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揭开周恩来面具 >> 第4集-周恩来高呼“誓死捍卫江青同志"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
第4集-周恩来高呼“誓死捍卫江青同志"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5分



各位听众你们好, 这里是揭开周恩来面具系列节目的第4集。在这一集我们向大家介绍周恩来是怎样在文革中高呼“誓死捍卫江青同志" 的。这次节目内容主要来自赵无眠先生的文章“真假周恩来”。

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决策并亲自发动的。一开始,周恩来并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性质、矛头对准谁的运动。他只知道毛主席说的就要照办,邓小平时代批判"凡是派",其实最大的"凡是派"就是周恩来。及至毛泽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发表,他还不晓得到底是指谁"何其毒也",惴惴不安地去探毛的口气,听说不是自己,这才放心大胆地投入文化大革命,协同毛派力量推波助澜。

文革过来的人都记得,当时人们心里很清楚,这几个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是绝不能炮轰和揪斗的,他们是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这种印象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凡在文革初期贴大字报炮轰过周恩来的红卫兵、造反派,当即都受到"上面"授意的有组织的反击、围攻和批斗,事后必遭严厉的处罚、关押、劳改、判决直至枪决。炮轰周恩来和炮轰林彪、江青一样,其他诸位"毛主席司令部的人"都会集体出场表态,厉声申诉,威逼利诱,迫使对方就范。唯一的区别,文革结束后所有参加炮轰受到迫害的人都被不同程度地平反,只有反对过周恩来的人永远不能赦其罪。

文革的首要目的是倒刘,并清除刘在党政系统的势力。目标一定,"毛司令部的人"倾巢而动,共同完成这场战役。除了副统帅林彪很少露面,几乎只跟随毛泽东出场外,其余如周、陈、康、江以及中央文革小组的"爬虫们",到处看大字报,视察、演说、计划、接见、会谈、表态、劝慰、阻拦、发布指令拉一派打一派……。为文革依照毛的意图朝纵深发展竭尽全力。有人说周恩来没有参与政治迫害,他所做的都是保护别人,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誓死捍卫江青同志"”

中共中央"四人帮专案组"在搜集罪证时,也发现文革冤案中几乎所有的逮捕令,都是由周恩来签署的,包括逮捕前面说到的他的养女孙维世。另外,所谓"共和国最大冤案"的受害人刘少奇,以"叛徒、内奸、工贼"的身份被永远开除党籍的文件,也是由周亲手签署的。这一事实让专案人员"震惊"和难以接受:周恩来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做的这一切是真诚还是虚伪?(阮铭《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

江青由一个宣传部被人瞧不起的副处级干部出山和坐大,固然获得毛泽东的支持与肯定,但毕竟还得通过一定的组织手续来逐步完成,光他一个人说了不能算数。否则,他也就完全没必要耗神费力发动这样一场大的战役,来歼灭他的政敌了,也不会在背后里怨林彪"一句顶一万句,我讲了六句,相当于六万句,半句也不顶"了。

江青得中央文革副组长的显赫位置,并挟其势取代中央书记处,甚至凌驾于政治局之上,周恩来出的力最大。试想,林彪名为副统帅,实际影响只在军内;陈伯达、康生原先的地位也远不及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小平,他们怎么可能把江青抬得比书记处还高呢?能依照、实现和发挥毛的意图,把江青稳稳地捧到这样一个地步,只有周恩来。

  康生,尤其是陈伯达,对江青的公开吹捧诚属过火:周恩来居然也站出来"向江青同志学习、致敬",就更叫人肉麻。康、陈二人都是投靠毛泽东,凭籍揣摩毛的思想登升高位的,从感恩戴德的情分上,总还有一种说法。周恩来功高位显,驰骋政坛数十年,影响遍及全世界,凭什么要向江青表衷心?研究文革的学者们,往往只记录下康、陈这些百经官方定性的"反派角色",而将周恩来这样的圣人的言论偷偷剪掉,藏起来,好仍人们忘记历史的真相,忘记周恩来是怎样在人民大会堂前振臂高呼:"誓死捍卫江青同志!"

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

这里记录一段周恩来当年的公开讲话,以为见证──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十万人"彻底粉碎二月逆流新反扑誓师大会",周恩来到会演讲:"江青同志是经过战斗的年月,特别是三十年代她最初当了中国共产党员的时候,就遇到叛徒、假党员、坏份子、国民党反动派对她的迫害。她在那个时候,很年轻的时候,就有鲁迅那样硬骨头的勇敢,对迫害、压迫、诋毁、诽谤、污蔑的人进攻。她写出的文章是战斗的文章,值得我们学习的文章!"

前章曾提到,文革初期周、江之间也有过摩擦和矛盾。就在周发表这段演说前 十几天,江青还在人民大会堂与他争吵:"孙维世是你周恩来养的一条狼,成元恭是你周恩来养的一条狗。"江青的骨头可真够硬的,迫使周将成元恭这位延安时代就跟了他的警卫员送去进学习班、五七干校,直至周死后才返回北京。

如果说这就是周恩来与江青进行的"斗争",那也太可怜了。多少有些迂腐之气、被称为"老夫子"的陈伯达,也和江青有过观点之争,但并不影响他们最初的亲密关系。即连康生,也曾在中央文革所在地钓鱼台国宾馆大骂江青不是东西,逼得"老夫子"要自杀。他后来还在临终前叫毛泽东的女联络员王海容、唐闻生去告诉毛:江青、张春桥是叛徒。这同样也不能证明,康生与江青关系不好、进行过"斗争"。能证明的只是这样一条政治学的重要原理,即"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周恩来的确保护过一些人,但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他的人马,包括他的部属、与他多年相交的"民主党派"人士、与他亲近的文化界人士、他在军队和地方的心腹亲信,还有一部分是可以争取和收编的别的派系的人马。不过有一条原则绝不能违反,那就是毛泽东、林彪、江青一定要打倒的人不能保。不但不保,有的还要落井下石,甚至直接进行迫害。

文革派其实都保护过人

在一场全民性的、几乎人人过关的大灾难降临之际,凡是身居要职、权倾一时又胸怀大志的人物都有可能出面保护一些人,因为这是收买人心、扩充势力的最佳时机。如林彪,就出面保护了被整得呜呼哀哉的黄、吴、李、邱,还有空四军的政委江腾蛟之类,这些人对林彪自然感激涕零,宣誓效忠,成为其死党。就连毛泽东也是保护他人的好手,"陈毅同志是个好同志"就是他说的,这句话所起到的保护作用,比周恩来高喊"你们要抓陈毅,请从我身上踏过去吧"要有力的多;后者只是阻止了这一次揪斗,前者才使陈毅终不被彻底打倒。

毛泽东还保护过朱德:"谁说朱德是黑司令?他是红司令嘛!"延安时代还保护过许世友,这位身怀少林武功的将军后来死忠于毛,镇守一方,令林彪势力不敢妄动。江青也保护过人,没有她的保护,曾划为右派的剧作家汪增祺怎能进样板剧团改编京剧《沙家邦》? 没有她出面"打倒阎王,解放小鬼",那么多被刘少奇工作组打成"反革命分子"的造反学生,怎能那么快得以平反?

江青甚至出面保护过陈毅。一九七六年一月十日晚,她与陈伯达、康生、王力、关锋、戚本禹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北京造反派,亲口称赞陈毅的为人和历史功绩:"比如陈毅同志,说错话,写过一些诗,说话说过头也有,我甚至可以当面同他争执,但他不是两面派。他都说,这是好的。从整个历史上讲,他也有错误的。他和你两人可以争得脸红脖子粗。…..我们要做很多工作,外交部你们不能去,他们有很多工作。我对陈毅以前不太喜欢,最近几年看他很坦率。广州会议他说得不好,说过了头。一九六二年夏天他就做过检查。现在也是。他历史上有很大的功绩。比如新四军,项英坚决执行王明路线,一万多人装在人家口袋里,这是我党一件奇耻大辱。陈毅同志执行了毛主席路线,重新发展成二、三十万人。"

周恩来保护高干及其子弟

旅英女作家张戎在她的自传作品《鸿──三代中国女人故事》一书中,详细记述了她母亲进京找周恩来,寻求政治保护的一段往事。张父是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革时期遭到省委新领导逮捕。周恩来在接见完四川红卫兵代表后,仔细听完了张母的申诉。"从周恩来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留心这件事,"张戎说,"因为我父亲是个高级干部。"面对着进京告状的红卫兵,周只讲些"按毛主席的指示办"、"要大联合"、之类的普通应酬话,一听到"高级干部"受压,却立即差人取来国务院抬头的公文纸,亲笔写了一张保护性质的字条。

  除了保护"高级干部",还保护高级干部的子女──俗称"高干子弟"。以高干子弟为主要成员的红卫兵,当发现革命浪潮汹涌而至,被冲击的首要目标竟是他们自家父母时,被惊的目瞪口呆。失落感、使命感、优越感,混杂着强烈的不满、愤怒、恐惧与惶恐,使他们纠集起来铤而走险,组成红色恐怖组织"联动"(党政军干部子弟联合行动委员会),私设刑堂、水牢和劳改所,任意打死、打伤和打残"黑五类",像"暴走族"一样呼啸街头,一再冲击中共公安部。联动被宣布为"反革命组织",数百名骨干分子被逮捕,其罪行公之于众。但在周恩来的斡旋下,经毛泽东批准,很快即将他们释放。周恩来接见他们时讲话:"你们是党和人民一手抚育大的,你们是党和人民的孩子,受了挫折不要灰心,要继续跟着党,跟着毛主席闹革命。"

  而正是这位周恩来,在听到如遇罗克一类非高干出身、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青年的"反革命案"时,就不把他们划为"党和人民的孩子"了,毫无同情之心下令处决,以绝后患,如湖南大学数学系青年讲师、被指为湖南"省无联"黑手、打成"现行反革命"的陈光弟,案报国务院请示周当即下令秘密处决。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