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北京暴雨成灾 死亡人数成谜 >> 大雨让北京露了馅 江家帮北京寨主贾庆林刘淇贪腐曝光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
大雨让北京露了馅 江家帮北京寨主贾庆林刘淇贪腐曝光

【大纪元2012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综合报导)21日,北京一场暴雨,湿了中国民众的心。偌大的北京城,眼底一片汪洋。仅仅两小时之内,这座巨大的中国首都,就陷入全面瘫痪:城区严重积水,交通中断,部份地区断电断线,地铁进水,地面塌陷,山体滑坡,死伤惨重……这场暴雨,让北京全市出现一幅崩溃景象。

一场大雨让北京露了馅,也让整个中国随之露了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北京百姓愤怒地说,看似一幅现代化模样的北京市,其实就是一座巨大的豆腐渣工程。

天庭震怒,天灾降临,深藏的人祸曝光,大雨将首都北京打回原形。

只顾面子工程 敷衍地下工程

专栏作家风清杨在博客中质问:为什么一座城市能够成功举办奥运,却扛不住一场大雨?

他在文章中表示,我们有最高的楼,却没有足够宽的下水道;我们有最多的交通管制,却没有足够好的市政管理。每当遇到水患时,有关部门总爱说的一句话是“暴雨十年或几十年一遇”,这不外乎还是想告诉大家这是天灾,想将责任推给老天爷。但即使是百年不遇,也不能成为城市管网建设止步不前的藉口。因此可以说,北京“7·21”暴雨造成的惨重伤亡,既是天灾,但更是人祸。



房山重灾区坨里 ,刚竣工的公路因这次大雨造成路面塌陷长达二百米,塌陷深度将近一米,此处造成多辆汽车被淹,还有多名路人落水,这坑爹的施工单位,这些事故谁来负责。(网络图片)



暴雨来袭,北京楼漏漏集体现形。一场暴雨,逼得北京众多“楼漏漏”现出原形。从保利茉莉,到孔雀城,再到东湖湾;从百万普宅,到千万豪宅,有其所的安居者全都被淋得透心凉。暴雨冲刷泥墙,裸露出来的是企业的良心。良心楼盘,你住上了吗?(网络图片)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问题学者胡星斗说,北京暴雨造成的瘫痪显示城市排水管网络及道路标准偏低,因此当遭遇特大暴雨时就会出现问题。

据北京防汛抗旱指挥部介绍,北京市政雨水管网多数是按照1年到3年一遇的标准建设的。远低于港台的排水量。

胡星斗说,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国官员喜欢搞很多面子工程。“表面上搞得光鲜亮丽,但是地下的管道、管网似乎就不太重视。”

他说在有些城市一度只顾面子工程,而地下的工程就轻视、敷衍。本来应该分开铺设的不同功能的排水管道,却合为一体铺设,各种水都在同一个管道内流。政府舍得开支的只是地面上的工程,也就是那些政绩工程、面子工程。



民众“乐活北京”:去年万寿路东街新铺的马路,路边的排水设施就是挖了一土坑,坑深10公分,然后盖上篦子。施工完毕!验收合格!曾经打过4、5个政府部门电话,皮球踢来踢去至今无人管。我相信这肯定不是唯一一条实心儿下水道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有图有证据!拈花:什么事情是你们办好了的?(网络图片)



释行风:亚运村金鼎轩门口塌了.在夜间驾驶的朋友要注意安全,请朋友们尽可能地绕行。(网络图片)

中共面子工程的背后隐藏着巨大贪腐黑幕

中国民众在网络上讨论说,确定兴建“国际大都市”的城市不少,但能够既重面子,也重里子,愿意把钱投在看不见的地下,能建出抵御百十年一遇洪涝的排水管道来,这样的城市,几乎没有。如此普遍的问题,只能是体制性的问题。

中共体制下,面子工程的背后必然隐藏着巨大的贪腐。当局大搞面子工程,开动脑筋创造出无数工程,自有捞不尽的油水。腐败大军纷纷伸手,染指各项工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层层吃水。不见阳光的地下工程,自然成了敷衍了事,偷工减料的目标。

一场大雨冲垮了豆腐渣工程,也揭出了江派北京帮多年来在北京大搞面子工程背后的巨大贪腐真相。

贾庆林掌控北京 贾家夫妇疯狂圈地

江泽民掌权期间,将心腹贾庆林从中国福建调到北京做北京第一把手,贾庆林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执政期间,强令拆迁,疯狂圈地,谋取暴利,令北京百姓民不聊生,对其强烈不满。老百姓说,贾庆林掌管北京,充当重大腐败的“保护伞”,大规模侵犯公民财产权和剥夺公民诉讼权。

2002年,北京居民周莉曾在网上发表文章,控诉当局以暴力对付拒绝拆迁住户,仅她本人所知的有名有姓、有时间、地址,公安流氓行凶殴打拆迁居民事件就几十宗。

周莉揭发称,以贾庆林为首的巨大黑金利益集团在北京大规模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北京的拆迁中到处都有残忍的逼迫行为和血腥暴力发生。

据悉,北京圈地运动涉及庞大利益权势集团,包括中共最高层领导人在内。其中,当时的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及其妻林幼芳涉水很深。

曾有京城官员笑言:这都是贾大人女婿的杰作。他圈地,转手后,就大赚一笔,但就苦了一班被拆迁的北京老百姓。据悉,贾夫人亦正“掌管”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一直积极参与首都的房地产开发。

贾庆林还组织策划了“平安大道”、“广安大街”的拆迁。老婆林幼芳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直接参与圈地运动。随后贾庆林又与市长刘淇、副市长汪光焘一起,打着“危房改造”、“申办奥运”的幌子开始指挥新一轮的掠夺。大多数被拆迁居民被迫到偏远地区安家。

周莉表示,这些人为着满足各自的贪欲,逼迫数不清的北京百姓签字,“买房”(贪污拆迁款后再逼迫居民借钱“买房”)、搬家,很多老人急得病倒或活活气死,又把多人逼疯。她的控诉信中说:“近十年京城的拆迁史和建设史,便是北京市民悲惨的落难史。”



@帝都全攻略:说好的钢筋呢????难道都用北京精神替代了???(网络图片)



“司机超载压塌大桥被判赔偿1,556万元 服刑4年”2011年7月,张某超载110余吨、开重型半挂牵引车拉沙石,将北京怀柔区宝山镇宝山寺白河桥压塌。近日,张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有期徒刑4年,赔偿北京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怀柔公路分局经济损失1,556万余元,车主父子负连带赔偿责任。(网络图片)

贾庆林治下贪官在北京至少吞近1,400亿

就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1999年3月提交人大的北京被拆迁居民的“特级举报信”举例,仅至1999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绝大部份为政府背景或权势人物背景)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就达952.7亿元(人民币,下同)。并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账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

据悉,中共中央联合督察组到各地督察,发现了大量官商勾结吞噬土地的罪行。仅北京市在1991年至1998年间,土地批租黑洞吞噬的公私财产就达近1,400亿元。光这个数字,就足以把贾庆林送入大牢。

2万2千北京人怒告贾庆林

贾庆林在执政北京期间,强令拆迁,谋取暴利,激怒北京百姓,2003年,2万2千北京人怒告贾庆林。在写给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及政治局常委的控告信中,他们提到:

“北京市各级房地产管理局串通不法开发商用造假帐虚构成本的违法手段洗钱,使以上总计1,380多亿元的国有资产和公民财产流入单位小金库和个人手中。”

“大量的违法房屋仍在出售、出租,违法者仍在继续牟取暴利。”

“当代和坤”贾庆林 江系重要成员

生性善于阿上拍马的贾庆林,在得到江的赏识后被迅速提拔,成为江系重要成员。1996年江泽民与陈希同展开权力斗争,陈失势下狱。江调贾入北京取代陈掌管北京市。

贾庆林在担任福建省委书记时,就与“贪污腐败”这个词脱不了干系。并被形象地称为“当代和坤”。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江以腐败罪治陈,却提升一个更为腐败的贾,取而代之。

据知,贾庆林任内不仅福建官场弊案重重,北京官场也腐败累累,先后担任两地最高职务的贾庆林,得到江泽民的死保,不仅免受刑事追究,更不承担任何责任,还平步青云,官至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位居第四号“党和国家领导人”。若在民主国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刘淇利用奥运会贪污至少2个亿

江当政以后出现的“上海帮”,和贾庆林、刘淇等被人称作的“北京帮”,都属于江家帮。

贾庆林的继任者刘淇,一直被认为对贾唯命是从。2008年奥运,北京被选中作为主办方,市委书记刘淇直接掌管着数以几十亿美元的奥运场馆、基础建设和城市改造的投资。

据已移民加拿大的参加过两个08年奥运会场馆建设的建筑商透露说,就他知道的,刘淇利用北京奥运贪污到自己口袋里的钱至少2个亿。

建筑商透露,他要想得到项目,就得首先给刘淇好处,然后才能进行中标,中标以后还得再对刘“表示表示”。

在建设工程的过程中刘淇随时随地来找他,不是要个奔驰汽车就是说什么什么事情需要急用钱。他不敢问,更不敢不给。

一次,刘淇对建筑商说:“其实我比你们难,我上面的人也需要‘打点’的,你知道‘打点’他们得是什么吧!”

刘淇是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他上面的人也就是政治局常委了。2008年3月,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陪同“奥运火种”抵京,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自到机场“迎接”。

有人说:政法委和“奥运火种”连的上吗?当然完全连不上,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周永康去机场推推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该建筑商透露,两年下来,光现金他就分5次给了刘淇700万。一辆奔驰560,一套北京大兴的600平米高档别墅。

建筑商说:“我只是一个不算大的开发商,那些比我大的开发商呢,项目更多的开发商呢!保守地说,这个奥运会就他刘淇个人进账2个亿,一点水份都不会有的。”

他说,这些中共官员无耻与贪婪得令人无法想像,官越大越贪婪无耻,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今天是官,明天可能就是囚徒。所以变本加厉地贪污腐败,给钱他们就收,不给他们就自己要。表面看着他们一个个好像正人君子,其实个个都是流氓。

首都博物馆新馆建设费涉贪高达16亿

今年5月被揭发出来,前《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任职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期间,与曾庆红、刘淇、贾庆林等相互勾结,涉贪首都博物馆新馆高达16亿元的建设费。事件涉及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中共常委贾庆林、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等中共要员。

而贾庆林、刘淇之流只不过是江泽民、周永康的马仔,江、周家族所贪污的巨款,更是触目惊心。

广西民主党李志友曾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的专制独裁是产生腐败、贪污的温床,‘腐败、贪污’就是中共这个怪胎先天的遗传基因之一。无论是行政官员的腐败,组织领域的腐败,人事上的腐败,商业上的腐败,还是司法领域腐败,莫不由此产生。”

北京特大暴雨展现了中共体制的贪婪邪恶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在她的文章《下水道凸显中国脆弱的城市生态》中写道:“中国北京、广州等城市用靓丽的现代建筑让纽约、东京等城市相形失色,但中国城市下水道系统却时常掀开中国现代化的光鲜裙裾,暴露出内在的种种不堪。”

文章进一步说,最近20多年是中国城市飞速扩张时期。由于公共工程沦为政府官员寻租重地,地面的道路、桥梁、建筑物成为豆腐渣工程,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城市的生态系统虽然离政治较远,但中国城市生态系统如此脆弱,却很能体现中共政府那好大喜功、罔顾民生、官员均以公共工程渔利自肥的腐败特色。

|<<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