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六)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六)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4分7秒



林希翎在1980年6月《给邓小平的万言书》中评价反右派斗争时指出:“按理来说1957年应该是把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的整风运动搞起来,那在实质上应该是开展一次反‘左’运动,才能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策贯彻下去,从而也就能使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按照1956年制定的《论十大关系》的方针走下去,这才是正确的和必要的,可是突然搞了这么一场反右运动,就开始了中国历史上的大倒退和大复辟。”

林希翎在回忆当年的整风反右是的情况时继续说道:很多人还不知道,当年整风反右的时候,我在北大演讲的时候,北大有些留学生,就是有些印度留学生,他们亲自听到我的演讲,经历过那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反右的经历。他们回到国内去,他们写文章、出书。这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介绍中国的内情,关于反右的资料外面什么都没有,我跑遍了外国许多图书馆,哈佛大学的图书馆,一直到东京的最大的中文图书馆里面,连人民日报都没有。唯一后来就是有人偷渡去了北京市,右派的言论作为反面批判的东西带出来了,后来胡佛研究所把他翻译成英文,就有这么一片资料。最早最实际的写的是印度的留学生,印度知道这个情况之后,跟你讲,如果当时1956年的,如果不是有1957年的反右啊,真正按照56年的那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发展科学,这么样国家就进步了。现在落后到什么程度?光赚一些臭钱,这些钱是靠什么来的?邓小平上台,江泽民这些人二十年的改革。靠的是劫贫济富,少数人富起来,富的流油,现在所有奢侈品最大的市场是在中国。中国这些的暴富,这些富人,哪个不是靠官僚勾结的?现在新的三座大山压得中国人民,弱势集团,有一亿多的贫困人民,好可怜啊。

凌锋有文章指出:反右的最大成果是造就了"一言堂",为以后荒谬绝伦的大跃进与红色恐怖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扫清道路。毛泽东的这一系列作为后来被归纳与提高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对马列主义的重大发展。毛泽东死掉后虽然邓小平否定了文革,但是并没有清算这些"专政"理论,所以共产党至今还是一个"革命党",以专政为乐事,以抢劫社会财富作为他们至死不渝的理念。

伍凡在谈到有人提出来要建右派挡案库,要开放党禁、报禁时说道:现在有文化大革命库,但是没有反右派的库。资料不够,所以要赶快建立。不建立,人都快死光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是在反对共产党,消灭共产党的党文化中间很重要的内涵。因为共产党文化它建立的时候就是在四三年的整风运动。他建立那套“逼,供,信”。欺骗你,掉你上钩,批判你。这一套党文化的作风,一套模式就是从60年前建立的,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一直沿用到现在。

林希翎继续说道:所有这些问题,应该开放。让老百姓,让海内外的学者,公开来讨论这五十年,回顾历史,把档案敞开来。我在监狱里写了那么多东西,诗词、政见的文章,有八十四公斤的档案,统统给我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我回去怎么找怎么找都没有。79年的时候以为我的问题可以平反了,因为胡耀邦三次批示。中国新闻社给我拍了一个电影《林希翎在北京》。那个纪录片里面,很多重要的历史名人都在里面。结果呢,后来托人去找,说没了。结果,去年九月九号,纪念毛诞辰的时候,法国的电视第五台,关于毛,两个晚上连着放映。其中有一个镜头,谈到反右,因为有我的一个镜头,我正在挨批的时候把我记录上去了。在法国好多人是我的人啊,还有我的儿子说,妈妈妈妈,电视里看到你年轻的时候了。你想想看啊,这么封锁,你还封杀不住。那么为什么中国人没权利看到这些史料资料呢?把我这些东西千方百计的,统统的给你检查,给你没收,给你弄到哪里去。我认为从反右以来的,全部历史档案,公开。反右这个档案为什么不可以解密呢?

林希翎以人民大学的档案为例说道:我前两天还和李逸三的儿子李零通了电话,他的爸爸,人民大学的一个老干部,90多岁,为了我的冤案奔走啊。当时的纪律委员会检查的主席,当时打我的时候,他举手,后来一直良心不安,20多年为我的冤案奔波,找我去啊,给江泽民写了多少信啊。最后死前,他的遗嘱写着:林希翎不平反,我不进八宝山。他的子女、孙子都找我,希望我把他平反了,让他爷爷进八宝山。结果好了从那次几年过去连个影都没有。前不久,干脆把他骨灰撒在昆明湖,是他生前经常去逛的地方,都绝望到这种程度。他的儿子,李零,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孙子兵法这个畅销书的(作者),到处请他演讲。人民大学要请他去当教授,给他二十万年薪。他提出来一个要求,我要看林希翎的档案,结果他们就不干,后来他不去了。你想想看,我林希翎的档案变成了最高国家机密啊,比那外交机密都更机密啊,是什么东西?这叫。

凌锋指出:中共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打压,在反右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它把中国的精英知识分子,中国的良心给扼杀了。产生的影响是没有人敢讲真话,因为我自己是经历了那个运动的。那就是说对任何一个党员提意见,批评他就叫做反党,搞得以后那些党员做错事情你就不敢讲,一讲的话就是反党,带右派帽子,一生就完蛋了。更不要说对党组织,比如说我们班级有一个党支部,不要说对党员都不敢去碰,对党支部更加不敢去碰。所以当时所谓的大跃进,三面红旗是党中央提出来的,你即使看到不对了,你敢提么?那就是反党,反对党中央那个罪行更加不得了。如果说只是你对党员的批评你要受批判斗争的话,那你对党中央批评,那你是关进监狱里,对毛泽东批评那根本就是枪毙。所以,搞得就是明明像大跃进,说农田生产十几万斤,很多人明明知道这是假的,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人敢说。所以这个问题就严重到这个程度,所以为什么大跃进已经死了人都没有人敢说。因为如果说了以后,毛泽东就会另外一种腔调,说这是右倾机会主义翻案,是攻击党。现在也逐渐披露一些资料:河南有些县的县委书记都打报告讲出来,结果他们被斗争,大家不但都不敢讲,而且大家都争相比赛吹牛皮,就搞的这种问题越来越严重。所以后来中国受到很大的损失就是中国的反右派,但是开始的其他政治运动已经让人家不太敢讲话了,到了反右派等于是登峰造极,当时六十万精英被打成右派,还有中右。所以那时有人说大概就是一百多万知识分子被镇压,或者被打压。连这些人都不敢讲话,后来就没有人敢讲话了。

伍凡认为:这要看有没有新的人去关注,有的人根本就不关注。它把现在中国整个社会引导到你不要去关注共产党的历史,不要去关心中华民族的未来。你关心现在的吃喝嫖赌就够了。并且有意制造各种各样的紧张,让你去关注你目前紧张的问题,你不要去关注未来。现在大学生一年有700万毕业,大概有200万左右是失业的。那么你就关注你现在的失业,你还有精力去关注未来和过去吗?没有了。那么现在生活很好的,样样都有了,他根本不想去改变目前的状况。

凌锋在他的文章中指出:现在中国种种社会问题的激化与爆发,使人们更加关注政治改革的问题,而且往理论深度去探讨,检讨中共的"指导思想"。最近人们经常讨论的话题,不论是"民主社会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都是要与毛泽东思想与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做出切割。

伍凡认为:共产党做到了让人没有良心。像高智晟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就是出来以后还要拼命骂他。现在中国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相当一部分都在海外了,国内很少的了。像过去曾经有过的,现在也变得不是了。像丁子霖这种人也变了,也要站在共产党那边去替他们讲好话了。所以,这种人曾经吃过苦头的,现在也可以用各种手段让你不讲话了,或者替他讲话了。丁子霖也经历过反右啊,她也经历过啊,她有没有写过一边文章啊?她不敢写。她有没有把反右和文化大革命连起来,以及把六四连起来呢?没有,都没有嘛。那么,我们再回过头来讲,如果当年,1956年,中国八大的决议真正能实行的话,中国的改革开放会提前20年。中国的政治改革可能也都已经完成了。中间插了个毛泽东,插了毛泽东手下的一批打手,他要掌握它的大权。

最后凌锋在谈到中共对历来的运动都没有赔偿过,唯独对文革的老干部有过加倍的赔偿。共产党是个特权阶层,所以它只是要特权阶层的利益,对老百姓的死活根本就不管。所以对老干部的赔偿还有一点你看不到的,它没有明文规定。就是因为老干部在文革的时候靠边站了,没有权利了,也拿不到利益了。所以他们拿到到权力以后,即使是原来比较清廉的,到80年代以后他们也都纷纷成为贪官。他们要么自己贪污,要么要子女去做生意,给他们利用特权去赚钱。这个也是一种赔偿啊,这个赔偿不得了啊。像王震的儿子做中国信托的总经理,后来做董事长。那这个贪污起来,这个数字是多少啊。陈云的女儿做生意,老邓的几个女婿全部做生意,包括五金矿产公司,那个大肥肉,他在里面做董事长。邓质方后来在上海搞四方地产公司,那不知道赚了多少啊,那这个赔偿起来是不得了啊。但是老百姓,一个反右派,给你打得很多打得都已经死掉了,但是只是说是补工资,问题是当时工资多少钱啊?现在的物价又是多少啊?这怎么可以比呢?

当年的右派、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前副主任杜光指出,遗憾的是反右带来的严重社会后果,至今未获当政者正视,“新一代领导人不断地显示对民主的态度,但如果不彻底否定反右运动、不能认真总结反右和文革的经验教训,什么民主都将是一句空话。”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