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八)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八)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4分4秒



1957年6月8日,根据毛泽东的决定,在《人民日报》上登出了《这是为什么?》的反右告示。中共中央整风反右领导小组组长邓小平走马上任,在全国五百万名知识分子中,打出了五十五万“右派分子”。

戴煌,现年79岁,曾任新华社高级记者,被评为全国高级记者。蒙冤受摧残21年,妻离子散,九死一生。

戴煌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到,毛泽东叫大家整风鸣放的时候,因为我在外交学院学习,不仅有新华社的人也有中央机关很多人。我是英文党支部书记,我觉得我不能够随便讲话,我要听党的号召再讲话。所以在整风鸣放的时候,我没有说一句话。在整风鸣放变成反右运动之后,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在一个礼堂里召集北京所有高等院校的支部书记,支部委员一千多人讲话。说是整风鸣放已经变成反右斗争了,现在是门外反右归反右,我们门内就是党内要继续鸣放,即便说错了也不要紧,他给我们下了保证。这样的话,我才在回到学校后,开了个英文支部、法文支部、西班牙支部等等联合支部会议,各个支部的支部书记,支部委员都参加。我第一个发言,我觉得我们党内最危险的隐患是神话和特权,并且我还讲了很多农民的苦,干部的特殊化等等。结果我以为党内继续鸣放是没有问题的。而我们新华社的社长吴冷西居然就在全国各个分社的电话会议上宣布,总社反右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戴煌被揪出来了,这样我就被打成右派了。

戴煌继续说到,1958年的春天,到北大荒去监督劳动,那是很苦的,死去了很多的人。我由体重196斤降到了82斤,骨瘦如柴,几乎失去。回到了北京,1962年七届人大会,刘少奇讲饿死了几千万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当时,党组织要对我进行甄别平反。但是一个月以后,毛泽东又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打退翻案风。就这样,新华社的党组织又对我进行了再批判。1964年春天,又把我送去劳动教养,说我是坚持反党立场。这样在劳改队又呆了十几年。后来由于胡耀邦平反一切冤假错案,但是在邓小平的坚持下,他也只能叫“改正”不叫“平反”。这样我就又回到新华社,重操旧业。我现在坚持我的观点是正确的。

戴煌出狱后先后著书《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最近又积极参与要求为当年的右派彻底平反并作赔偿的全国连署活动。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反右斗争过去50年后的今天,为什么众多知识份子提出仍提出赔偿、道歉的问题?

戴煌表示,上书要求平反很重要,就是失败了我们也要讲真话,也要把真实的历史留下。以前敢讲真话,现在都快80岁了,还怕什么!有的势力想隐瞒历史,掩盖历史,粉碎历史,歪曲历史,甚至伪造历史,而我们就要力争言论、出版自由,讲真话,坚持真理讲真话,主持正义讲真话,维护事实讲真话。

对此,本台记者采访了著名的评论家阮铭先生,阮铭曾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智囊之一,现任台湾综合研究院战略与国际研究所顾问。

阮铭认为,应该赔偿,这个问题实际上在胡耀邦的时候就已经说右派打错了,应该赔偿,但是因为右派是邓小平打的,所以他还就说,他还是打得对,但是扩大化了。因为邓小平坚持,认为右派打对了,结果实际上是百分之百打错了。那么他一定要坚持留下几个所谓没有打错的人,来表明它是打对的。因为他是主导打右派的,毛泽东打右派就是让他去打的。所以他就一直说右派是必要的,现在还有反党反社会主义。所以他一直到后来不是六四镇压吗?都是他的一贯思想嘛。当然,因为它(平反右派)没有解决呀,虽然这些右派后来在胡耀邦的坚持下,还是给他们平反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平反了,那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呢?邓小平一定要坚持什么章伯钧,罗隆基,实际上章伯钧,罗隆基也是打错的,邓小平非要坚持打对。现在他们提出来要否定邓小平的这样一个所谓右派是必要的,这完全是邓小平坚持他的错误嘛。

戴煌认为,虽然过去五十年了,但是对这个问题,过去从来没有下过正确的结论。虽然大家都已经改正了,但是还是说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而已。所以叫“改正”,而不叫“平反”。这是大家所不满意的。就是你留了几个样板,说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而已。如果说反右十个人,多反了三个、五个,你说是扩大化了。现在是扩大化了几千倍、几万倍,这也叫扩大化?所以在没有正式平反之前,现在五十周年到了,大家愤愤不平。现在还健在的,当然不是五十多万了,顶多也是万吧人吧。但是,有很多死者的家属,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人心总是不平的,一个结论没有正确的解决,大家当然是不平。不仅是右派不平,就是旁观者也不平。为什么几十年来,大家都不敢讲真话。就是反右有重大的影响,没有人敢讲真话。

阮铭继续指出,另外,要求对反右派损害进行赔偿。你要跟共产党讲,胡锦涛讲。胡锦涛还坚持邓小平右派是对的。他们既不道歉也不赔偿。他们还认为邓小平是对的,反右派是必要的。他们共产党现在还是一样,它现在坚持的还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他当然不会赔偿。中共一贯就是这样的。谁要批评它谁就是右派,现在不是还是一样吗?共产党的本质一点都没有变。你要是共产党真变了,那它当然右派就可以赔偿了。问题时,它认为打右派是对的,它现在还要坚持毛泽东那一套。还要共产党一党专政,谁是要反对共产党一党专政,一样嘛还是右派嘛,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嘛!现在跟过去有什么不一样?除了贪污腐败比过去严重以外,其它的跟一党专制的没什么区别嘛。

戴煌表示,反右运动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他是个大骗子、大流氓。1957年用骗术骗大家讲话,是非常可耻的、卑鄙的。骗子。大骗子。后果就是万马齐喑,没有人讲真话,这是对国家危害很大的。
阮铭认为指望中共赔偿,除非共产党不是共产党。首先把它的一党专制改变过来,放弃毛泽东思想,放弃邓小平理论。现在年轻人还不是一样啊,年轻人要是做一些共产党不喜欢的事,还不是一样受迫害呀,跟迫害右派有什么不一样。法轮功不就是炼炼功,不也要被抓起来吗?我觉得现在年轻人的处境,除了可以想办法发发财以外,在政治自由方面我觉得跟当年没有什么太大差别,除非他麻木。我觉得现在年轻人也应该感觉到,现在法轮功应该说比右派还要轻微吧。右派起码还批评共产党了,法轮功只是炼炼功,那不一样抓起来了?年轻人不体会?那不体会,他只是麻木,他就是被共产党麻醉了嘛,就像过去那些跟共产党一起打右派的人一样嘛。也就是说,大家只是说过去中共不好,好像现在中共很好,所以中共就会赔偿你,不会的嘛,现在的中共本质上没有变,我觉得关键的问题是这一点嘛!那怎么可能呢?除非共产党不是共产党了。所以,你现在向共产党去要这个东西的话,你首先要它去改变嘛,你首先把它的一党专制改变过来。它才能够放弃毛泽东思想,放弃邓小平理论,走全人类只有民主的道路,右派的问题才能解决。现在还维护这个制度,让共产党一党专政还是好的,那你怎么可能去让它纠正过去的错误?我觉得根本不可能的呢。

何清涟指出,中共当政以来使用的是体制化暴力,剥夺了很多人的生命,很多人含冤莫白,反右和文革,是政府有预谋的屠杀迫害知识人,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责。但目前,还尚未听到共产党对它们制造的国家犯罪罪行对人民道过歉。

戴煌认为,反右斗争对中华民族的危害极大。从那之后,人们就不敢讲话,有什么话都顺着领导意思说,真正的心里话都掩掩盖盖,后面的运动都跟这个有关系。他们就是为了给自己装面子。要把历史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他们能躲到哪里去?他们就不能稳定又稳定的躺在龙床上,花言巧语、坐享其成。他们怕人说真话。

鲍彤在《论反右派斗争的非法性》一文中指出,中国要建立共和,进入文明,必须彻底否定反右派斗争。五十年来,共产党的领导集团一直不肯否定反右派,那就只得由我们自己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同声宣布,反右派斗争是违宪的,非法的!说到底,连中共中央成立那个以斗人为任务的领导小组-这件事情和这个组织本身,也是违宪的,非法的,只能苟存于一党专政的状态之下,无法侧身于现代文明制度之中。


|<< <<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