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北京暴雨成灾 死亡人数成谜 >> 北京暴雨到底几年一遇?名主持:老天爷背黑锅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北京暴雨到底几年一遇?名主持:老天爷背黑锅



【大纪元2012年07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近日,北京大暴雨不断传出灾情,官方的死亡人数更令外界质疑,北京防汛指挥部总工刘洪伟在官媒称“预报、预警、预案非常到位”,遭到大陆民众猛烈抨击。而官方有三家媒体分别以“40、61、500”年一遇来报导这次北京特大暴雨,有民众火暴地问:“到底是几年一遇?”

到底是几年一遇?知名主持人:老天爷背黑锅

近年来,北京“逢雨必淹”,官方报导,7月21日中午至22日凌晨的特大暴雨已致北京受灾人口约190万人,其中房山区80万人,受灾面积达1.6万平方公里。据初步统计北京市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对于北京大雨,官方喉舌《新华网》标题是“北京昨日遭遇61年最大暴雨 灾情已致10伤亡”;《中国新闻网》标题是“京遭遇近40年最大强暴雨 3人死亡近百学生被困”;《重庆商报》的标题则是“北京遭遇500年一遇暴雨 37人遇难”。

《重庆商报》报导称,本次降雨总量之多历史罕见,全市平均降雨量170毫米,城区平均降雨量225毫米,为北京市最大的一次降雨过程;降雨历时之长历史罕见,强降雨一直持续近16个小时;局部雨量之大历史罕见,全市最大降雨点房山区河北镇为460毫米,接近500年一遇。截至22日17时许,死亡37人。

《新华网》报导称,截至今天(22日)凌晨2点北京城区降雨量212毫米,这也是61年来北京经历的最大强降雨。

《中国新闻网》报导称,北京21日遭遇了进入主汛期以来首场暴雨袭击,暴雨时间长、强度大,为40年来最大。部分低洼地区和路段出现积水,交通被迫中断。另据报道,北京今日强降雨已导致3人死亡。近百名小学生被山洪围困。

对此,北京知名主持人胡紫微在其微博上写道:死亡人数由10人攀升至37人,你才知道原来又一次胜利已经取得;去年百年一遇今年60年未遇,可查查资料63年和80年北京豪雨均超当前,你才知道老天爷可以背黑锅;气象局称短信预警存技术障碍,移动回应全网发送即时畅通,你才知道脸皮厚无惧掌掴;200毫米降水北京成泽国,你才知道下水道隔着世界和中国。

与北京市诸多积水区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位于北京权利中心地带建于几百年前的紫禁城,虽然经历暴雨,但紫禁城却安然无恙。根据历史记载来看,不管下多大的雨,故宫内从没有出现雨水阻塞的现象。

北京暴雨灾情惨重 学者炮轰当局失职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北京房山、门头沟等灾情惨重。而北京市委常委牛有成说:“抢险工作预报准确、干预到位、部门联动、科学调度,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取得了抗洪抢险的初步胜利。”市委书记市长郭金龙说:“要确保社会稳定,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

北京朝阳区“小涌的蜗壳”表示,北京防汛指挥部总工刘洪伟,刚在CCTV新闻讲了三个非常到位:预报非常到位、预警非常到位、预案非常到位!我一定要把这条微博发到位。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范忠信表示,八九小时暴雨,数十人死亡,财产损失数百亿;不见失职反省,只见歌功颂德!市民声讨震天,却无一人道歉!最民主的国家,最开明的政权,最英明的领导集体,难道不该“引咎辞职”以示负责吗?如果有一人主动引咎辞职,也让我们看到一丝希望!

社科院学术杂志副总编梁幕天表示,办得了世界最奢华的奥运会却修不好城市的下水道;造得出原子弹、航空母舰、太空飞船却守不住领土内几座无人小岛;万亿财税收入年年增长却要人民延迟领取退休金;援助世界各地本国却还有孩子无学可上;我们真的是世界老二,还是真的二?

中国当代知名历史学家雷颐表示,野三坡属河北涞水,是北京人喜欢的度假处,前天暴雨的重灾区,不少人在此度假到现在无消息。请教:他们打110报警第一回应应是河北警方还是北京警方?如有不幸者,应由河北统计还是北京统计?进一步说,这种跨界地区的安全、紧急情况时应由哪方首先出动、负责,平时应有预案。

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表示,一场大雨,北京牺牲了37个人。官员们讲的是预报预警预案非常到位,而死难者家属却仍在悲伤之中。对此应当防止三个掩盖:自然灾害不能掩盖防灾工作的没到位。抗灾中英雄行为不能掩盖一些官员的失职与带来的巨大损失。民众的无私救助事迹不能掩盖发涝灾财的丑陋行为。实事求是才能让社会和谐发展。

北京媒体人贺延光表示,什么屁精神!其实,灾难会使人的善与恶本性凸显。唐山地震,抢劫潮7天后开枪才逐渐遏制;北川地震,倒歪楼房每扇窗都闪着电筒光,像时明时暗的鬼火,全国的小偷都来了;洪水面前,贪官清官一起抗灾,众人已全无退路;北京暴雨,同现自愿救援和趁火打劫——只有真实报导正与负,社会才能完成扬善抑恶!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表示,大雨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足够预警;更可怕的是拍胸脯说工作“非常到位”;更可怕的是强调60年一遇;更可怕的是没有一个人道歉;更震惊的是还贴罚单;贴了罚单还抵赖直到铁证如山;更可怕的是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最可怕的是把悲剧当喜剧演;最最可怕的是你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