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十)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十)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4分33秒



五十年后的今天,当年的所谓“反右斗争”在中国依然是一个敏感问题,中共拒绝对千百万受害者做出道歉或赔偿,中共宣传部门勒令中国新闻出版部门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

《开放》杂志的总编辑金钟先生指出,反右运动因为当时是毛泽东在主导,邓小平他是主要的执行人,那么在文革之后,邓小平复出,它对于反右采取一种非常自私的一种决策。他不叫平反而叫改正,还肯定这个运动是必要的,只不过是扩大化了。因此在对这个反右运动的定性方面,作为一个历史问题的处理方面,邓小平完全错了。他对于反右这样一个罪行,毛泽东时代的罪行之一,很严重的。几十上百万的优秀的知识分子受到迫害,家破人亡,而且对整个国家带来重大的损失。给后来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文革铺平了道路。整个国家象灾难一步步的走过去了。所以,现在我们来回顾这段历史,回顾五十年的悲惨。

民运人士刘国凯认为,现在就不是要求平反了,是要求道歉赔偿。完全是站在一个主动的地位,而且是站在一个对共产党谴责的角度上,说它你完全是错了,而不是恳求它请求它平反,讨还公道的问题,而是要共产党要正视它历史上的罪恶。

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茅于轼先生认为,反右的错误对后来的一系列的事情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反右之后就是反右倾,反右倾以后就是三面红旗,大炼钢铁,人民公社,接下来就饿死了几千万人。后来又一个阶段叫做三年调整。叫调整、充实、巩固、提高,三年之后情况有好转。刚好一点,毛泽东就跑去插队,阶级斗争。搞四清运动。这个四清运动还没有搞完就搞了文化革命。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所以最初的原因,反右是一个非常标志性的。可是到了反右,脸皮撕下来了。所有的伪装都拿掉了,而且是独裁了,没有任何民主可言。造成后来从五七年到七七年二十年重大的挫折,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少有的。死这么多人,毁了这么多文物。这么多人受伤害,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没有过,在世界上都是少有的事。到现在没有认识反右的错误。所以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进一步的发展。

政治时事评论家横河指出,反右已经五十年过去了,这五十年当中,作为当年被迫害的右派分子及其他们家属,除了个别的作为个人在争取他们的平反和要求以外,作为这个整体,他们其实一直没有发出很强的声音来。只有文革是共产党整人整过头了,整到自己头上了,所以才去平反。这是共产党第一次承认搞运动搞错了,因为他搞到自己头上去了,在这种情况下,顺便就把以前的案子轻描淡写的做了一下,包括反右,就是在那个时候,也去做了一下。这并不是曾经被打过右派,被迫害的人自己争取来的权。但是共产党并没有给他们彻底平反,它只是承认了扩大化,而没有承认反右本身错了。所以到今天,在过了五十年以后,他们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这个群体终于出了一个比较强的声音,我认为和当前整个大陆的整体形势有关系的。

在“反右运动”发动50周年到来之际,中共对当年给千百万中国人造成伤害的“反右运动”讳莫如深。中共宣传部门反复下达禁令,严禁没有官方正式许可的任何历史研究和回忆记录文献出版。

济南山东大学的退休教师李昌玉当年也被打成右派,并遭受到长达22年的迫害。李昌玉认为,这种垄断和封锁历史的态度,不是一种严肃的态度,对受害者、对中共、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都是不公平的。

金钟进一步指出,我们回顾反右的历史,第一就是要清算毛泽东,第二就是要批判邓小平。这个不仅是为当年百万右派和他们的家人受到残酷的迫害讨回公道。而且为了整个国家的发展,尤其是现在处于停滞状态的甚至倒退状态的中国的政治改革所必需非常必需做的事情。因为现在中国的民主化受到了严重的阻碍。根本上就时批判毛泽东批判邓小平这个任务没有解决,如果能够在这一点上面有所进步,那么中国的政治改革,中国制度的民主化那是一定有希望的。

刘国凯指出,共产党不会赔偿也不会道歉,但是还要继续提出这个要求,实际上也就是对中国共产党专制做斗争的一个方式和一个内容,那么这种方式、这种内容必然会推进整个社会在民主方面的诉求,所以它的作用是非常正面的。

横河继续分析说到,最近几年中国各地维权运动起了很大作用。在维权运动当中有一些律师出来为这些受迫害的群体争取。其中最著名的是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群体在中国按照中国法律程序来争取权利,这个是最有名的。这一连串的维权事件其实在中国影响非常大,让很多人看到在中国有相当大的人的基本权利是被剥夺的。现在有人站出来,他们自己的权利也有人在争取权利。这群人当中,最最著名的,被看作榜样的是法轮功群体。因为法轮功群体她创造了几个奇迹,其中一个奇迹就是她在被中共这样打压的情况下,没有倒下来。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已经坚持了八年多了。这个群体地坚持,毫无疑问给中国大陆的整个民间维权运动和各种曾经被迫害的群体和正在迫害的群体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因为人们必须看到希望,人是需要希望的,那么谁给他们希望呢?这个希望不可能来自于统治者,不可能是来至于迫害者,而是来自于民间被迫害的人能够坚持下来。坚持下来本身就是个证明,坚持下来本身就是让大家看到共产党也有镇压不下去的人。因为共产党的统治靠的是恐怖,靠的是让大家都害怕它。那么有一个群体能够坚持这么久,而且是越战越勇的情况下,这个群体不害怕了,那么其他的人也会减少对它们的害怕。当人们都不害怕的时候,共产党就害怕。这就是一个典型。

有文章指出,一九五七年早已终结,但中国社会的集体失语和失忆远未结束;经历反右前后如此众多惨痛历史事件的国人,也迄今未有真实的思考和回顾。但是历史不会忘却,它将永远铭刻一九五七——这是一块猩红色的耻辱柱,上面遗留着中共的印记。

茅于轼说道,现在很多人不知道反右是怎么回事,有些人连文革都不知道。文革离开现在也三十年了,年轻人连文革都不知道,更谈不上反右了。所以说忘记历史是很危险的事情。历史不断的重演就是因为老忘记。该吸取的教训不吸取,那么尤其中国现在的情况有点故意的遮遮掩掩,就是想把这个历史能盖得就盖过去,能不提就不要提了。不愿意认真的检讨错误。所以今天我们需要反思的意义就在这。

金钟最后指出,因为五十年前的这场政治运动,让现在年轻的一代明白,这个反右派运动是:今天这个局面的开始,今天中国大陆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政治民主的一个开端。中国政治上面的这种保守跟今天的经济开放完全背道而驰的状况是从五十年前的反右派运动开始的。这样的话,对青年一代是一个非常必要和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启蒙教育。

横河认为,两年前大纪元时报《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大陆一个退党的高潮。退党实际上每个人从自己的内心来改变自己,改变设么呢?改变自己不再害怕共产党,也不再附和共产党的这种邪恶,而和它告别。这种告别它是一种内心的选择。造成中国大陆目前因为大家都不害怕它,大家都鄙视共产党,都藐视共产党。这个大气候已形成以后,各种曾经被迫害过的人,他都会在这个大气候底下要求争取自己的这份权利。我认为当年的右派,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个群体,来争取自己的权利,就和这样的大气候有关。我相信这种事情今天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将来还会有历次运动中曾经被整的人,其他的曾经被迫害过的群体当中,我相信要求讨一个公正,要求给一个公正的回答,并不是真的要求共产党平反。真的就是认为共产党能够给你什么公道,不是的。就像法轮功学员一样,争取到一个真正自己的正义,实际上是一个正义,道义上正义的和司法上的正义。那么这个运动毫无疑问又加强了今天在中国大陆发生的退党和解体共产党的热潮。我相信,这就是我认为今天这些当年的右派和他们的家属提出来要讨回公道的意义所在。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几十年的洗脑和镇压,已经把它的那些思维方式、善恶标准压入了中国人生命的深层中,以至于我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认同了它的歪理,并成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识形态基础。
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这条道路是否能够走得平稳、和平,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改变。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

听众朋友,挥不去抹不掉《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的二十集系列节目全部为您播出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