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四川什邡抗暴事件 >> 横河:什邡抗议突显官民利益对立(音頻)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横河:什邡抗议突显官民利益对立 (音頻)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3分9秒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四川什邡的抗议活动和当局的暴力镇压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了,国内的网站讨论了很多,这个经过过程我们就不说了,今天主要想谈一谈什邡抗议突显出在中国官民利益对立这个问题。

如何让未成年人远离政治

先谈一谈让未成年人远离政治这个说法。这次在什邡抗议的时候,最先出来游行的是什邡中学的学生,据当地人说什邡没有大学,最高的教育机构就是中学。为这件事情《环球时报》专门发了一个社评,叫作:不应鼓励中学生走上冲突第一线。这里面它就说到,说是不应该鼓动中学生们今后也冲到各种群体事件、政治冲突的一线。《环球时报》还以文革为例,说是红卫兵的主力就是包括中学生在内的年轻学生,说各地抄家、批斗、砸文物、大串连的主力也是他们,说中学生的冲动和容易被利用,那10年有淋漓尽致的表现。

但是《环球时报》在这里没有说明的是,在文革当中包括中学生在内的年轻学生们是被谁利用了。当时的学生是被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当时代表中共领导集团的中共中央文革小组利用的,所以他们是被统治集团利用的,而不是被其他人。

《环球时报》的社评还说,在所有正常的和平的国家里,中学生的任务都是学习,不被鼓励直接参与国家政治性事件,说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是不道德的,说号召中学生冲锋陷阵是革命的特征。非常有意思的是《环球时报》这一次的观点得到了广泛的赞同,在以前大家都不赞同它们的。网民评论就说看到《环球时报》评论不要鼓动未成年人参与政治活动,顿感法轮功极具前瞻性的退团、退队活动。说未成年人不参加政治活动,却还是少年先锋队,而且是谁都要参加,到底是谁在组织未成年人参加政治活动。这是网上的一个评论。

另外“变态辣椒”有一个评论也说得很好,说让红领巾这种政治象征滚出校园,强烈呼吁解散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的少年先锋队和共青团。当然《环球时报》没有这样说,但实际上共同的一点都是认为不应该让未成年人参加政治活动。在中国不要说是中学生,就是连小学生都被要强迫加入政治组织,小学生是少先队,中学生以上是共青团。

《环球时报》的社评明确的指出了一个事实,就是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和平国家。无论是从环球的社评列举的历史事实,还是网民们发表的观点,都可以看出来在中国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某种政治目的的最大的危险,是来自中国共产党,而实现这个政治目的的政治组织就是少先队和共青团。有意思的是在什邡事件当中,抗议的走在最前面的是年轻人,殴打抗议者的警察也是年轻人,而出于良心避免作恶的警察也是年轻人。

当局和警察暴力被曝光

下面我们再谈一下当局在这个事件当中所使用的暴力和推责。这次警方使用暴力是显而易见的,多亏了摄影器材和摄像器材的手机化,以及互联网的发达,这些警察使用暴力的录像和照片被大量的、即时的上网,而且广泛的传播,使得官方任何所谓警方克制的说法都不堪一击,也没有人在在乎警方说什么了,因为人们看到的照片和看到的录像就说明了一切。

从受伤的伤员的割裂或者撕裂的伤口来看,从伤口取出的弹片来看的话,应该是那种所谓震爆弹,爆炸以后这个弹壳碎片击中或者是擦过造成的。因为从取出的弹片来看的话,弹片是某种陶瓷的,这种震爆弹产生的不仅仅是所谓起震慑作用的闪光和响声,也会产生有杀伤力的弹片,所以这个不能够看成是单纯起震慑作用的武器,也是杀伤性武器。

而有意思的是这次参加的武警和特警来自成都、德阳、绵阳和当地的,都在推卸责任,都不承认是自己使用了震爆弹,而是说别的部队。但是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像这么大规模的行动,有这么多人卷入,有地方官员指挥的,谁指挥谁执行都迟早会曝光出来的。当年六四天安门屠杀以后,你看花了这么多时间,吴仁华不就是把所有参加六四天安门屠杀的所有部队的番号、指挥官和他们进军的途径都查得清清楚楚,而且公布于众了吗?我想这次在什邡进行镇压的特警也好,指挥官也好,可能用不着花这么多时间就能够查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的,就是当时镇压的大批的照片和录像上网以后,人们就很快的发现了一个胖子警察,打人打得特别凶,特别是那几张他追着一个蓝衣服女孩打的那个照片,激起了公愤,所以他很快的就被人肉出来了,人们就把他的名字、他的家庭、父母的姓名和单位都公布在网上了。

当然这些还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这个结果很可能是连这一些作恶的警察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就是当摄影、摄相的器材和互联网的普及,这些照片一旦上网以后,就这些作恶的警察当事人,在他的熟人当中能够看到这些照片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就是说一定有他认识的人,他的熟人看到这些照片,而这些熟人当中自然就会有不满意他的作法的,就会把他公布出来。像这种人不是名人,他不可能在网上有很多的机会让人家查到,所以很可能就是他的熟人把他的消息上网了。这种公布作恶者个人信息的做法,我相信是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的,特别是对那些还有一点良心所在,还有一点害怕自己作恶被公布出来的那些人,是有一定的作用。

对于当局来说,它实际上在这一次采用了两种手法,一种手法就是很快的什邡市委和市政府就发布通告,说是鉴于部分群众对宏达钼铜项目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反应强烈,决定停止宏达钼铜项目建设。这个我想是为了缓和一下当时的紧张局势。这个措辞很值得推敲,因为它讲的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反应强烈,说的是群众的观点,当局并没有承认建这个项目是错的。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邡市委、市政府有信心,有能力妥善处理好宏达钼铜项目有关问题。这句话其实留了很大的尾巴,这个项目的停建和妥善处理好,并不是取消这个项目了,所以它有很大余地。

另一方面则是调动大批的警察和武警、特警来强力镇压。需要注意的是,主持镇压的并不仅仅是什邡的官员,而肯定是来自更高层。根据记者王克勤和贾华杰的现场报导,现场指挥至少有一个是德阳市的领导,而执行清场任务的是来自成都绵阳、德阳的特警,那不是什邡,也不是德阳官员能够调动的,有更高层的官员加入。那不管是四川省的也好,中央政法委也好,他都必须承担他的责任。

《环球时报》的社评里面提到处理方法之一,就是中共德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左正,被宣布兼任什邡市委第一书记,说这有利于这一反思的真正落实,以及善后的顺利实施。因为从这个镇压的角度来看的话,实际上它已经超出了德阳市,是从什邡开始到德阳,然后把成都和绵阳的都调动起来了,因此至少在四川省委,甚至更高,中央政法委。这个逻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实在是看不出来为什么把德阳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任命为什邡市委第一书记,会有利于反思和善后,不知道这个逻辑是怎么出来的。

钼铜项目中的利益方

现在就看一下这个钼铜矿的背后有些什么因素。我觉得这次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在利益方面,当局和民众是完全对立的。首先就是像这种大项目,它的政治、经济意义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是很大的。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争取国家一级或者省一级的重点的大项目,一直是它们政绩的表现。根据百度百科的搜索,现在这个条目已经被封掉了,这个钼铜项目是国家汶川地震灾区产业发展振兴重大支撑性项目,是四川省十二五发展规划重点项目,又是四川省总投资上百亿元的重大工业项目之一,而且还经过了国家环保部的审批同意。

在政治上这一种类型的政绩工程,一直是地方官员最喜欢的,而且这种喜欢不仅仅是在经济改革以后,实际上在中共统治以来就一直是如此。即使在中共统治的前30年,那时候没有很多经济利益的时候,还没有经济开放的时候,就是如此。实际上大跃进的思维就是属于这一个类型的,连毛泽东自己就说过,共产党就是要好高骛远。像这种当时在没有经济发展的时候,甚至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政府的大项目永远是中共追求的目标,那么这是在政治上。

明明是宏达这一家名义上是私营公司的项目,却和国家的项目挂勾了。特别奇怪的是当面对一种质疑,就是说为什么这个项目要仓促上马,宏达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说,这个项目实际上是什邡灾后重建项目的一部分,说是经过了充分考虑。这么一个重大的工业建设的项目,和灾后重建有什么关系?灾后重建无非是居民的房子倒了,把它建起来,原来的有一些工业基础破坏了,现在把它恢复起来,这个叫灾后重建。这个项目是个新项目,这个新项目跟地震灾害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它跟地震灾害的恢复重建也没有任何关系,这个也不知道是怎么连上的。

讲到经济上,它进口用汇1.2亿美元,国内贷款62亿元,自筹资金39亿元,总投资是一百多亿元。这么大的项目涉及到上百亿的款项,从经济上对于地方财政和地方官员来说,无疑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可观的生财之道。拿到大项目的人,不管是将来的承包里面的油水,还是项目本身的油水,这个数目都是非常大的。

这是一个权钱勾结的典型,就说为什么官方这么热衷于这个项目。这个宏达集团虽然说表面上它说的是一家私营企业,但是根据《时代周报》的记者何光伟,他在微博上表示,什邡宏达钼铜项目背后的官商在宏达管理层和董事里面,有现任或历任的副部级的2人,厅级1人,副厅1人,处级至少7人,这些都是官员。

要知道宏达它不仅是一个金属冶炼加工,也包括它有矿山。在中国,矿业,尤其是金属矿仍然是被国家完全控制的,私营企业如果不是有极强的背景的话,它不可能涉足这个领域,因此从政治、经济各方面考虑,当地的官员当然要全力支持这个项目。

但是民众的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上面所提到的官员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和民众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跟民众有关的是民众自己的生活质量,是空气、水、土壤有没有被污染,那是每天要接触的,那是逃不了的,而且普通民众又没有办法去特供,所以只有自己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如果自己不捍卫了,那么损失的是自己,损失的是自己的健康。

因此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就说无论官员怎么说,这件事情对当地的经济有多大的好处,民众是非常清楚的知道,当地的经济和他们也没有关系。当官员们和地方财政当中得到大头以后,即使民众能从当中得到很小的一部分的话,那也不值得用来交换他们生活质量,包括空气污染、水的污染的生活质量的下降,也是不值得的,所以民众和官方的利益的出发点是完全不一样的。

晒晒冷静幸福公开信的作者

下面再谈一下弄巧成拙的公开信。官方的公布说这个项目是零排放、零污染,这个大家不相信,于是官方又在什邡官方的一个网站上,就是“什邡之窗”发表了一个公开信,这个公开信可以说是官方观点的一个代表。公开信的题目是:冷静是我们幸福的需要。对于这篇文章大陆网上没有封,所以大家都可以看到。文章的本身就不评论了,无论是从文字、科学的严谨、逻辑等等这些方面,是要什么没什么,不值得去评。网上可以说把这封信和它的作者都嘲笑惨了。

我们要看的是公开信的作者是什么人,他有什么权威,就是说这个信它为官方辩护,而且去污衊抗议的民众,如果说替官方辩护的话,它必须具备的是权威性、独立性和可信性,我们看看这几个作者有没有这几个特点。

第一个是权威性,这里有4个作者,第一个作者是九三学社什邡市的首任主任委员徐永才,这个人是什么专业,它这里没列出来,它只说了九三学社。查一下这个人在1990年发表过一篇文章叫《四川茶花王》;1995年发表过一篇文章叫作《川西风景区野菜的开发利用》;1997年发表过一篇文章叫作《居民和园林建设的规范化问题》;在2003年的时候金华国际茶花会议上提交过一篇论文叫《川茶花品种及其演进》。从这里看来,他的文章都表示他是一个园林工作者,他自己本人是什邡市建委园林处的官员,最早的时候是什邡县园林处的,他搞的是种花种草,这是他的专业。网上有一篇文章,这个作者后来自己把它删除了,说是第一落款人九三学社什邡市首任主任委员徐永才,小学文化,种植花草为业,不懂化学,没有资格署名作证。当然从这篇文章来看的话,是熟悉他的人写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小学文化,但说他种植花草为业,不懂化学,这是千真万确的。

也许这个人是多才多艺,他能够从开发利用野菜,一举跳跃到隔行如隔山的钼铜金属冶炼,和环境污染的这种课题上去。遗憾的是这个人除了种花种草以外,好像再也没有发表过其它领域的,包括金属冶炼和环境方面的任何专业文章。要知道就是他真的是天才的话,那也不是一天养成的,他也得发表过一些文章,做过一些研究工作,那么似乎好像没有过。

第二个作者叫徐章洛,他的工作单位是什邡市供排水公司办公室。他管什么呢?他管的是投书自来水水量太小,还有可能是乱收费这方面的东西。市政府有两封信谈到这个人,一封信有一句话叫作:如果你家自来水还是太小,请直接联系供排水公司办公室徐章洛同志;另外一个是关于丰收路居民希望解决生活用水的来信回覆,里面提到:望来信人将收取费用的发票,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知什邡市供排水公司徐章洛,徐章洛就是管这些事情的,他是一个行政坐办公室的人,不是任何一方面的专家,如果专家的话可能就是管自来水,水量大小,供水是不是正常,收费是不是正常,是这方面的行政人员。

另外二位就不说了,一个是21岁,一个是24岁。当然我们不能说种花草的和自来水行政办公室人员就不懂金属冶炼和环保,也不是说21岁和24岁就没有专家,但是像这种跨领域和带有操作性的天才毕竟是非常非常少的,他在人口当中出现是一种低概率事件,什邡这个县级市一下子就出了四个这样的天才,那确实是难以让人置信的。

而且从他们的文笔来看的话,写的文章来看的话,实在是看不出他们是受过正规教育的人,还有更奇怪的事情是四个人当中有三个就姓徐,而三个姓徐的人年龄的相差分别大概是一代的,我真的是有点怀疑他们根本可能就是一家人出来的,或者是亲戚。即使是一家人当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这是他们权威性。

另外一个就是可信度,就说文章里面提出钼的熔点是795度,中文维基百科上面说这个熔点是2,223度,而在中文维基百科上面引述的一个英文网站叫做“英文环境化学”,这里头有更全的资料,谈到它的熔点是2,617度。什么叫误差?2,223度和2,617度这个叫做允许误差,而文章里头的795度和2,600多度,这就不能叫误差了。这二者是什么关系,完全不是同一种金属了.所以从可信度来说的话,这四个人写的文章是不可信的。

如果说这个钼铜项目经过严格的环保评估的话,就把这个评估的专家签名、他们评估的结果和评估的根据公布出来就可以了,不用这几个外行来替专家说话,或者让他们来冒充专家说话,因为从他们签名的头衔来看,很难不让人 联想到他们是出来冒充专家的。

一个是九三学社,九三学社是什么?是中高级知识份子的所谓民主党派,一个是自来水厂让人家觉得这跟水源污染有关系,另外一个是双证中级水质检验员,还有一个是化学检验高技,食品检验三级检验员,让人家觉得他们是关于环境污染、食品污染、水源污染方面的专家。所以从这四个人的署名来看的话,实际他们真的是有意来让他们冒充专家说话的。那真的不如就把专家的真正的评估拿出来,拿不出来就说明根本就没有过专家评估。

当然在中国所有的污染和破坏环境的项目都是有专家反覆认证的。你像三峡工程那么多的反对意见,那么多的科学证据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结果还是利用强硬的行政手段上马了,而且不仅是一般的上马,是有几百个专家花了那么多的钱,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来论证其合理性。

结果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专家的论证是错的,而反对的意见全都应验了。所以中国的专家论证即使有的话,也是一定要叫你论证出长官意志所需要的结果。所有的事实和经验都是让民众知道,官方的环境评估这方面东西都是假的,官方到现在拿不出任何证据让民众来相信他们有正确的评估。

至于说民众的担心和怀疑有没有道理,现在是讯息时代,专家也不是官方垄断的,网上我们看到很多评论,这些评论比官方和那四个公开信作者的专业程度和可信度都要高的多。

再一个就是独立性问题,也就是谁让他们写这封信的?牵头的用的头衔是九三学社,现在中共很多事情自己不出面了,就用民主党派来出面。这次九三学社出名了。九三学社是以科学技术界高中级知识份子为主的、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政党,他们自己宣布的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所以他是接受中共领导的,当然就不存在独立性。不要说这次他个人和九三学社没有关系,他打了九三学社的牌子,要的就是要的这块牌子,没有这块牌子他还冒充不了专家。

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钼铜项目是一个加工提炼的工厂,而不是一个矿山。那么他的矿哪里来呢?有一些消息提示,它的矿源是在西藏。一般人对在藏区开发矿山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其实这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最早注意到在藏区开矿是在玉树地震的时候,因为那一次地震和在神山上开矿有时间上的巧合,当然也许根本就不是巧合。

这里有二个问题我们今天不会去讨论,但是想提醒一下,一个就大规模的开发会破坏藏传佛教在宗教信仰上的圣地,譬如神山、圣湖等等。包括矿山的开发,也甚至包括旅游的开发。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青藏高原的高原生态是非常脆弱的,一旦破坏以后,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性。而中国的几大水系都发源在那个地区,一旦高原生态破坏以后,会对下游的全国造成巨大的影响,这些负面的影响要远远超过一个钼铜项目对什邡地区的影响,好,谢谢大家。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