好广场的一块地皮,筹建了所谓天源大厦,但实际上资金不足,明是开发,实是炒地掘金而已。但开工典礼上,谷开来去了,明显是为这个个体户助威。

还有大连金座大厦。据说有人看到这家开发商老板,在深圳开着车上街,给谷开来和薄熙来购买了很多高档衣物后,这个老板就得到了这块地皮。但后来由于各种纠纷,这栋楼变成了烂尾楼。


谷开来开律师楼并不对社会负责,藉由出面协助不法开发商炒地皮而掘金,在大连制造好几处烂尾楼。(AFP)

吹捧薄熙来的所谓“大连21世纪建设成就展”,就是由程毅君代表谷开来出面承办的,这个展览也让谷开来大大地赚了一笔。

谷开来在大连时,不但用律师楼赚钱,她还喜欢与文化人交往,直接插手大连文联的人事安排,把自己看中的人推荐到肥缺的位置上。谷开来经常出席各类公关活动,还创办了“中国民俗文化研究所”,每年收取数百万元的赞助费,再用经济利益笼络文人,让这些人吹捧薄熙来和她本人。她还跟著名画家学画写意山水,让儿子常到陶艺家学艺,以至于大连新闻界人士戏称她是“江青!”

不过谷开来比江青有远见。她深知中共官场的黑暗和内斗的残酷,中共官场如同战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旦被整肃便会人财两空。早在90年代初她就在北京亚运村买了商住房,把律师所办到了香港和纽约,1997年她就拿到了新加坡的绿卡,2000年她把12岁的儿子薄瓜瓜和巨额财产转移到了国外,薄熙来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裸官。如今薄熙来一家在美国纽约、香港、新加坡、加拿大温哥华等地拥有无数的房产。

看不起软弱的男人

1997年9月12日至18日,中共第15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薄熙来梦寐以求的是想当上中央委员,但当时他只是一个市长,薄一波亲自找江泽民求情,给儿子索要了一个列席代表的名额,但是有被选举权。薄一波为了给儿子当选大造声势,特意捐款30万元给希望工程,报纸到处宣传,不过那些钱都是以题字为名巧取豪夺得到的。据说要让薄一波题个字,每次润笔费没有八万十万的根本不可能,连黑龙江齐齐哈尔大北集团请他题字都收了不少银子。

同时,薄熙来还让人从北京请来写报告文学的高手陈祖芬,为他写了十多万字的〈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文章以薄熙来个人自我吹嘘的介绍为依据,以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以女性深情细腻的感情,塑造了薄熙来光辉灿烂的“伟光正”形象。“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干好活最开心。开心地干好活最开心。干了好活老百姓最开心。老百姓开心了,政府最开心……哪里有这样的市长,哪里的人民最幸福!”不过由于有很多不实之词,弄巧成拙,引来嘘声一片。

15大上薄一波抱病出席大会,给江泽民以强有力的支持,薄熙来也当上了296个列席代表之一,但在选举中共中央委员与候补委员时,他受到以闻世震为首的辽宁代表团的集体抵制,竟一票难求,2,048个人中没有一个人投他一票,连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也没投他一票,薄熙来得票零分,这令他非常恼怒,也非常伤心!

15大没当上中央候补委员,回来后薄熙来就病倒了,在大连友谊医院躺了20多天,连谷开来也瞧不起他,不去看他,只有吴秘书前后左右照顾他。不过很快薄熙来就精神起来了,他深知前面的路还很长,他需要继续奋斗。

谷开来心高气傲姿态强硬,她看不起“不坚强”的男人,哪怕是自己的丈夫,“没出息了,那就不要了”。


|<< <<1 2 3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