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七)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七)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3分24秒



高瑜曾任官方中新社记者及《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1989年6月因《经济学周报》遭整肃,高瑜被关押了16个月。她在《从反右到六四--89是57的儿子》一文中写道,今年因为50周年这个一定要纪念的年份和右派团队杰出的努力,我们可以把毛泽东、邓小平两个独裁暴君对中国制造的连绵不断的政治大灾难结合在一起反思。50年后不能再把右派的悲剧归结为"自投罗网",而肯定他们是反对中共专制制度,推进中国宪政民主的英雄。毛泽东的反右运动企图将20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培养出来的精英人物一网打尽,主要要消灭知识分子批判社会的功能。而89一代,作为57一代的儿子,又经历了六四一场大屠杀,专制暴君打算"杀他20万,换得20年的稳定。"现在20年就要到来,中国知识分子追求宪政民主的精神仍然在不断成长,而且信心百倍。

林希翎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到,反右的事情能不能很好的反思。在今天的社会里,世界是一体化了。很多东西现在不能是借口我是内政,动不动就给人家扣帽子“干涉内政”。实际上,每个国家的外交总是内政的继续。同时,一个国家的内政,一个国家内政会影响到其他国家。举个例子,我觉得很深刻的事情。比如天安门事件,八九民运的问题,当时用军队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通过电视及媒体赤裸裸的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受到伤害的不仅仅是北京市民和中国人民,这种伤害的是全世界人民。我在莫斯科碰到一些苏联人,讲起来,他说,我们怎么都不能理解,你们中国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拿枪去屠杀老百姓。不要以为镇压自己的老百姓,你们管得着吗?以前就是,关起门来打狗,你们管得着吗?问题就是说,今天不是个完全封闭的社会。过去反右那个时候开始整我们,一直到后来的那些政治运动到文化大革命,人家没法来管,信息也不畅通。到了天安门(事件),它引起的这些影响一直在国际上都没有消除。

就整体而论,几乎所有右派都是爱国爱民,关心国家大事,这才在毛率先垂范和各级党组织一再动员下,打消种种顾虑,积极建言,参加鸣放,帮助当局整风。

林希翎认为,中共对学生和民众的迫害波及到全世界各个国家,中共应该要对这些负责任的。哪里会想到会遭到这样的反扑,完全变成个谎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呀,什么“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后来还说是阳谋,引蛇出洞。真是不知天下为羞耻事,干了那么多坏事以后,到今天这笔账都不能去算。我在考虑这是什么原因呢?不要讲我们那些学生和党内、外的那些知识分子,各行各业被打成右派的,就是民主党派,张伯钧,张乃器,罗隆基,储安平他们几个最大的被定为资产阶级右派。如果没有这批民主党派,七君子当时在舆论各方面帮共产党的忙,骗取民心的话,共产党会胜利吗?结果共产党上台以后,开始也让他们参加政协会议,让他们当部长,论功封赏一样的。结果在反右的时候,就提了哪些,现在回过头来那些意见哪一条是要夺权的?结果用这样残酷的手段把他们打成资产阶级右派。难道事先你不知道他们是资产阶级吗?就是这些代表人物来讲,对他们就是过去的朋友自己掌权以后马上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所以这种恶劣的历史事实,就使得今天那些政治家,有头脑的人,怎么可能就信你呢?你过去撒了那么的谎,那不是喊喊假大空话能解决问题的。

张鹤慈有文章指出:反右是一种非常有效率的逆向淘汰,弃金留沙。教育、新闻、出版这些有关国家元气的部门,是反右的重灾区。学校、报社、文联等,剩下的最好的人,也只是明哲保身,而且,就连这样的人也是寥寥可数了。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些阿谀奉承的小人,和为虎作伥的恶棍。民主党派剩下的都是共产党派进去的打手,多数本身就是共产党兼民主党的党痞。

林希翎继续说道,反右运动的推动力量,恰恰是刘邓。刘邓实际上是掌权派。邓小平这一批人是机会主义。他们对知识分子是利用,改造,就是利用利用,利用以后他大权他要掌握它的手里。毛泽东犯了错误,邓小平没有犯错误吗?犯的错误不是更重吗?反右运动他是最积极的,他是反右运动领导小组,当时的总书记,刘少奇也都亲自参与这些东西。内部讲话和大批判点我名的也是邓小平点过。刘少奇第一天就批示,请公安部门注意我。他们都是这样的家伙。其实中国历史上古代有谏官敢批评皇帝的。他们真正爱护皇帝的天下社稷,对皇帝的错误还有一定的约束力,还能纠正。 所以说,邓小平也好,刘少奇也好,这些人能把责任都推到毛身上吗?在庐山正彭德怀的时候为什么一个屁都不放阿?明明是他们叫他去调查的这些事实,不敢讲真话。共产党人道德品质都到了这个地步。所以后来整胡耀邦也是这些人,明明知道错了,而且,很多人对胡耀邦非常感激的,没有胡耀邦就不会解放他们的。但是也跟着也是举手,一个生活检讨会就可以把一个党的总书记这么非法赶下台。这些做法不是无法无天吗?

林希翎认为,我就是个地道的左派,到我死我也是左派,我永远都不会当右派。现在中国的统治者特不要脸,自己掌权以后,特别到了邓小平,到了江泽民都把中国就是已经完全在政治上都是个右派极右派。还要维持,还要说我是右派,这不很可笑吗?顺便讲一下,邓小平,我写给邓小平的万言书,对我不给我改正的我申诉的时候那封长信,当时我是交给胡耀邦的夫人李昭。我亲自去找她,她当时在纺织工业局。她是多么的朴实,她起着自行车上班,中午一边啃满都一边接见我。我叫她把信交给邓小平。结果后来传言说邓小平秘书跟他说了一下,那个林希翎要求改正。哈,林希翎不是要啥共产党的那个吗?她还能平反啊?他把我当成那个葛佩琦了。当时批判葛佩琦了就是(人民大学教授葛佩琦)说她是要杀共产党的。其实是很冤枉的,把她的话断章取义。实际上她的话被共产党改变了,都退化堕落反人民,最后那人民还不起来杀共产党了。把前后都去掉个她弄上这一点。结果呢,他呢,这老糊涂,这老家伙老糊涂了把我当成她了,就这么一句,放个屁。结果成了定我罪,我便成了中国到现在永远不能翻案的邓定的罪。实际上后来葛佩琦胡耀邦把他也平反了。他的儿子,还有人民大学李逸三先生替他翻案替他跑找到胡耀邦哪里。葛佩琦都平反了,胡风都平反了,我都平反不了。你说这事情怎么说呢?中国有什么法律,有道理呢?它有什么道理可讲呢?

林希翎讲了个例子说,我的母亲一生之悲惨,当了反革命家属,丈夫又到台湾去了,也是个历史反革命,儿女一辈子是大右派。母亲至死是反革命家属。可是她生前的时候有一天,我很高兴,我告诉她一个故事。我说,四人帮打倒后,我在北京听说,北京胡同里居民委员会在开会,传达党中央文件,说是四人帮是反革命集团,江青是反革命。这个北京那个居民委员主任那个老太婆嘣一下跳起来了,对那个传达文件的那个干部说:“你这是污蔑毛主席,江青同志是毛主席的夫人,她们生前又没离婚,你说江青是反革命,那伟大领袖毛主席不成了反革命家属了吗?”他两个吵起架来了。我一听这个,可不是吗?你说,可不是吗?毛虽然跟江青分居,但始终没有离婚啊,还有一个女儿哪。现在还作为毛的女儿家属出面哪,那就是毛。如果江青的案不能翻过来,哪毛永远也是反革命家属。所以,我跟我妈讲:哎呀,你别耿耿于怀了,你就当反革命家属,毛都是反革命家属嘛,有什么了不起嘛。哎呀,我妈一想就笑了,是吗,可不是吗,你想想看,毛没法跟江青离婚了吧,她的后代也没办法替他们补办离婚手续了吧!中共政权就是这样。

有评论人士指出,这是为什么?五十年来,没人问过。现在有人问了,虽晚了;但如果还不问,就完了!这个国家要完,这个民族要完!问的不痛不痒,问的轻描淡写,问的避重就轻,问的浅尝辄止,不行,也要完。要问,就要翻箱倒柜,就要追根究底,就要正本清源!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