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冀300村民盖手印声援法轮功事件 >> 惊动中南海联名事件 主角家属被迫离家告洋状(王晓东)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惊动中南海联名事件 主角家属被迫离家告洋状

【大纪元2012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自从5月初300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河北泊头市富镇周屯村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的材料在中共高层传阅后,中共政法委开始四处寻找那份300人按手印的请愿书原件,河北泊头当地国保也加剧了搜捕王晓东的妹妹王晓美。这位农村妇女不得不携带幼子在外流浪,四处躲藏,留下王晓东幼子和老人在家无人照料。

王晓美携幼子四处躲藏

2012年5月24日,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由于这份300村民按手印的材料在当地被四处传看,震动很大,当地政法委正在四处寻找王晓美,而王晓美不得不四处躲藏,尽管带着5岁的幼子,但也不敢长期居留在一个地方。

这位知情人士最后见到王晓美是大约十天前,王晓美显得非常害怕,也非常小心。这位知情人士说,王晓美带着5岁的孩子流浪在外,相当可怜。由于害怕当地警察和国保的追捕,王晓美的电话不得不经常更换,目前王晓美留下的电话已经又打不通了,无法联系。

这位知情人士说,王晓东6岁的儿子与77岁的母亲相依为命,在当地艰难度日。而王晓东2万元的化肥款又被国保抄家时抄走,未留下任何收据,并且面对家属的质问,拒不认帐。

当地国保威胁村民 试图歪曲村民签名真相

知情人士还透露,当地政法委想通过威胁村民,把这个事情化解掉,但大部份村民并没有屈服。

这位知情人士说,当地国保和警察已经找到了那些参与签名要求当局释放王晓东的村民,并以质问的口气单独询问每一个人的签名动机以及与法轮功有何牵连,同时录像并记录笔录。少数村民在国保营造出的恐怖气氛下,不得不违心地说自己签名并非出于本愿,但绝大部份村民坚持称,签名是出于自愿。

王晓美辗转送给大纪元记者的求助信显示,后来被国保“询问”的村民讲,他们讲的话根本就没有全部录音,是断章取义,和要求他们签字的“询问书”上的内容根本对不上号。

求助信还显示,王晓美和姐姐用一天的时间在周官屯村走了一圈,就有110户村民签了字。第二天,因头天没有在家而没赶上签名的村民听说后,找到她们说:“只要能放人我们也签!”之后形成了使多名中共政治局常委震惊的300手印材料。

王晓美在信中说:“我们无职无权、无钱无势,既不会请客也请不起,更不具备对村民有许诺或胁迫的能力,村民的签字完全出自于对王晓东的同情。”

国保骚扰敲诈 王晓东幼子老母无人照料

这封求助信中还透露,自4月24日至27日,国保大队数次以突袭的方式到王晓美家逼要村民签名的请愿书原件,并放出随时抓王晓美的口风,并要求王晓美家人交两万元的“取保候审”费用。

目前,王晓东77岁的老母亲和6岁的小孩相依为命,无人照料;王晓东的姐姐、妹妹均因国保和当地公安的骚扰而被迫四处躲藏。

相关报导显示,今年2月25日,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法轮功学员王晓东无辜被公安抓捕后,全村300户各派一名代表在呼吁书上签名按手印,当地大队甚至盖公章证明,要求当局释放王晓东。大纪元记者独家获悉,这份300户村民签名的材料还曾在中共政治局高层传阅,使一些政治局常委震惊,甚至中央有些人认为,这件事情相当于当年邓小平改革的“小岗事件”一样,要改写历史。

王晓美泣血求助国际社会

王晓美托人向大纪元记者发出求助信的同时,也请求大纪元记者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政法委对她们一家的非常迫害。

在这封写于5月12日的求助信中,王晓美表示:“泣血写就于逃亡途中。”

附王晓美的来信《向国际社会控告国保警察对王晓东的迫害行为并恳求国际社会给予援助》

全世界所有关心中国人权、宗教自由的友好人士,

美国国务院负责中美人权对话的有关官员:

您们好!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法轮功修炼弟子,乳名晓美(有时也写为“小美”),身份证名字叫“王俊玲”。为了遵守中国政府法令,我从来没有聚会练习过,更没在公众场合练习过。完全是一个人在家里修炼,修炼的目的也是强身健体、追求心灵的净化。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甚至连所在村的村民委员会选举投票,也是由丈夫代替。但是,大法弟子、我哥哥王晓东(有时也写为“小东”,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人)受迫害的经历以及他目前被关押的遭遇,使我拿起笔写这封信,向国际社会和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美国中美人权对话官员求救。

由于我哥哥被关押,我本人也成了被随时抓捕的对象。国保警察不仅对我的亲戚放话说随时抓我、见到就抓,还要我的亲人出两万元人民币为我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我本人及家庭经济条件很差,实在拿不出两万块钱来办理取保候审,只好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归。

下面就是王晓东以及我本人受迫害的具体情况:

(一)搜查程序违法,两万余元化肥款无下落

在2012年2月25日王晓东被国保大队抄家抓人后,其家人在王晓东的屋中家具上见到一张周官屯村支书周印忠签名的一张空白“查抄物品清单”,上面只在“见证人”一栏有周印忠的签名外,办案人员,日期查抄物品栏都是空白的,其家人不知是什么东西。

3月12日,泊头市国保大队通知,让周官屯村村官及王晓东的家属到拘留所见王晓东时。在去拘留所途中,王晓东家人问周印忠,他签名的清单是干什么用的,周印忠讲:2月25日当天早上是公安局的人找到他让他去抄家现场的,并且让周印忠在查抄物品清单上签字。国保警察说:“物品太多,我们回局里再清点填写吧。”周印忠就在空白“查抄物品清单”上签了字,只留了一张放在屋中家具上。可见周印忠并不懂在“查抄物品清单”上签字的责任是被愚弄的。在拘留所见到王晓东时,王晓东讲,当他见到警察抄走了他卖化肥的现金2万余元时,质问警察“你们为什么抄走我的钱”,警察嘲笑他说“钱没有你的都是我们的”。【现在王晓东仍在被关押中,可随时询问王晓东有无此事】。当我就此事问周印忠时,周印忠无言以对。

第二天(3月13日),周印忠就去了泊头市国保大队,回来后就把自己原来说的签字的事实经过全部推翻。称:他根本就没签过什么字,那是有人给他栽赃等等。由此不难看出让周印忠出尔反尔的是哪些人?是谁真正惧怕空白的“查抄物品清单”的真相被曝光。王晓东的亲人仔细清理被查找后现场,在院外的柴草中找到了三十二开本的王晓东卖化肥的详细清单。4月14日,王晓东的亲属就被抢走的2万余元的化肥款及帐本被丢弃情况,质问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高贵起时,高贵起脱口说了一句话:“哎呀,你们找到那帐了!”在不填写具有法律效力的“查抄物品清单”的情况下,把王晓东家中能抄走的全部抄走,包括现现金、日用工具(钳子、扳子、手电筒)等等。这是入户抢劫还是执法?

(二)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威逼利诱村民做反证

4月24日,国保大队长王文生迫使周官屯村支部书记周印忠召集部份在释放王晓东请愿书上签名的村民,将这些村民拉到周官屯饭店,以核实村民签名的真实性为名,以质问的口吻问签名人签名的动机,是否也练法轮功。并对每一人进行录音、录像,最后让每个人在所谓的询问书上签字。据后来被询问的人员讲,他们讲的话根本就没有全部录音,是断章取义,和要求他们签字的“询问书”上的内容根本对不上号。但是只要签了字的人,那天中午就被国保警察在周官屯饭店里请了客。

在签署300村民要求释放王晓东的请愿书时,我和自家姐妹共两人用一天的时间在周官屯村走了一圈,就有110户村民签了字。我们无职无权、无钱无势,既不会请客也请不起,更不具备对村民有许诺或胁迫的能力,村民的签字完全出自于对王晓东的同情。就在我们姐妹让村民签名的第二天,因头天没有在家而没赶上签名的村民听说后,找到我们说:“只要能放人我们也签!”所以,这样的请愿书才真正的反映了民意。

泊头国保大队长王文生之流以先威胁后请客的方式弄出的东西,只是公然造出了一个向上欺骗省委省政府、对下愚弄平民民众的伪证而已。

(三)王晓东77岁老母亲、6岁儿子无人照料

4月10日与14日,王晓东的家人两次到公安局、一次到检察院交村民联名请愿书,第一次去公安局无人接待,二次见到了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高贵起,他对人不接待,对请愿书不接收。无奈,王晓东的亲人在回家的路上,把王晓东历次被迫害的经过以及请愿书的多份复印件,全部发给了路人,让社会来评价,引起一时轰动。此后,自4月20日请愿书被上网曝光以来,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利用各种方式向我以及王晓东的其他亲属索要请愿书的复印件及原底。一份联名请愿书,是向政府及执法部门请愿的,签名者无罪,请人签名者无罪,王晓东的家属是具有保存请愿书的权利的。

但是,自4月24日至27日,国保大队数次以突袭的方式到我家逼要原底,也就放出随时抓我的口风,并要求我家人为我交两万元的取保候审问费用。我为自己的亲哥哥奔走呼吁,翻了什么法?国保警察就要抓我,向我家人勒索钱财。

为了还哥哥一个清白,也为被关押中的哥哥有一线希望,我只好到处躲藏。流离失所的我,为了亲人早日获得自由的我,在流离失所的处境中,向国际社会与负责中美人权对话的官员请求:帮助我们,让我们脱离被迫害的苦难深渊!为了我们兄妹,也为了我们77岁的寡母,更为了一个6岁的儿童——王晓东几经当局迫害,妻子无奈离婚,留下孩子我母亲照看。

现在,我的老母亲和我侄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我本可以照顾母亲和侄子,但是,现在被国保警察逼得有家不敢回,对母亲和侄子的艰难境况,无法提供实际的帮助。凡是对此悲惨境况稍有了解的善良人士,无不暗中流泪。所以,有正义人士接到我们散发的请愿书后,在国际上给上了网,才使这个迫害事件被国际社会所闻知。在这里,我要谢谢没告诉我们姓名的好心人!最后,我还要说一下被关押中的王晓东的境况。

据亲属给王晓东聘请的律师讲:王晓东在看守所每天被迫做超量的体力劳动,还吃不饱饭;如果不能完成规定的劳动任务,还会被看守所指定在押嫌犯负责人(俗称“号长”)殴打。

我对以上所讲,愿负法律责任。如果不实,愿意受中国法律追究。也愿意向国际社会作证,揭露更多的迫害行为。在恳求国际社会援助的同时,我也希望你们向中国政府提出会见我的要求,由国际人权机构代表、中国政府代表、我本人三方见面,全面核实我所反映的情况。

再次申明,我所反映的请款若不属实,甘愿受中国法律制裁。再次恳求,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的友好人士、美国国务院负责中美人权对话的官员,关注我的处境、关注我哥哥王晓东的被关押情况,早日帮我们脱离苦难的深渊!!

我,作为一名中国妇女,以中国最传统的形式,给您们下跪了!!即便你们不想活不能帮我,也该为我77岁的寡母、没有母爱的6岁侄子考虑一下吧!!!

王俊玲(晓美),泣血写就于逃亡途中。2012年5月12日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