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 十三、你能做什么?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十三、你能做什么?

“天啦,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这可能是你听到“活摘器官”这一指控的时所具有的自然反应。

但是,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反应。 六十多年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听到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1、一个关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故事

在今天,对于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的“大屠杀”(Holocaust),人们觉得好像人人都知道,也就自然推论到在当年发生的时候,外界也都知道。那么,有人就想,为什么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大家都知道,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外界知道的这么少呢?于是,就反过来以此来责问对活摘器官的指控。

其实,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说,知道得零零落落,甚至互相矛盾,就如同今天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一样。

下面讲一个六十多年前的故事。摘自“卡思基:一个人如何试图阻止大屠杀” (Karski: How One Man Tried to Stop the Holocaust)。注69

杨·卡思基(Jan Karski)是一名波兰外交官。杨·卡思基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里逃出来,他亲眼目睹了大屠杀。为了引起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这件事情的关注,波兰大使切哈努夫斯基(Ciechanowski)先安排了杨·卡思基同罗斯福总统身边的一些犹太人高级幕僚会晤,希望能说服他们相信纳粹对波兰犹太人做了什么。卡思基到华盛顿之后的第一次晚餐就遇到了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

这是费利克斯·法兰克福和杨·卡思基在晚餐后的一段对话。

法兰克福坐在卡思基的对面,他看着卡思基的眼睛。

“卡思基先生,” 法兰克福问道,“你知道我是犹太人吗?”

卡思基点点头。

“在你的国家发生的对犹太人的事情,有很多互相矛盾的报告,”法兰克福说。 “请准确无误地告诉我你所看到的。”

卡思基花了半小时,耐心地解释他到犹太人集中营所目睹的可怕细节。讲完后,他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要求。

法兰克福默默地从椅子上起来,在卡思基和显得很困惑的大使面前,来回踱步了好一会儿。然后,法兰克福默默地坐了下来。

“卡思基先生,”法兰克福停顿了一下说道,“像我这样的人跟你这样的人说话,必须是完全坦率的。所以我必须说:我不能够相信你。”

波兰大使从他的座位上跳了起来,“费利克斯,你不是这个意思!”,大使哭道,“你怎么能叫他是个骗子!在他身后是我们政府的信誉。你知道他是谁!”

法兰克福用一个充满无奈而又柔和的声音回答说,“大使先生,我并没有说这个年轻人在撒谎。我只是说我无法相信他告诉我的话。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这个故事到了今天,仍然具有很大的启发性。当你听到活摘器官而感慨“天啦,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的时候,你或许也要象法兰克福那样补充道,“我并不是说活摘器官不存在,我只是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2、哪怕一例“活摘”都是罪恶滔天

中共杜绝外界调查,把很多与死刑犯有关的东西当作国家机密,使得任何分析中共利用死刑犯器官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努力都非常困难。但是,根据一些公开出来的数据和观察,以及死刑犯器官本身的局限性和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的特点,特别是加上知情人的举报,很多的电话调查,中介证言等等,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国大陆在2003-2006年间迅猛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脱不了关系。

文革时期发生的张志新被中共杀害前惨遭割喉的故事多年后披露出来,震惊了整个中国。人们认为文革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在1999年又发生了文革一般的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和残酷迫害。张志新被平反了,但是,杀害她、割她喉咙的那个中共的杀人机制并没有从中国消失。在急功近利的表面经济发展的幌子下,在对金钱的疯狂追逐中,通过庞大的政法系统、军队、医疗系统,发生的活摘法轮功 学员器官的惨剧,被《大卫的调查报告》形容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是的,这样的悲剧,不要说大规模的发生,就是发生一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都足够让世界人民感受到一个漠视生命的独裁政权的邪恶。

3、所谓的“经济奇迹”不能成为迫害的借口

说起中共的人权迫害,有人说,中国这几年经济发展了。意思就是只要经济发展了,有人被迫害,甚至活摘器官,无所谓。其实,我们是不能用经济的表面发展来掩盖和开脱中共对自己人民的迫害的。希特勒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同样实现了一个所谓的“经济奇迹”,甚至更为“奇迹”。年均经济增长率远远超过了100%,把失业率从 30%降到了零,让德国当时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成了欧洲的强国,还在1936年成功地举办了“柏林奥运会”,使得很多国家对它刮目相看。希特勒当时说要让德国的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轿车,这就是德国的Volkswagen,即“德国大众”,Volks就是德语的“人”,Wagen就是“车”,希特勒要让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汽车。但是不管经济如何发展,在集中营里面对犹太人残酷的屠杀,这些事情就足以给希特勒定性了。没有人会用经济发展来为希特勒开脱。

中国这些年发展起来的急功近利的表面橱窗式的经济比起德国的来,实际上要脆弱和廉价得多。环境、资源和道德的代价,不知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偿还。中国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道德的问题。如果任由活摘器官这样邪恶的事情发生,这个国家,这民族是不会有未来的。

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对中共迫害自己人民的恶行,很多人采取了姑息的态度。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不断的站出来。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监督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曾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致信总统,他说,“在历史的将来,人们不会在意我们是否又签署了一笔贸易合同,或是又卖了一架波音 747,但是如果在面对人类大规模遭受这种难以言表的极度痛苦时,我们却视而不见,我们必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4、你能做什么?

我们看到,中共应付活摘指控的做法就是以整顿器官市场的名义,装“好人”蒙骗世界,同时严厉限制外界去大陆做任何独立的调查。中共今天的拒绝外界调查真相的态度,本身就证明着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也许正是那一朵在邪恶和金钱的冲击下爆炸出的血色蘑菇云。中共幻想的就是要我们大家尽快忘掉1999年以来,特别是2003年到2006年那一段大陆器官移植市场高速增长而又极其混乱的,发生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时期。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过:“与专制的斗争,就是与遗忘的斗争”。中共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人们“忘记”;而人民所有的挣扎,则是要努力“记住”。

昨天的中共残害了张志新,今天的中共活摘了法轮功学员,那么只要中国大陆几十年来的不幸之源中共还继续存在,明天被中共残害的也许就是你了。帮助法轮功学员,制止这场迫害,就是在帮助你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每一个人都能贡献一份力量,请帮助收集更多证据,呼吁中共允许外界的独立调查,共同还原那一段历史的真相,全面制止这一场对法轮功、对“真善忍”的迫害。

假如你是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希望不要只顾眼前的利益,要认识到自己卷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中,也是被中共利用了。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诽谤和“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走到今天这一步,替中共掩盖、守口如瓶,并不能减轻自己的罪责。“暗室之中,神目如电”,用良心和智慧讲出真相,减轻甚至抵消过去有意无意间所犯下的罪恶,才是光明之路。

|<<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