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天津蓟县大火灾 >> 《中国记者调查网》对天津大火调查报导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
《中国记者调查网》对天津大火调查报导

【大纪元2012年07月09日讯】编者按:7月6日下午3时半许,天津市蓟县举行哀悼仪式,以悼念在该县莱德商厦“6.30”特大火灾事件中的罹难者。《中国记者调查网》于7月7日凌晨在天津发布的大火调查报导中说,据知情者透露,在这次灾难中先后至少有378人丧生,其中多为妇女和儿童,但官方统一口径称10人死亡。大陆民众对官方公布的这一死亡数据严重不信任,天津当局瞒报死伤数字引起强烈民愤。

事发后,天津当地媒体集体沉默。报导说,经初步调查,“证实是天津市委某主要领导所指示”,此人一再强调天津全体党员干部要高度统一口径,一致对外,讲大局、保民生、促稳定、求和谐,并下禁言令不允许任何人谈论这场火灾死人话题,不准参加悼念仪式,否则以党纪国法论处。

报导还说,一周来,蓟县当地政府还拒绝新闻单位介入采访调查,并强调必须以政府“通稿”的形式统一口径报导该火灾情况,否则一律追查问责。

大纪元之前的报导曾显示,有知情者在网络发布消息说,当地政府的人打着安抚遇难者家属的旗号将遇难者家属软禁。官方给死者家属约60万元的“封口费”,如不配合,便会遭到抓捕。公务员、事企业单位的人在网上和私下提及此事内幕,开除法办。

在当局的高压下,当地民众提心吊胆,担心稍有不慎便“祸从口出”而被便衣跟踪,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危害国家安全而被秘密抓捕。

在天津当局严厉封锁消息的情况下,大陆记者能揭开的火灾真相只是冰山一角。

以下是《中国记者调查网》的报导全文:

天津蓟县:特大火灾“死亡数字”检验领导政治品行

《中国记者调查网》天津7月7日凌晨专电(记者刘来迎、王亚宁、云海生、凌少山 通讯员王利兵、常文艳、付清):昨天下午3时半许,天津市蓟县举行哀悼仪式,以悼念在该县莱德商厦“6.30”特大火灾事件中罹难者。据知情者透露,在这次灾难中先后至少有378人丧生,但是至今尚没有官方正式回应这个数字,只是将当初的死亡7人改口为死亡10人,轻伤16人。从几天来的救援过程和知情者提供的情况对比,真实的遇难人员死亡数字远远超过各新闻媒体所公布的几十倍之多。因此,社会各界对当地两级政府的涉嫌隐瞒欺骗、误导社会舆论虚假行为表示愤怒和严厉驳斥。同时,呼吁党中央高度关注,客观公布事实真相,依法追究涉案人员及相关领导的法律责任,早日还天理公道,以告慰死者亡灵。

商家封堵逃生路 涉嫌故意杀无辜

6月30日下午3点半许,五层楼高的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突起大火,据知情者说起因是一楼一个空调室外机的电线起火。当时售货员跑到五楼向总经理汇报,此后该领导便随售货员跑到一楼查看。当时,这个经理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他指使一楼的保安立即将一楼两个门口锁上,强调让顾客结完帐才能出去!就这样,商场一楼大门被上锁封闭。当时楼上的顾客还不知情,这时经理才安排有关人员开始灭火。
  
当事群众反映说,由于火势越扑越大,商场经理见事不妙,才开始叫保安开门疏散顾客,但为时已晚,火已经窜起来了,场面一片混乱,四处浓烟滚滚。当时有心急如焚的顾客带着哭着哀求保安人员打开商场的大门,但对方声称在慌乱之中把钥匙“弄丢了”。情急之下,商场外边有个水果店老板把门强行打开才在这位“义士”搭救下,被一楼大火包围的人员逐渐撤离。但是,二楼以上的大部份顾客此时仍不知情。
  
一名当地群众回忆说:“当时他正巧带领妻子和孩子在二楼购物,由于孩子哭闹的缘故,全家人离开商场,正在此时回头发现商场起火了,立刻打消了上楼购物的念头,由于及时逃脱,全家人才免遭遇难”。同时,这位先生的妻子对商场经理不道德的霸王行为进行了现场谴责,强烈要求释放顾客逃生。
  
不仅如此,知情者还表示,处于火灾现场的德莱商厦消防设施问题严重,管理层安全防范意识淡薄,缺少人员自救和突发事件处置常识和应对能力,消防设施形同虚设。据自称该商场员工的某先生介绍,这里从来没有进行过防火常识学习普及,更从未组织过相关危急预案演练。特别是当班经理因为强迫顾客“买单结账”、横加阻挠逃生,临时所作出的关闭大门和逃生通道,堵死了顾客的唯一离场出口,直接造成了全场混乱,从而加重了人为的灾难和伤亡。

救援工作拖泥带水 现场指挥缺乏条理

据目击者称,火灾当天下午3时半许,正值周末顾客高峰期,作为正在搞促销活动之中、蓟县最大商业企业的莱德商厦失火后,虽然该县消防支队某中队车辆接警后赶来。然而竟然忘记携带云梯等重要救火设施。更加荒唐的是,在该中队消防车辆中,竟然有的空无水源,消防队员无法对接商厦外水龙头、水枪上不去水,只得干瞪眼抬头望着越加凶猛的火势浓烟,不停地翻滚跳窜,任凭撕心裂肺的哀嚎呼救声“传入云霄”。无奈之际,得到火情通报的消防指挥机关,不得不调整应急方案,采取补救措施,向附近多个消防单位求援,借调援兵设施。据称,期间还有河北省某消防支队参与救援。
  
“当时,我和同伴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所以,在情急之下,就从附近地上捡砖头石块,围着商场周边猛砸二楼以上的玻璃窗,用这种无奈的笨办法解救、接应楼内被困的呼救人群。”几个参加现场救援者回忆说。
  
当地的几名群众告诉记者,莱德商场内的大火是下午三点多钟开始的,然而由于救援现场指挥协调混乱无序,从而人为地延误了宝贵的救援时间,造成灾难的加剧,不少被困在大火中的人员只得在极度恐慌和痛苦中遗憾地离开人世。直到当晚深夜11时许,火势才渐渐消弱熄灭。但官方所公布控制火势的时间却是晚上8点钟。
  
“简直太让人气愤了,真是一群饭桶废物,如果不是领导们这样无能呆傻,绝对不会死这么多人。”一位老大爷回忆道。甚至有人说:“政府把平时拆迁、圈地、欺压群众的干劲拿出一部份来,这场大火也许很快就扑灭了。”
  
据了解,发生火灾的蓟县莱德商厦位于中昌北大道附近。这条大道上的一家音响商店的员工表示,当时距离商厦很远处都能看到莱德商厦冒出的滚滚浓烟,弥漫全县城,很吓人!人们看不清现场情况。只听说是商厦内部机电设备出了问题,这里也没有能派上用场的救火设备。
  
莱德商厦起火二十分钟左右,火灾现场火势越加凶猛、温度足以烧化钢铁,警方到了之后,该路段实施戒严。商场只有一个大门,起初着火地点是大门空调一带。 火灾前期阶段,曾一度对二层防护栅栏实施降落措施。据商场对外界称,这样可以使火苗不波及到二层以上。目击者说,由于这个经理错误的决策导致起来后,二层以上的人无处逃生只能选择跳楼。 消防车来了以后喷了一罐水,水用完也没起什么作用。7月1日中午,仍有大批警务人员封锁着火灾现场。
  
采访中,一个小伙子回忆说,当时有许多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加入到救援队伍中,他看到老爷爷都在拚命救人,也从慌乱中醒过神来,投入救人的行列。当时,几个年轻人把梯子搭到二楼,救下来6个生命,很多人奋力用石头砸二楼、三楼以上的窗户,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逃出来。
  
也有人说,三层以上的顾客应该很难逃生,要不然不会逼得很多人从三楼跳下逃生,而结果就是要么摔死,要么摔伤。保守估计,二层以上员工至少有100名,还有几百名顾客。
  
在救援过程中,先后有多个救援小组进入火场。人们从救援人员一批批抬出的尸体情况分析,不少受害者是被浓烟窒息而死,楼层越高的顾客生存的几率越低。

政府涉嫌造假瞒报 死亡数字天地悬殊

连日来,关于莱德商场特大火灾事故亡人事件成为社会各界关注和争议的热点话题。从人们的交谈中,时常露出对死亡数字和事件起源真相的严重猜疑和不信任,大都表示,这和某些领导报喜不报忧、蔑视淡漠百姓生命、推卸责任的心态有直接关系。
  
由于相关消息遭政府方面死死封锁甚至“追查”,很多目睹火灾过程的民众只能通过网络揭露隐瞒的真实死亡人数。同时,向《中国记者调查网》反映真相。不少人爆料称:“尸体过百,却只报告死10个。掩盖事实,目的是为县里各个领导减轻责任。”
  
“咱就说死亡人数吧!尽管政府出动警力封锁现场几条街,然后才清理的现场,但是别忘了隔壁楼里还住着许多居民,和旁观者,难道这些人都是瞎子?这次伤亡人数,300都挡不住!县医院太平间都满了,来自各村镇的死者家属们哭的死去活来;医院那条街停满了车辆!火葬场也有不少尸体,最后冷库都装不下了,所以从冰窖运来了很多大冰块,用冰块把尸体冻住的!”有人这样伤感地说。在交谈中,对方竟哽咽着按捺不住伤悲、几次哭出声。

昨天傍晚一线记者称,莱德商厦外围已经被脚手架围住,工作人员正在紧急清理现场。但这里依然能闻到烧焦的刺鼻味道。

劫难之后,这里有刺鼻的焦臭味道
  
蓟县的一名公务员告诉记者,当时是周末,作为全县最大商业企业的莱德商厦内外顾客如潮,人声鼎沸,并且正在搞促销活动,其中有很多妇女和小孩。在遇难死者中,商厦员工以外地人居多,尸体多从4-5楼抬出。当时,许多妇女带着孩子正在5楼儿童娱乐游戏项目玩耍,而这里正是遭受火灾最惨烈的位置。奇怪的是,在政府对外公布的死亡名单中,竟然始终没有提到“一个孩子”。

《中国记者调查网》调查中证实,火灾发生当晚,一家中央级权威媒体以轻描淡写的方式首发了天津蓟县“6.30”特大火灾的消息。而作为当地官方向各媒体所发布的仅有170多字简短内容的消息中,只确认有10人在死亡,16人受轻伤。同时以“表扬”的形式,在相关次要新闻版面中竟然描述说,整个抢救过程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但截止发稿之前为止,记者从知情者所透露的消息中得知,至少已有378人在这场特大火灾中丧生,其中,妇女及儿童居多。至今,仍有不少家属在寻找打探着着亲人的消息和下落。而对于以上说法,官方给与了强硬的反驳,称为是不实不可相信的“网络传言”。
  
有目击者反映:“火灾发生的前两天晚上,我看见火葬场的车辆往返穿梭一趟趟拉死人。傍晚8点左右,几辆殡仪馆的车辆在某领导的指挥下经过黄昊路口。当时那条路已经限行,所有无关车辆只能出不能进。” 由于该殡仪馆“尸满为患”,尸体长短不一,死状惨不忍睹。因为担心因天气炎热尸体变臭,当地政府已经联系“分流”到武清、宝坻等相邻区县协调火化处理。”同时,雇佣民工进行遮掩伪装,以防“露马脚”。
  
根据内幕人士所提供部份死者名单显示,其中被火化的尸体有,五百户镇南胖村、三百户村、莲花院、贾各庄、闯子岭村、东赵乡小赵庄、罗兰家纺、穿芳峪、太平庄子、西关、西北隅、马伸桥 、五楼、侯家营镇、孔庄子、上□头村等17人,其中包括上念头村杨塞群、杨红霞2人。
  
昨天下午,一名当地机关干部告诉记者:“有关领导已经下了禁言令,不允许任何人谈论这场火灾死人的话题,不准参加悼念仪式,否则以党纪论处!”同时,在悼念现场,有多名群众遭便衣人员秘密抓捕。在政府的高压之下,当地群众几乎出门就提心吊胆,担心因“出言不慎”而遭便衣跟踪。初步调查,证实是天津市委某主要领导所指使。这个领导强调,全体党员干部要高度统一口径,一致对外,讲大局、保民生、促稳定、求和谐。

不仅如此,一周来,蓟县当地政府还通过“各种紧急应对”处置方式,拒绝新闻单位介入调查采访。并强调,必须以政府“通稿”的形式统一口径报导该火灾情况,否则一律追查问责。直到今天凌晨,在内幕人士的配合下,一线记者依然正对“6.30”火灾事件中死亡人数进一步暗访确认核实中。就像当地几名干部所说的那样:“这次横祸能否真相大白于天下,并依法查处,是检验各级领导的政治品行最好方式和时机,是当今执政党基层官场现状的一面‘照心镜’,是任何腐败力量也歪曲否定不了的,广大干部群众永远是历史真相的见证者、真理的维护者。我们盼望中央主要领导关注这一重大事件,一查到底。”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