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六四铁汉李旺阳被自杀案 >> 横河:李旺阳被自杀罪责在谁(音頻)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
横河:李旺阳被自杀罪责在谁(音頻)

来源:希望之声 大纪元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27分22秒



【大纪元2012年06月14日讯】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上周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应该就是李旺阳“被自杀”案。李旺阳是湖南工人,1989年因为组织工人运动,六四以后被以“反革命罪”判13年;出狱以后又因为签名要求平反六四,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10年。他是去年5月份出狱,因为在狱中遭受酷刑,双目失明、双耳接近失聪。今年6月6日,在警方严密看管下,被家人发现死在医院里,警方声称是自杀。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疑点重重的“自杀”

首先是自杀的疑点,网上已经有很多人提出来很多很多的疑问,我想主要的是有这么几点:第一是李旺阳被关了22年,是有名的六四硬汉,从来没有屈服过,而且他生性乐观,在死亡的前一天还要他妹妹去给他买收音机,练习他仅存的听力,而且他的病情也在好转,根本就没有自杀倾向和自杀的动机。而且现场发现所有的证据都不支持自杀的说法。

那就很多啦,包括无法自行行走的人,怎么能把绷带挂到他够不着的地方?医院的绷带他是怎么拿到的?绷带怎么能挂住他这么重的身体?而且绳结的打法也有问题,挂的位置也不对,而绷带勒着脖子的地方没有勒痕;警方又抢走了尸体,强行解剖并且火化。这一系列的疑点,都指向了他很可能是被杀而不是自杀的。

原来上海的律师李天天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她说根据证据法的一般规则,销毁证据的一方应该承认对其不利证据的后果。说李旺阳是涉嫌被政府杀害的,政府火化尸体那一刻,这个法律事实已经成立。也就是说邵阳警方以为火化了尸体就销毁了证据,但实际上当真正要审理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们现在不说谁来审理,就说真正要审理这个案子的时候,警方火化尸体本身就是证据。

还有一点,就是在李旺阳死亡的前几天,从六四前几天开始,李旺阳就一直处于邵阳国保的看守之下。在6.4前后,我们就看到报导,说是邵阳有10名国保在看守李旺阳。任何人,如果说他处于持续的监控和看管之下的话,那么他的生命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而是应该由监管和看管他的人来承担全部责任。这是大家提出来的一些疑点。

如何追责

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就说不管李旺阳是怎么死的,他是在政府的看管之下,而且20多年来他一直受到当局最严酷的迫害,因此这里存在一个追究责任的问题。对于谁应该负责,我想应该是有三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是否需要追责?我想这一点对大部分人来说的话,争议应该不是很大的,这个跟是否宽容没有任何关系。出了人命案一定要查清楚。是自杀或谋杀,也不是空口说说就可以了,必须要有证据。这不是说谁对警方有私仇,或者有意见,这是滥用公权力的问题,而且是一个人命案子,就必须要查清楚,查清楚以后再来说其他的问题。

紧接着就是第二个步骤,就是谁来追责的问题。这一方面争议就比较大了。一般来说如果是一个谋杀案,调查这个谋杀案是警方的责任,这个在任何国家都是没有例外的。然而这在中国就不能跟一般国家相比了,因为在中国政治谋杀行为,往往跟当政者是有关系的,像以前的“钱云会案”,他被涉嫌谋杀是跟当地政府有关的。而李旺阳的案子,第一嫌犯是邵阳的国保。

邵阳国保在这个案子上有动机、有机会,大家知道破案首先找的是谁有动机,然后再看这个有动机的人有没有机会。邵阳国保符合这两条。因此无论是作为这个案子的嫌犯,还是作为这个案子的利益冲突方,邵阳的警方,特别是国保就应该回避。所以邵阳当局是不能够调查这个案子的。而鉴于中国的特色,中国的政法委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王国。中国的司法体系是一个条块领导的,在条上面是从中央到地方,形成一个系统的。这跟西方不一样,西方的司法系统不仅和行政当局独立,而且它各个地方和联邦政府也是独立的。在美国是这样的。

在中国公安、国保是自成体系的,因此即使你从外地调警方调查也是一样的,因为它和这个地区的公安、国保是一批人,是同一个系统里的,而让上级警方来调查也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本来就同一个系统的。所以不仅仅是官官相护这么简单的问题,而是一个系统内部自己保自己这个系统的问题。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我认为像涉嫌谋杀李旺阳这个事件是中国司法系统内部的一种常规操作。如果说中国的司法系统历来就不允许这样明目张胆的、肆意的践踏人权和践踏人的生命的话,这样对待异议人士的话,那么李旺阳被自杀的这种事件,即使有的话也只是偶然发生,不能说其他地方没有这种事情,但是不会成为系统,不会成为常规操作,只是偶发的。像在西方这种事情一旦发生的话,根本不需要民间呼吁,不需要民间施加压力,官方早就开始调查了。官方到现在迟迟没有回应的话,也就说明这件事情官方自己就是主要嫌犯。

那么让第三方来调查可行不可行,这就非常困难了。第一,在中国所有的组织几乎都是官方的,就是涉嫌犯罪这一方的,民间组织本身就在受打压;而国际组织中共根本就不可能允许他们介入国内的调查。如果在最高当局里有人真的想要查这件事情的话,必须是要有一个不受政法委控制的系统来进行;要邀请国内的著名的人权活动人士,或者是著名的国际组织,或者是刑事专家来进行监督。

比如国际上可以请“大赦国际”,可以请“人权观察”,著名的刑事专家可以请李昌钰,或者也可以邀请香港的著名人权组织。你如果不许外国干涉的话,香港一国两制,总是中国的一部分吧,那么请香港的像“支联会”这种声誉很高的独立的民间组织,让他们来参与监督,这才可能进行相对独立的调查。但是我非常怀疑中共最高当局有人愿意这样做,即使是有人愿意做的话也不会真正付诸行动,他不可能得到政治局常委的批准或同意。

再有一点,既然不可能得到中共方面真正能够让人信服的调查的话,那么就是民间组织自己来调查了,当然阻力会非常大,但是这可以一步一步来。如果说把这个力量集中在搜集证据和搜集目击者、知情者和涉嫌犯罪的人的名单的话,这个调查还是有一定的空间的。因此下面就第三个步骤了,就是怎么样来进行追责?追什么?李旺阳是两次被判刑,当时他两次被判刑的时候是谁立案调查的?谁起诉的?谁审判的?跟当地的司法当局或者是政法当局或者是党或者政府系统里面的谁的利益最大?这就是调查动机,谁最有动机。

这些应该都不难查清楚,因为判决书、起诉书上都有这些人的名字。李旺阳的案子不一定是属于全国性大案,就是两次判刑。各地对于六四事件的处理,虽然说中共整个系统都是很严的,但是各地掌握的宽松程度是有差别的,像湖南,六四以后抓的人是全国排第二,仅次于北京的,因此一定有个人非要做恶的这种情况,就是说个人要承担责任的情况是肯定存在的。当时邵阳是谁在主政?这些都可以搜集,而这次负责案子的究竟是谁?当地知情人也不会少,这个可以做的主要是把这些人找出来,然后把他公布出来。

现在可以说网路上已经公布了一些嫌犯,包括邵阳市公安局的局长,邵阳市国保支队的支队长,还有政委等等,政法委的书记,这些都已经公布了,但是这些人如何涉案的?在这个案子当中起什么作用?这些还是越详细越好。另外,找到判决书把公诉人、审判长、审判员的名字公布出来,还有就是他在服刑期间,监狱和监区的负责人,谁把他眼睛弄瞎的?谁把他耳朵弄得几乎完全失聪的?这些监狱的负责人也要承担责任,把这些人名字也找出来,这些是可以做到的。

寻找真相记录罪行

谈到追查这些事情责任人,在这之前其实在中国大陆已经有人做了一些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中共统治以后中国人受迫害这么多年,以前对于运动大家还有个认识,但是对于很多具体的个案的话,他的记录和追究是不够的,造成害人的人以中共党的名义,以阶级斗争的形式害人的人,个人很少有被追究的。很多重大的政治运动都是一笔糊涂帐,不仅仅是在做结论方面,因为是中共做的结论嘛,是一笔糊涂帐,就是对每个个案也是一笔糊涂帐,有很多就剩下数字。比如说,土改的时候杀了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的地主,哪些人被杀了?到现在也是一笔糊涂帐。

这种情况在最近20年来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个是关于六四。六四其实有两部分工作,就是追究六四的历史真相,一部分是寻找受难者,这个主要是“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做的工作;另一部分是寻找当年的戒严部队,这个主要是在加州的学者吴仁华先生做的,他出了一本书叫做《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作者吴仁华他自己在前言当中介绍,这本书把所有的部队从奉命进京到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期间所发生的情况均一一予以叙述,包括进军路线方式、情形、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表现等等。而且他不仅是把当时的情况调查清楚了、发布了,而且还公布了事后戒严部队的各级指挥官升官的名单。第一次公布了参与北京戒严行动的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官兵名录,包括这些官兵所在部队的班号、职务、军衔,公布的名单是两千多人。当然还很不够,但是确实这是一份可以说是中共统治以来查得最清楚的关于大规模迫害民众、屠杀民众的执行者的详细情况。

当然不能说这里公布的名单里每个人都一定是犯下了罪行,但是现在官方不查而民间查确实有困难,所以公布这些名单至少可以做到这一点,就是这些人即使不是直接凶手或者必须承担全部责任的,至少他们也是见证人,将来到调查的时候,至少可以找到这些见证人,为将来的法庭伸张正义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就说必须是把这个历史真相记录下来,而且还原他的真相,以后才谈得到定罪,才谈得到司法正义。这就是即使是在法律意义上的赦免,这个不是宗教意义上的赦免,是法律意义上的赦免的话,他也是要基于定罪的基础上的,定了罪才谈到赦免。

所以把这些记录出来、公布出来,就是立此存照。像在西方国家,在美国出了车祸,你还要把当时旁边的这些目击者的名字和电话记下来,以便法庭或者保险公司需要去查看,这是一样的道理,更不要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历史上可以参照的最大的最有名的,就是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后来被称为“纳粹猎手”的西蒙(Simon Wiesenthal),这是民间追责纳粹战犯的一个典型。他在战后持之以恒的搜集证据追踪嫌犯,寻求司法正义。这个背景是什么呢?背景是战后的“纽伦堡审判”,界定了纳粹的罪行,以及后来德国和以色列政府捉拿纳粹嫌犯进行司法审判的决心和行动。这是西蒙这个“纳粹猎手”之所以能够进行民间追查的一个最重要的背景。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战犯在被西蒙找到以后,是被引渡到西德审判定罪然后服刑的。

另外一个非常实际的例子就是,法轮功学员搜集记录的迫害者的材料。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法轮功反迫害持续了13年,但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法轮功实际上当这个迫害还在继续进行的时候,被迫害者就广泛的开始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到现在为止在中国大陆搜集的最完整的,被迫害群体搜集的迫害者的资料。

绝大部分案例公布的都有受害者、迫害事实、主要的凶手和比较接近凶手的较低级别的责任官员的姓名和联系方法。这些案例都是目前在海外对那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起诉的依据,也是将来进行清算的或者是司法审判的证据和线索。当然由于当事人的局限,除了直接迫害他的凶手以外,其他的人不一定准确。这是将来法庭的责任。但是列举出在事发期间所有可能涉案的官员的名单,无疑为将来找到主要的责任人提供了最重要的依据。

我们还是以李旺阳所在的湖南邵阳为例。2011年12月9日法轮大法明慧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湖南邵阳法轮功学员近期受到迫害”,在这个文章后面就附上了邵阳市政法委、公安局以及公安局国保支队还有610办公室、法院、检察院、看守所、拘留所和一些区、县对应部门,几乎所有主要官员的名单和电话号码。有些案子现在看来不清楚,但是将来进行司法调查的时候,至少这些目击者或者是知情者在名单上的,一旦法庭进行调查,他们揭发起真正的凶手来,真正的责任人来,肯定比谁都快,因为他们要推卸自己的责任。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刚才我们提到的应该对李旺阳“被自杀”要承担责任的公安局长和国保的支队长,都在这个名单上,就在《明慧网》公布的名单上面。这是同一个系统。任何地方如果有异议人士被迫害了,你上《明慧网》去查,多半可以查到这些施害者,一直都有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在公安内部就是“国保”,在地方上迫害法轮功的是“610办公室”,迫害普通民众的是“综治办”,迫害异议人士的是“维稳办”,这几个办公室都是一家人,都在政法委里面办公,只是它们的分工不同而已。

国保是什么?国保就是中共镇压人民的工具。我们以前介绍过,它的来历就是共产党专政的工具,它是1949年共产党刚刚建政的时候的军事管制委员会镇压反革命的功能。后来这部分镇压反革命的功能,当它要建立政权的时候,它就把这部分功能转给了公安。而在公安里面呢,镇压反革命的功能是最重要的,因此放在第一局,所以公安部的一局就是这个部份,最早的时候叫敌侦局,后来就变成了政保局,2002年以后变成了国保,就是国内安全保卫局。

当然在1983年的时候,一局的大部分和当时的中央调查部合并起来成立了国家安全部,留下来的一局的人数大大减少。后来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又重新扩编,增加了经费、增加了人员,发展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当年合并前的规模,成为公安内部最大的、经费最足的、人员最多的部门之一。它和别的国家的警察不一样,它没有服务功能,它是“政治警察”,也就是说它唯一的功能就是进行政治迫害,在世界上、历史上能够相比的,最相似的就是纳粹的盖世太保。

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中央政法委直接指使邵阳国保害死李旺阳。当然现在确实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政法委本来就是一个系统,而周永康在历史上也确实直接插手了很多地方上的案子。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看,邵阳政法委和国保也不一定就需要上面的命令来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本身就有自己的动机,他们清楚的知道,制造事端、违法乱纪是这个系统的日常工作,他们不会因此受到惩罚,只会被嘉奖。

杀人越货不是一天养成的,是一个大环境和他们工作的小环境,他们的同事和上级的榜样,和他们自己以往经验的积累,多方面的因素组合成的。也就是说在公安、国保这个系统里面,他们认为这样做是正常的。所以外面人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他们,认为他们怎么做这么傻的事,怎么就敢公然杀人了?他们不是正常人。那种作法是一个邪恶的系统对里面成员的基本要求,我们不能用人的想法来比照他们的作法。

国内外的压力

最后我们再谈一下国内外的压力。现在李旺阳的朋友朱承志还被关在公安局,据说是必须要签下保证,不再管李旺阳的事情,才能被放出来。而律师到现在都很难联系上,可能都被软禁或被严格的看管,家人也可能被软禁。在这种情况下,引起了国内外非常非常强烈的反响,国内现在都在谴责邵阳当局,尤其是政法委和国保的作法;而国际上的谴责更是强烈,大赦国际、海外民运组织都发表和组织了抗议和要真相的声明活动。

香港的反应是最强烈的。刚刚经历了这么多年来人数最多的“六四”纪念活动,就发生了“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的大事。也许是因为香港人切身感受到了来自中共的威胁,而更能体会到自由的宝贵,在“六四”纪念参加人数达到18万以后,今天又有2万5千人游行到中联办抗议。港人成为海内外华人圈子里面,捍卫民主、自由、人权最坚决的一群。

香港这次纪念“六四”的活动,看新唐人电视台的报导,说来了那么多大陆的游客来亲身体验“一国两制”下的集会、言论、表达的自由。前两天还看到一个大陆人讲的,到香港去旅游,说是一出罗湖海关,我就知道共产党完了!说大标语:“天灭中共,退党保命”老远就看见了,说经过的景点都有法轮功的展览点,说共产党迫害人家的照片、案件,在饭店门口摆满了,出门看一遍,进门又看一遍,根本就挡不住!说每天好几万人逛香港,都这么开眼受教育,共产党不完蛋才怪呢!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从今年二月份王立军出走美领馆以来,大事情就不断。薄熙来宣布在中央政法委统一协调下打黑,和周永康密谋篡权、陈光诚走脱、国安部间谍案、李旺阳被自杀,每一件事情都轰动世界,而且每一件事情都直指政法委这个系统。但是政法委只是集中共63年统治的罪恶之大成,它是中共镇压人民的工具和打手。显然大家都看到了,载舟的水要覆舟了。今天香港中联办门口的一块标语,非常能够说明问题,那标语上写的是:“中共,你们准备好逃亡没有?”好,谢谢大家。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