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 九、广义的死刑犯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九、广义的死刑犯

对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的人总是觉得不可思议。对于器官移植数量的大幅度增长,惯性思维使得他们还是愿意在死刑犯里寻找答案,甚至提出了“广义的死刑犯”的说法。那么,哪些本不是死刑犯的人,却能被扩大化成“死刑犯”呢?下面的一些对话就很能说明问题。



1、什么样的弱势群体会被当作死刑犯

这是朋友聚会上的一场讨论。

甲:“中共干过很多坏事,但是,要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不太可能,毕竟现在时代不一样了。”

乙:“时代的变迁,并不一定就总是往好里变。过去哪里有那么多假冒伪劣?毒食品,毒牛奶,可都是时代发展的产物。败坏的人心,加上对金钱的狂热追求,现在的人什么事干不出来?说到器官,总不会从天下掉下来,那么多的肾啊,肝啊,哪里来的呢?”

甲:“哎呀,死刑犯呗,就是从死刑犯身上来的,公开的秘密。活摘法轮功,太离谱。”

乙:“人家等几年,中国等一两个礼拜,成为了全球移植旅游中心,这是不是更离谱?这么更离谱的事不也发生了吗?”

甲:“中国的事儿,太复杂。你呀,不要狭义地理解中国的死刑犯。你以为法院判死刑,拉到刑场挨枪子的才算死刑犯?告诉你,监狱里弄死几个人容易得很。不是死刑犯,往死里打,不就打成了死刑犯吗?这叫“广义的死刑犯”,是不是?就是打啊,不顺眼的,没有后台的,打得你半死,弄到医院,最后就把器官给摘了,比去刑场还方便。中国人多聪明,就象你说的,只要有钱赚,什么事干不出来!”

乙:“你不是说时代不一样了嘛!现在你能在监狱里随便打死人?这可不是打死一两个,要打死一批一批的,才能保证器官移植市场的供应。”

甲:“你想啊,有后台的也不用进去,进去的多是弱势群体,无权无势,弄死你不跟玩似的,打官司都没人理你。”

乙:“要说弱势群体,目前谁是最大的弱势群体?人格上,名誉上,政治权利上,经济上,法律保障上,找不出几个比法轮功学员更弱势的了,法轮功是中共最大的敌人,中共铺天盖地的诽谤把他们抹黑得不当人看,怎么整他们都行。他们关在里面的的少说也有多少万人,你说的广义的死刑犯,他们不就是最大的、最方便的广义目标吗?”

甲:“嗯·····要这么想下去,那就可能真是这样。”

2、活摘器官的惨剧与白宫前的“高兴时刻”

那是2006年4月份,活摘器官的事曝光不久,又逢中共党魁访问美国白宫。中共大使馆组织了一个欢迎队伍,马路对面就是抗议人群,包括很多要求调查活摘器官指控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有西方媒体采访欢迎队伍的一个组织者,问道:“你看对面啊,有两千多人的抗议队伍,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啊?”

他回答说:“中国领导人来访是一个很高兴的时刻,我不知道他们说的事(指活摘器官)是真是假,但是,在这个时候抗议领导人,是不合时宜的。”

活摘器官这么邪恶的事情是每个国家的领导人最应该马上知道的,至少政府应该马上容许进行独立的调查,是真是假查个水落石出。就因为受害的是法轮功学员,在被中共的仇恨宣传洗脑后,该组织者心里根本就没有同情心,更没有对人的生命的起码的珍视。他的“高兴时刻”比起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重要多了。活摘器官为什么能发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土壤。

3、“格雷欣法则”的启示:“妖魔化宣传”鼓励人们漠视生命

400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格雷欣(Gresham)发现了一有趣现象,两种实际价值不同而名义价值相同的货币同时流通时,实际价值较高的货币,即良币,必然退出流通——它们被收藏、熔化或被输出国外;实际价值较低的货币,即劣币,则充斥市场。人们称之为格雷欣法则(Gresham's Law) ,亦称之为“劣币驱逐良币规律”(Bad money drivers out good)。

在这场迫害中,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被妖魔化为了“劣币”。本来,中共搞了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已经使得很多人难以接受有神的信仰,认为是封建迷信,信的都是傻子;而中共的那些铺天盖地的“自杀”、“杀人”、“自焚”和“精神病”的造谣诽谤,更是在社会上煽动起了对法轮功的巨大仇恨;加上后来把法轮功反迫害的正当权利贴上“扰乱秩序”、“反华势力”、“反动组织”等各种政治帽子,使得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的名誉受到极大破坏。

在这场迫害中,侵犯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包括打残打死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用受到制裁。法轮功学员不能上访,他们被随意开除公职,开除学校。法轮功学员还不能象其它人那样请律师(敢于站出来的律师也要受到迫害)。不但工作单位和政府机构要把法轮功批倒批臭,就连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里,都明目张胆的有妖魔化和诽谤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章节。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死囚犯的地位都要比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优越,甚至让死囚犯来看管和殴打法轮功学员,他们比死囚犯更没有最基本的人权保障。

一个不是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在出来后讲述的一个监狱里的故事让人刻骨铭心。一位法轮功老人,不放弃修炼,绝食抗议,后来被扔到牢房的过道里。狱警们来来回回的走动,就象他根本不存在一样。老人在人们漠视的眼皮下蜷曲着,衰竭着,几天之后,终于没有了声息,随后被抬出去了事。那是一个生命的终结啊!这个故事中透出的中共执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生命的冷漠和轻视,让人心里感到无比的窒息般的沉重。

一个没有暂住证的大学生被收容所打死,可以引发一场互联网上对当事警察和收容制度进行谴责的网络风暴;而对这场惨无人道、旷日持久、波及千千万万善良百姓的屠戮,人们却听不到几声回音。人们不相信这场迫害,面对活摘器官的指控,就因为原告是法轮功学员,许多人就在没有任何调查的基础上一味的盲目否认。这不相信本身就是这场迫害得以发生和继续的巨大保护伞。

于是,中共的刽子手们发现,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更方便和安全,更没有法律责任,更容易下手,而且是活体。“格雷欣法则”的“劣币驱逐良币”就这样起作用了,而且“劣币”比起“良币”还有更高的市面价值。“活摘器官”这样邪恶的事情,就这样在中共灭绝性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发生在了大量年轻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正是中共散布的诽谤法轮功的谎言造成了一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外在环境。哪里来的“广义的死刑犯”?被中共当作最大敌人的、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广义的死刑犯”。

“格雷欣法则”还给了人们一个暗示,在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传统的死刑犯器官的利用率有可能下降,而更多地利用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