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四川什邡抗暴事件 >> 【陈思敏】:什邡追问 暴力维稳背后的勾结官商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陈思敏】:什邡追问 暴力维稳背后的勾结官商

作者﹕陈思敏

【大纪元2012年07月08日讯】尽管什邡当局以勒令停工暂息民怒,但诸多问题不能石沉,尤其通过国家级环评之疑。一个重度污染的项目,何以选在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一个大量排放有毒气体及产生尾矿废料的重金属冶炼厂,怎能建在水源的上游?若一旦设厂成功,那么有中国矿泉水之乡美誉的什邡市,届时不要说矿泉水,恐怕连自来水都不能喝。更甚者,有媒体记者爆料宏达钼铜是官商的分赃肥肉。如果属实,那民众上街无异挡了官商的财路,而这是否才是有关当局不惜对百姓动武的真正原因?

在冶炼厂动工之前,不论地方政府或整起风暴中心的宏达钼铜,皆完全未依常规披露环评资讯。什邡当局仅在事发时辩称专案通过国家级环评,而宏达钼铜则保证排放零污染。但即便是国际大厂都不能做到无排无染,而号称建成投产后每年可达4万吨的什邡厂,相比全世界钼产量每年10万吨,一个小小什邡城如何承受占世界近半产量所伴生的有害物质?最重要的是,面对外界欲知该专案的环评报告,什邡当局与宏达钼铜都无法提示国家环保部的审批文件。

而据爆料记者所称,至少有7名前任及现职川官插手的宏达钼铜,是宏达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说起宏达集团,就不能不提汉龙集团,两者在四川来头很大;而两大集团的实际控股人,势力更大。他们分别是刘沧龙及刘汉,一个身居庙堂,一个身处江湖的刘氏堂兄弟。相差10岁的两人各有所长,刘沧龙擅搞实业购并国企;刘汉则专玩期货扩张资本。但共同点都是常藉行贿官员打通关节。

公开资料显示,在9 0年中期陆续收购6家国企化工厂后,刘氏兄弟就在四川先后分别成立宏达与汉龙两个集团。而真正让刘氏集团一夜壮大的关键之役,就是鲸吞有40年历史的国营大厂四川什化集团。该公司是中国大型国有全资的磷复肥企业,占地68万平方米,员工4500余人。但在1999年底,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居然裁定该公司破产案。因而这个当时年营收5亿,净利润0.5亿的国营大厂,就此退出国企行列,并被刘沧龙以1.1亿收归集团旗下。时值周永康主政四川期间,据称宏达以为数不少的集团股份回赠周永康的儿子周斌。

接着,在拿下四川什化不到两年时间的2001年,刘氏兄弟又分别透过自家两个集团,以关联企业交叉持股组建新的公司宏达股份并于沪市挂牌交易。而知情者透露,为了宏达股份顺利上市,刘氏兄弟至少拿了5000万人民币行贿证监会的官员。惟此事虽遭密报,但不了了之。

然而,让业界见识到两人是狠角色的交易,则是以入股名义藉机吞并期货业老大──中国国际期货经纪公司。2003年中期增资期间,刘氏兄弟以2.82亿元取得46.9%的股权,让宏达集团成功入主中期。同年10月29日,中期股本增资至1.5亿元。但隔天10月30日,宏达集团随即划走才进账一天的1亿元资金。此后,宏达集团频频通过各种复杂管道,使其在中期的债务余额一度累积高达 2.5068亿元。这也导致其他股东将宏达集团告上法庭。但最让市场吃惊的是,宏达集团反而透过协商转让,将所持中期28.646%的股权作价1.7188亿元全数过户给华夏金融。而中期经过宏达集团这一进一出,不到三年的时间就沦为私人控股的企业。但刘氏兄弟非但毫发未伤还能全身而退,并将套得资金转进四川信托,藉此取得稀缺的信托牌照。

综观总是游走法律边缘的宏达集团,一路走来都有特定力量的护航与支持。就算是灾民举报如三台县有近亿元,绵阳市有9000万及8000万的数笔捐款等等,都遭有关单位非法挪拨该集团用于营利项目。诸如此类,虽经民众要求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但当局都无动于衷。这不免让人质疑,难道是曾为四川领导而如今职掌中央政法委的周永康独厚所致?

在宏达钼铜的破土典礼上,高喊着以此作为党的生日献礼的领导干部,他们的心里没有人民与人命。在民众反对兴建的抗议声中,狡辩说钼与铜也是人体所需矿物质的商人,他们的眼中只有金钱与利益。所以,停建是不够的。因为真正黑心的不是有毒工厂,而是催生有毒工厂的贪官腐商。但最讽刺的是,职司防止、监督、撤查违法乱纪的各政法部门,却存在更堕落更贪腐的滥权与暴力。因此有毒工厂容易关停,但畸型的政法体制不改,则黑心官商永远难办。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