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天津蓟县大火灾 >> 陈破空:天津大火 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
陈破空:天津大火 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来源:希望之声 2012-07-11

在美国,政府从不强求民众相信它,但民众基本相信政府;在中国,政府历来强迫民众相信它,民众却基本不相信政府.

6月30日,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发生大火,关于火灾造成的死伤人数民间与官方各执一词。官方要求民间必须相信政府,不得听信“谣言”,同时,严密封锁信息,并抓捕了若干传播消息的网友。旅美政治评论家,前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陈破空指出,在美国,政府从不强求民众相信它,但民众基本相信政府,但也随时批评抗议它;在中国,政府历来强迫民众相信它,民众却基本不相信政府,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听众朋友,下面请听陈破空先生的评论。

(录音):6月30日,位于天津市蓟县的莱德商厦发生大火。事后,关于死伤数字,官方与民间各执一词。官方宣布:10人死亡、16人受伤。民间舆论则认为,死亡人数达100多人;甚至有死亡达378人的说法。

有外地记者、作家和维权人士前往当地,民众纷纷告之“当地没人相信政府”。何以不相信?首先,事发当日,作为当地最大商场,该商厦正进行学生用品促销,不少家长带孩子前往购物,但官方公布的10 名死者中,9名是售货员,只有1名顾客;有16名伤者,却没有任何人失踪;令人难以置信!有人在博客里披露:“厕所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电梯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

其次,当局迟迟不公布死伤人数,直到事发近一个星期后的7月6日,才予以公布,如此创记录的慢动作,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连极左官方喉舌《环球时报》都忍不住劝诫天津当局:“公布火灾事故的详情,既是对死伤者的尊重,也是对公众知情权的尊重。尤其是在各种传言不断出现的情况下,当地更不该守口如瓶。如果为了减少关注而不愿意公开信息,非但于事故的善后不利,还会‘引火烧身’,影响当地政府的公信。”

再者,当局严密封锁信息,从出事商厦到当地火葬场,公安严密把守,一般人不得出入;全城遍布便衣,严密监控任何外来人;还安排一些“大姐”站在路边,一见到外地人,就迎上去“热情攀谈”,推荐酒店,然后软中带硬地低声警告:(关于火灾)“可不要乱看、乱说,”“乱说会被抓”;遇难者家属受到严密监控、跟踪;自发聚集悼念的民众,被军警强行驱散;蓟县全体党员被当局要求宣誓,不提这起大火;连当地出租车司机,都被严厉噤声,对所见所闻,只能在眼睛里做惊惶状,而张口结舌。

当局要求民间必须相信政府,不得听信“谣言”,并抓捕了若干“造谣”的网友。这里,暂且不论,官方和民间,谁是真正的造谣者?谁在真正散布谣言?且说其他民主国家,就从不惧怕谣言,更没有“造谣者被捕”这档子事。

比如,美国“九一一”事件后,谣言不少,其中一则谣言如是说:坠落宾夕法尼亚州的联合航空93次航班,是布什总统下令军方击落的。对此谣言,美国政府和民间都淡定自若,政府没有惊慌到去逮捕“造谣者”,民众也没有惊慌到以讹传讹。何以如此?道理很简单,美国是民主国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信息公开,政务透明,针对“九一一”事件,不仅有政府主导的调查和公布,还有民间机构独立展开的调查和公布,两相对照,真相自明。

在美国,政府从不强求民众相信它,但民众基本相信政府,但也随时批评抗议它;在中国,政府历来强迫民众相信它,民众却基本不相信政府,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作为中共江系大员,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不愧是江泽民的“好学生”,深得江某维稳真传,把个天津市和蓟县,封锁得如铁桶一般,“维稳技术”之高,令人咂舌!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天津市和蓟县一共派出7个工作组,前往“善后”,仅此一节,就露了马脚:真的只死了10个人?

据知,中共有“家法”:针对一起灾祸,如果死亡人数达到10人以上,一定级别的官员就要下台;如果死亡人数达到35人以上,市委书记一级的官员就要下台。各级官员为死保顶上乌纱帽,必千方百计隐瞒灾祸死亡人数。天津大火,又是一起具有重大隐瞒嫌疑的延伸性人祸。

实际上,天津大火,关乎天津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张高丽的仕途。据知,这个张某已经被列为“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选之一,让他在距“十八大”几个月前翻车?遍观只有维稳思维、而毫无个人权威的中共高层,决无一人敢斗胆提议并作此决定。

|<<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