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六四铁汉李旺阳被自杀案 >> 李旺阳案双胞胎案 详列29种离奇死法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
李旺阳案双胞胎案 详列29种离奇死法

【大纪元2012年06月17日讯】中共根深蒂固的“敌人”观,史无前例的暴力维稳。“暴力维稳”新案例莫过于李旺阳“被自杀”案了。
  
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在遭受二十二年冤狱,被迫害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后,近期离奇的上吊死亡,疑点重重,专业人士分析涉嫌谋杀。据湖南公民网络论坛消息揭露,李旺阳死亡现场存在着诸多与“自杀死亡”相悖的情形:李旺阳死后的脸部平静,没有上吊死去的那种扭曲、吐舌以及挣扎、双脚乱踢的征象;李旺阳脖子上的白布条来历不明。香港绳索专家指布条绳结复杂,不像失明人士所为。即使没有现场铁证,人们也可明白中共一向以伪证制造冤案,又坚决矢口否认,以谎言千遍代替真相。
  
“李案”如同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中国看守所(监狱)非正常死亡层出不穷的背景上,其看守所(监 狱)非正常死亡种类(即官方谎言)达29种之多。

各类奇特被死法
  
在押、服刑人员在看守所被虐致死或刑讯逼供致死的新闻,近五年来的经典事件先后有——:
  
1、呼吸死:2007年4月,郅国玉在河北赞皇县看守所内死亡,警方称他是“呼吸衰竭”致死。
  
2、梦中死:2008年,吉林省人王国春被警方刑拘,6天后家属被告知,王在睡梦中“自然死去”。
  
3、躲猫猫死:2009年2月,李荞明在云南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内死亡,警察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时撞到墙壁受重伤(后经查实系被牢头狱霸打死)。
  
4、洗澡死:2009年3月,57岁的海南男子在海南省儋州第一看守所死亡。警方称事发时,嫌犯叫他脱衣服洗澡,他不肯,遭殴打致死。(此前还有冲凉死 2008年3月,学员穆大民在河南开封劳教所内死亡,目击者称他是被强行冲冷水,导致脑血管破裂。)
  
5、床摔死:2009年3月,20岁的福建青年温龙辉在福建省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猝死。看守所称其是因为从床上摔下来,属于猝死或病理原因。
  
6、噩梦死:2009年3月,江西九江看守所称武汉籍男子李文彦半夜做噩梦后突然死亡。
  
7、睡错死:2009年4月,福州学生陈某在福建省福清市治安拘留所猝死。警方称他睡姿不对,叫其不应昏迷不醒,抢救无效死亡。
  
8、发狂死:2009年6月,青年林立峰在广东省吴川市第二看守所死亡,警方称他是“发狂而死”。检方最终认定称是“心源性猝死”。
  
9、抠粉死:2009年11月,山东文登市高村镇于维平在羁押期间死在看守所。家人在查看尸体时发现其胸部有小洞,看守所称其系抠粉刺所致。后尸检鉴定结果显示,死者被针类锐器反复刺戳胸部致心脏破裂死亡。
  
10、妊娠死: 2009年11月8日,内蒙古19岁少女郗红在戒毒所内死亡,劳教局称她因“异位妊娠”死亡。
  
11、鞋带死: 2009年12月12日,嫌疑人邢鲲在云南省昆明市小南派出所死亡,警方称他系用纸币捅开手铐,用携带的鞋带自缢身亡。
  
12、激动死:2009年12月,陕西女子王会侠被警方带走,“问话”20小时后非正常死亡,警方称情绪激动紧张为死亡的诱发因素。
  
13、喝水死:2010年2月,一名河南青年在鲁山县某看守所内死亡,警方称他是在提审时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的。
  
14、摔跤死:2010年2月,犯罪嫌疑人陈绪金在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看守所死亡。警方称其系上厕所时摔倒猝死。医生称被逼造假。
  
15、入厕死:2010年3月,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托县一名重刑犯莫名死亡,警方解释是他夜里上厕所时跌倒所致。(此前还有:2010年2月16日,农历大年初三,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陈绪金突然死亡。警方先是称其系上厕所时摔倒猝死。
  
16、莫名死:2010年,四川绵阳蒲泽民的案子经两次审理都因证据不足未能宣判,但蒲泽民最后却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看守所。
  
17、洗脸死:2010年4月,湖北荆州市公安县一名在押男子离奇死在该县行政拘留所。警方称该男子系溺亡在洗脸台水池里。
  
18、盖被死:2010年11月25日,广东省茂名市男子戚业强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内死亡,茂名警方称其是在看守所盖被子时被棉被闷死的。

19、乌坎死——2011年9月24日,广东乌坎村民薛锦波因参加全村集体上访维权,被陆丰警方羁押三天后,“突感身体异常”抢救无效死亡。半年后平反。
  
此外还有:感冒死(哈尔滨看守所将所有非正常死亡犯人称“发烧感冒烧死的”)、狱霸打死(把嫌疑人放到仓霸间让牢头狱霸打伤慢慢死)、灌水死(逼犯人每天大 量喝水,得水肿死亡)、隔山打牛死(在犯人胸部前垫几本书,再用锤子锤胸前,这样打是看不出外伤,全是内伤,回家不用多久就会因内脏受伤而死)、潮湿死 (让犯人天天睡在水泥板上吸湿后慢慢死亡)、跳楼死(民警在打死平民后,把死者从派出所二楼扔到楼下,就说是死者自己想跳跑而摔死了)、玩游戏死(在押男 子看守所受重伤死亡,民警称其玩游戏撞墙死亡)。

148例“被自杀”、“假自杀”

中共酿造的更多类似惨案并未广为人知。据不完全统计,在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轮功学员中(截至2012年6月13日,实际数字更大),有44例 疑点重重的“被自杀”,有104例则是被警方谎称为“自杀”或伪造事故的迫害致死“假自杀”案例,总计为148例。强行火化尸体,毁尸灭迹的案例更多,有 249例。这些仅是被披露出来很少部分,更多迫害致死案例以患病或正常死亡之名而被掩盖。因中共掩盖封锁严密,大量案例没有迫害者掩盖真相手段方面的详细曝光。

这148例“被自杀”、“假自杀”案例中类似李旺阳与“上吊”有关就有十几例,据此来透析一下水平面下那块巨大的冰山。

2003年7月,被关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年近六旬的席志敏老人,给家人打电话,叫妻儿不要担心,说他现在身体很好,10月份可能就要回家。可是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家人得到劳教所的电话说老人“自杀”了。得到电话的当天,家属就赶到劳教所。
  
劳教所、司法局有关警察与家属先进行谈判,第二天家属才被带进停尸房。当全家亲属目睹死者惨状时,痛不欲生,其妻、儿几乎昏死过去。他们看见老人一丝不挂,全身无数巴掌大小的污块,颈部至耳根被绳子勒成一个半圆形红色深深血印,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

面对家属质问,警方竟说是老人自己走到厕所用捆手的纱布上吊,厕所高1米5,所以老人 是坐着吊的。

家属要求看病历,被拒绝。警察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遗体火化。家属还被劳教所威胁,不许回家说死者是自杀的,要说是得病死的。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