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 十、“乞丐和流浪汉之死”揭示医生的道德底线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十、“乞丐和流浪汉之死”揭示医生的道德底线

如果有人还从道德底线上去怀疑白衣天使怎么可能做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那么,中共媒体上曝光出来的医生参与或涉案杀死乞丐和流浪汉盗取器官的案例,给了人们一个参考。“道德值几个钱?器官才值钱!”在中国那片被中共统治的“神奇”土地上,原来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1、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

2007年第14期的《南风窗》登载了一篇题为“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的报道。河北行唐县乞丐仝革飞被当地人王朝阳伙同武汉同济医院的博士后研究人员陈杰以及其他几个来自武汉和北京的医生,在一个废弃的变电站,借着手电筒的光线,用20多分钟活摘了仝革飞的双肾、一肝、一脾、一胰腺共5个器官。事后其中一名参与的医生自己报案了。武汉同济医院的陈杰送给仝家6.5万元赔偿,望仝家不再追究医生责任。据称,王朝阳欺骗医生说仝革飞是被法院判处的死刑犯。对于几名涉案的医生来说,应该知道摘取任何人的器官,都需要看到法定机构判定仝革飞已经死亡的证明,要看到仝革飞本人的捐赠志愿书。这些当然都没有。如果是被枪决的死刑犯,摘取内脏器官一定会在刑场进行,因为手术必须在犯人枪决之后的几十秒之内开始。被告王朝阳在法庭上供述说,“正切割时,仝革飞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个医生的臂膀一下,有名医生踩住仝革飞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这是活摘器官! 《南风窗》报道中用了“惊悚故事,闻者莫不色变”来描述这场活摘器官的惨案。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出“白衣天使们怎么会为了金钱利益做出活摘器官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注59 (参见附录11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曾深入追踪这起杀害乞丐摘取器官的惨案,报道说,此案以把一个无关紧要的副所长免职应付了事。据知情人士透露,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在原所长陈忠华(2000年至2006年7月在任)任职期间,该所器官来源获取不按规定、不顾常规,存在非法获取器官的情况。德国之声记者打通了陈忠华的电话,记者希望陈能够解释一下相关的情况,但是陈忠华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可见关于器官来源的问题该所已经极度敏感,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不敢轻易走漏风声。注60

这则“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也许会提供给读者想象的空间。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什么惨剧不可能发生呢?

2、《器官何来?》:为盗器官,流浪汉被杀

2009年8月31日出版的大陆《财经》杂志封面报导《器官何来》,披露了发生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威舍小镇的一起“杀人盗器官”案。一位名为“老大”的流浪汉被杀,弃尸水库,后被渔民无意间捞出,但只剩一个空空的躯壳,全身可用的器官不知所踪。文章讲到,在遇害前几天,一向邋遢的“老大”衣服忽然变得很干净,杂草般的头发和胡子也剃光了。人们回忆起来才明白那是被人带到医院去抽血做配型了。据称公安机关在尸体内,发现了来自广东中山三院的医用材料,最后锁定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和另外两名医生。张俊峰是医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中华现代外科》杂志常务编委,主要参与完成的“肝脏移植应用研究”,获2007年“教育部科技进步奖推广类一等奖”。另外涉案的还有当地威舍镇一个名叫赵诚的私人诊所医生。威舍医院一名医生告诉《财经》记者,作案后几天,赵诚去当地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存了20万元,露出了马脚。注61

就是这样的以救人为天职的医生,为了金钱和名誉,对活摘那些他们认为命不值钱的人(乞丐,流浪汉,或者被中共打成最大的敌人们)的器官,却是心狠手辣。

这些案例还证明一件事情,有人质疑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必须要有多高的医疗卫生条件,其实不然。河北行唐县乞丐仝革飞的器官是在一个废弃的变电站,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完成的。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