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音频系列)-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三)

|<<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三)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21分7秒



林希翎是一九五七年右派的代表性、标志性的人物,这不仅是因为她当时影响很大,她在一九五七年的活动及以后的种种遭遇,涉及中共的上层、民主党派、文艺界、新闻界与校园里的大学生──这几个当时鸣放与反右运动的主战场;而且更因为她是至今未平反的五个的右派中唯一的健在的,被特意留下来以证明反右运动的正确性与必要性的“标本”。这样,就把林希翎推到了一个“历史人物”的地位:她成了中国一九五七年右派及其精神的一个象征。

本台记者对当年著名的大右派并且是目前唯一还健在的没有摘帽的大右派林希翎进行了采访,林希翎对本台记者说道,当年我打又派的时候,是21岁,现在已经72岁了。年龄虽然老,但在右派当中我当时是最年轻的。最主要的是我生病,经过了这么长期的折磨。在监狱十五年出来以后,在海外的二十四年。我是一个在右派当中比较特殊的,我根本没改正。现在右派啊,右派家属,他们是被改正了的要求精神上的赔偿,要求中共道歉。按道理来讲,我连改正都没改正。历史把我打成了大学生的右派,代表人物,而且是大右派。当时的四大右派只有我一个还活着,所以媒体采访我的时候都说是活化石,最后一个右派,是出土文物。我的处境就是,两年前在香港流浪,到中国看了一下,我觉得我曾经想过平反啊,半个世纪以来我也完全绝望了,我自己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健康整个被摧残,小手术做了四次,大手术做了三次,两次车祸一次事故肋骨都断了十一根。特别是两个多月以前最后一次大手术,停止呼吸,把气管切开,根本就不会讲话了,最后医生选择的是一只带着机器呼吸,我选择的是情愿活少一点也不愿那么痛苦,我选择安乐死的方法,就是我呼吸停止了,我也拒绝抢救,所以是一个临死的人。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希望可以通过你们的电台,跟祖国跟世界各方面关心这个历史的,中共政权的当权者也好,同胞们也好谈谈我的心里话。

著名的政治时事评论家伍凡先生指出,毛泽东为什么要牺牲这么一批人时说道,他的目标非常明确,要找他们当靶子。你们先当打手,你们先来打我,最后把你们当靶子,我来打你们。这是一个政治手段,完完全全设计好的。那么现在回过头来,共产党完全不认账,它不认为它做错了。共产党一直讲“你们就是来夺权,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就是要来夺权,所以我来打你们,我没有打错。”这是谎言,大谎言。谎在哪里呢?第一是你要我给你提意见的。第二,回过头来看看这些极右,知识分子,干部,他们没有说要推倒共产党,消灭共产党。他们只是在提意见,要共产党改变官僚主义,不要那么欺压老百姓,还是要在社会主义,马克斯主义走社会主义这个基础上来提意见,并没有要推翻共产党。现在共产党不敢承认这件事情,却说他们搞俱乐部,什么“六教授俱乐部”,“裴多菲俱乐部”要推翻共产党。这个是栽赃。

一九五七中国校园发生的这一切,一直处在中国最高领导层的密切注视中。林希翎在北大、人大发表演讲以后,《人民日报》立刻被以“内参”的形式上报,刘少奇遂即作出批示:“极右分子。请公安部门注意”。可以说,从一开始,“无产阶级专政”之剑已悬在林希翎的头上。

林希翎对中共究竟打了多少右派时说道,根据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宣布,反右运动取得伟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的是两万两千七十一个,右倾集团的是一万七千四百三十三个,反党集团四千一百二十七个,定位右派分子的人呢,是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列为中右的是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在这个期间中共党员右派分子有二十七万八千九百三十二人,高等院校的教职员工的右派十三万六千四百六十二人,高等院校的右派学生有两万七千四百五十人。在这场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是四千一百一十七人。这个是19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局会议宣布的资料。经过五十年以后,纠正错误的时候,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被改正了。但是这样一个情况下,一个新的数字是中共中央导向出版社重大事件的回顾的下卷里面,619页里提到全国有五十五万两千八百六十七人被打成右派,其中纠正改正的是五十四万多人,占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邓小平有一句话就是:一锤定音。讲的就是1957年的反右斗争本身没有错,问题是扩大化。这些话白字黑字写在邓小平的选集书里面207到208页。而且邓小平这一个圣旨就被中共11届六中全会以中央委员会决议的形式定下来了。

几乎所有的右派,都有这么一条罪名:反对社会主义制度;所有的右派,都不承认这条罪名,都竭尽全力地辩解自己是拥护、热爱社会主义制度的。这真是历史的悲哀。如果说,把你打成右派时,你还因种种缘由,未能看清这个制度的错误罪恶,那么,当经过了50年的折磨,九死一生后,这个制度还是不认错、道歉、赔偿、改正,你是应该认识到这个制度不讲理的本质了。

伍凡进一步指出,共产党统治下将近60多年,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包括大陆现在的状况下,有几个说要推翻共产党?还是没有。这一点跟俄国人完全不一样。苏联的知识分子包括东欧的知识分子跟中国人批评共产党的立场完全是不一样的,他们是要推翻马列主义,共产党。包括且夫(2:25)这个总书记在内,他们的目标是确定的,我们要把共产党取消掉的,中国没有。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不愿意承认,反右派是错的,只不过是扩大化,扩大了99.9%。只剩下不到10个人帽子没拿掉,其余的帽子全拿掉了。共产党只是说不该戴他们的帽子,既然不该戴他们的帽子,为什么戴了100多万的帽子,只剩下几个不戴的?逻辑上是讲不通的。这叫扩大化吗?完全是做错了吗。共产党也不敢认错。如果承认反右运动是错的话,那么以后的一系列运动全部都是错的。当然我认为全部都是错的,但是他不承认。症结就是在这里。现在有一大批还活着的右派知识分子,要求赔偿。他们认为他们没有做错等等。

一九五八年对林希翎的“判决书”中有一条:“被告与新社会上的部分反动分子,尤其是文艺界的一些反动分子──洪禹平等建立密切联系,相互勾结,对党和国家的领袖及我党的文艺方针等进行了恶毒的诬蔑”。这又是一个冤案:洪禹平是北京市幻灯制片厂编辑部主任,因同乡关系与林希翎相识不到半年,整风期间他已调往浙江,对林希翎在北大、人大讲了什么,他根本不知道,却也成了林案的“要犯”,连同他哥哥、姐姐一家人都打成右派。

林希翎认为,中国的体制就是第一把手,表面上不管是什么形式,就是一党专政,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毛泽东时代如此,邓小平时代也是如此。这么荒唐的事情,你说哪一个运动是百分之九十九都错了,百分之一即使是右派,又怎么了?你还能说这个运动是正确的,还是扩大化了,这么荒唐的结论到了现在还是一个敏感问题,谁都不能碰。所以现在国内的已经改正的一些右派活着的,他们写信要求道歉,要求赔偿。宪法上规定的侵害公民权利而遭到损害的公民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问题就是自己定的宪法,都不遵守。我觉得中国共产党有一个什么奇怪的逻辑,就是双重标准,会发明很多奇怪的名词。

著名的政治时事评论家凌锋指出,中央并不讲反右不对,只是讲反右扩大化,反右是对的,但是扩大了。扩大多少呢,右派的六十万人里面除了五个剩下全部平凡,就是为了搞五个,他搞了六十万人,还包括我们中右也被批判斗争,这个就叫扩大化。这样子它本身就是不认错,是一种诡辩,但是因为反右派是毛泽东发动的,具体做的是邓小平,所以就不能认错。邓小平可以说毛泽东在什么地方做错,但他自己不可能有错,共产党是当权者所以就不能有错。所以像64他已经镇压了,他就不可能为64平反,64平反要等到江泽民死掉了以后才可以,对法轮功也是江泽民做的,所以等到江泽民死掉以后才有希望平反。胡锦涛他也在政治局常委里面,所以即使江泽民死掉了,胡锦涛也很难平反,因为平反了别人会问你啊,当时你在政治局常委你有没有发言反对啊,为什么不反对江泽民的做法呢?那他怎么回答呢。共产党的本质没有变,还是一个独裁的制度,所以这个情况之下它就会不断的犯错误,不断的犯罪,而且即使平凡前面的,后面又来了,平凡后面的最后面又来了。

林希翎指出,在文革当中被这些老干部,邓小平上台以后是彻底平反,百分之三百的要求赔偿,不仅补工资,还有升官啊,房子啊,汽车啊,子女的安排啊,能捞得都捞到了。可是他们在位的时候,他们打了这么多的右派,他们说是五十几万,我根本就不信这个数字。中国的统计学是所谓的保密嘛,这些敏感问题的统计数字都不可以完全相信。这样一个运动,到现在为止,中共还是采取一个鸵鸟政策,历史他们掩盖起来。中国的文字也是很有意思的,“官”是两张口,什么事情都双重标准。对自己一套,对别人一套。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挨整的这些官僚被毛泽东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而在1957年那个时候叫三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教条主义。我那时候给他们起的名字就叫做官僚主义当权派,当时还没有想到走资本主义道路。成为走资派之后,经过文化大革命十几年的运动,里面就产生风化了。有一些老干部还有当时依附他们的知识分子居于害怕恐惧,在反右的时候拼命也是跟着反右,包括一些很知名的作家,包括巴金。有些人,包括中央,他们经过这个以后觉醒了,突然觉得挨整是这么痛苦的事情。所以一旦他们复出以后,他们首先提出了应该给右派平反。


凌锋认为,如果不从制度上改变的话,中国的老百姓永无安宁之日。所以现在的右派的人又出来,说五十年前的事情你有没有认识错,到钱不是以前的一张纸,说我错了,但是为什么错你又不去挖根源,没有挖根源的话以后还是会错。79年,80年所谓给64平反,那你为什么89年又有64,为什么99年又有镇压法轮功事件,他所谓的认错只是应付而已。没有真正的从政治根源上去认识,所以这次右派提出来要共产党真正的道歉,不是以前的那种皮毛的政治道歉,要做出赔偿,只要做出赔偿就说明你说过去的确是真正的做错了,是的确给这些人这些家庭造成了非常非常大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损失。做错了不赔偿怎么可以,难道说我到处乱杀人最后说一句我错了就可以么?所以说为什么57年镇压右派,到文革还是那些人,到改革开放还是那些人,就是说他做错了他根本不检讨,即使道歉也是假的,这些人永远是吃香,永远是他们这批人,中国怎么有的救?就是靠专制手段,靠抓人,靠打人,靠这些来维持他们的统治,所以中国政治上就永远不可能有进步,而老百姓将来随时都要面临这样或那样的镇压运动。所以我是绝对支持老的右派要求共产党做出赔偿,真正的道歉。

黄河清有文章指出,右派的所有冤屈、痛苦、惨酷、死亡,都来自这个制度;六十年来的一切罪恶,都来自这个制度。不改变这个制度,不颠覆这个制度,冤屈、痛苦、惨酷、死亡与罪恶就会也已经在变本加厉地继续。


|<<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