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 十二、关于中共对活摘器官指控的应对

|<<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十二、关于中共对活摘器官指控的应对

1、掩盖苏家屯事件

前面提到,活摘器官之事是在2006年3月初曝光出来的,前后有三位知情人。一人是来自日本的中国记者皮特(化名),一人是其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安妮(化名),还有一人是沈阳军区的匿名老军医。皮特和安妮曾于2006年4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一次集会上公开露面。被指控的医院是位于沈阳市苏家屯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3月28日,在苏家屯事件曝光20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首次否认该指控,并邀请记者前去调查。但在外交部官方网站上,没有该项否认记录。4月14日,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在沈阳官方陪同下,对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进行了预定一个小时的参观,随后美国驻华使馆女发言人说:“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里从功能上讲就是一家医院。” 不过,外界认为在这三个星期中,中共有可能已经转移、掩饰了现场。苏家屯是军事重地,当年日本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就设在苏家屯,地下工事群非常发达。原八路军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回忆,他们打开关东军苏家屯仓库后,发现里面的武器可以装备几十万人。苏家屯发现的一座地下工事规模达到“宽2米、高1.8米、总长大约两公里。”注67 所以,在地面上的参观很难说明问题。外界想知道的不是三个星期之后的参观,而是中共在三个星期之内干了什么,以及三个星期之前到底发生着什么。

苏家屯事件是掀开黑幕的一道口子

从报案、破案的常识来看,报案人并不必须是破案人,如果要让报案人一开始就提供如同破案以后的所有证据,那是本末倒置。苏家屯事件只是一个引子,是了解一些内幕的人传出来的,它本身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准确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揭示了活摘器官的这个现象很可能在发生。如同有人路过一个杀人现场,有一定距离,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是,他所看到的场景让他确信有人在杀人,于是,赶快报案,由此而引发了对一个系列杀人团伙的全面调查。 反过来看当初的报案人,是不是100%的准确无误的描述了当时的现场呢?有多少人,杀人者什么样,被杀的人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拿的什么凶器,等等,很可能并不完全准确,而且还有他本人的观察和解释在内。但这些无损于他报案的功劳。

苏家屯事件揭开了一个黑幕,让人们开始关注数十万计的关押在中国数百家劳教所和大规模集中关押地(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着什么。本文论述的问题,就是从中国2003-2006年器官移植市场独一无二的特征上去寻找什么样的器官来源才能支撑起这个市场,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的确发生过。

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布公告,宣布组成“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呼吁并邀请相关国际组织、 国家机构和媒体组成“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英文简称“CIPFG”,www.cipfg.org),赴大陆进行独立、直接、不受干预的调查和取证,全面调查中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秘密集中营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

2、拒绝外界独立调查

为了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发出的对活摘器官的调查邀请,海外的一些独立媒体记者开始申请去大陆调查。

2006年4月19日上午,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负责大陆新闻的资深记者许琳前往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申请签证赴大陆调查,遭到拒绝。

次日,大纪元时报主编周蕾女士到德国柏林中国大使馆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遭拒。

2006年5月2日,新唐人旧金山湾区部主任张芬女士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被拒。

2006年6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申请入境中国调查实事真相,未能获得签证。

中共外交部的高调邀请被认为是对国际社会的欺骗姿态。 具有黑色幽默的是,一些忘记了中共杀人历史的亲共人士,很为中共走的这一步“拒签”棋懊恼。他们觉得,不是没有“活摘”的事情吗?让这些为法轮功说话的人进去调查,弄个底朝天,无功而返,不就最能证明党的清白和他们亲共人士的正确立场吗?不过,正在杀人的中共可不这么想。

3、否认外界取得的证据

中共应对活摘指控,一是不让外界去调查,二是无端加以否认。

《大卫的调查报告》出来后,里面有很多翔实的证据,比如中共移植专家提供的器官数量,电话调查取得的大陆医生亲口承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于是,中共在沉默一段时间之外,唆使其海外的统战媒体“凤凰卫视”制作了一期电视节目《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出来加以否认。怎么做的呢?它把大卫证据里提到的人找出来,让他们来否认。结果,弄巧成拙。下面摘取两例略加说明。

石炳毅的数字

《大卫的调查报告》中引用了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数据。卫生部主办的“健康报”在2006年3月2日的“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一文中,称石炳毅说“全国至今(2005年)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于是,中共让石炳毅出来否认,石炳毅就说“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呢?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我们知道,《健康报》不是什么私人小报,那是中国卫生部的机关报,如果石炳毅真的没有说过9万例的事,中共不应该让石炳毅来攻击大卫的调查报告,而是应该鼓励石炳毅去起诉卫生部,起诉《健康报》。事实上,石炳毅这个人他满脑子都是数字,他很活跃,经常接受媒体采访。本文还引用了他在《科学时报》和新华网做客时说出来的数字。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的电话调查

《大卫的调查报告》还公布了一些电话调查的录音,其中包括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承认利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在本文第十一部分有详细介绍)。在《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节目中,中共让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出来否认他说过的话。不过他首先承认了 2006年5月22日接受电话调查的人他是自己。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认为,这反而为他们的电话录音提供了新的证据。在这之前,人们对电话录音的最大疑问就是,接电话的人真是那个卢国平医生吗?两位调查员在2008年8月22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布新证据时说,“在录像带中,该医生承认谈话录音中的人是自己。该录像正被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发放,因此(庐国平接到调查电话的)真实性是由中国政府认可的。”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庐国平说话的电视片断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踪报导”中有“凤凰卫视”庐国平说话的片段,注68 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听听他的地方和个人口音,看看大卫调查报告中的声音是不是他的。庐国平有很重的地方口音,现在人工合成声音还达不到合成和这个人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程度。如同机器人还不能表现得同真人一样。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第三方去做独立的技术鉴定。这就要看中共的诚意了。

庐国平说话的电视录像: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8a9cd8800e284d9f870212940a4a8f05001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4、突然加快整顿器官移植市场

自2006年3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之后,中共加快了整顿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的步伐,颁布了准入制度,把600多家做移植的医院缩减到164家。《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自2006年7月1日起施行。2007年5月1日起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颁布法规,加强对器官市场的整顿和管理,当然是很好的事,这也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但是,这不能成为掩盖过去几年混乱时期所犯下的罪恶。这完全是两回事。把那一段历史用“混乱”一笔带过,然后要人们对它今天整顿市场的行为歌功颂德,那实际上就是在又一次犯罪。

同时,中共关闭了一些移植医院或相关组织的网站,“中华医学会”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就是其中消失的一个,从2006年3月到目前(2009年11月)还没有恢复(详细情况参见附录10)。各大医院也删除了曾在网上公布的超短器官等待时间,中共也叫停了国际上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我们不得不问一个问题,删除或删改网站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要掩盖的又是什么呢?

注:本文采用的很多数据和资料都是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备份中心(www.archive.org) 所存储的拷贝,这是中共目前还没有办法抹去的东西,留下了历史的见证。

5、高调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

中共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的态度过去一直很明确。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是,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代表中共官方首次公开披露,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国际社会也解读为中国政府在盗用死刑犯器官上的正式表态。

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毕竟是一个进步。不过,在死刑犯器官问题上,从信誓旦旦地反对走到高调地承认,是在中共被指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背景下进行的。今天中共对待活摘器官的态度,就如同它过去对待死刑犯器官一样,人们怎么能信得过它呢?

其实,中共医疗系统内部,特别是有些移植专家们,他们是应该知道一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实情的,所以有人从2005年开始,就想把死刑犯器官的事情推到最前面。他们是出于良知,还是知道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邪恶,想要用一个罪恶去掩盖另一个罪恶,我们不得而知。从某些医生们用一个乞丐和流浪汉的生命作代价去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人们不得不思考,这些人到底是一种怎样扭曲的心灵呢?大概是金钱、名誉真把他们非人和异化了。

承认大量盗用死刑犯器官,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就是中共目前的流氓招数。中共今天在器官移植改革上的高调作为,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上的极度敏感,恰恰可能是在掩盖那一段活摘器官的邪恶历史。

6、又一个器官移植高潮会到来吗?

随着中国器官共享体系的建立,立法让脑死亡者捐献器官,培养国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意识,鼓励亲属活体捐赠,等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可能再次活跃起来,大大超过2003-2006年的规模,甚至成为第一大器官移植国。在欢呼声中,那些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造下的杀人罪恶就消失了吗?没有。

中国有150万需要器官的病人,器官移植在中国会越来越成为一个新闻话题,各种专家学者都会出来就新的法规,新的捐赠意识作大量的宣传。在哄哄的舆论炒作中,那一段黑色的历史,那一朵血色的蘑菇云,就这样让它随风飘逝了吗?不能。

在本文的写作过程中,有人向笔者提醒道,中共会不会在适当的时候,发布精心编造的假数据,来为过去几年的器官增长做出辩护。会不会这样?我们不能为中共的邪恶设定任何底线。但是,人不治天治,干了这么大邪恶之事的中共,它的日子也不会多了,它的假数据等不等得到那一天还是个问号呢。

|<<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