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 >> 序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
序言

从1999年到2007年,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飞速发展。在2003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2003到2006年间在国际上掀起了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热潮。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 (国外要等2-3年)。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呢?

中共过去不承认,现在承认了,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

但是,死刑犯的器官能满足中国大陆2003-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的疯狂攀升吗?

2006年3月,知情人曝光出中国大陆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另一个器官来源浮出了水面。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注1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热的兴起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同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忧虑。”注2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2009年度报告中指出,“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进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注3

中共一方面如同过去否认使用死刑犯器官一样,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另一方面又杜绝外界到大陆做任何独立的调查。我们看到,2003-2006年最高峰的中国器官移植市场具有人类器官移植历史上很多独一无二的特征。这是利用死刑犯器官很难实现和支撑起来的,而那几年又正是被指控大量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时期。

从2007年起,中国政府开始了对混乱的器官移植市场的大力整顿,出台移植条例,器官移植医院也从600多家缩减到160多家。中共的这些姿态受到了国际器官移植界的欢迎。但是,不管今天整顿后的器官市场如何,都不能成为隐瞒几年前那个混乱时期犯下的罪恶。在国际社会关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大背景下,中共把多年来坚决否认的盗用死刑犯器官之事推到前台,高调承认,动机如何,耐人寻味。会不会是想用一个罪恶去掩盖另一个更大的罪恶呢?

2009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发行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作者是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及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该书公布了作者几年来调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证据。

本文是从另外的角度,针对中共把长期否认的盗取死刑犯器官推出来企图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进行了重点的分析。文章通过公开的数据和资料,站在宏观的角度,估算出每年的死刑犯人数和被利用来取器官的死刑犯比例,进而算出每年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有多少,把估算的数据跟历史数据比较,发现相当吻合。我们的计算也表明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数量相对来说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对比2003-2006年期间突然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说明光靠死刑犯的器官,远远满足不了大陆移植市场。那几年其他已知的器官来源很少,多余的器官来自何处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给出了另一个解释。文章还分析了死刑犯器官的局限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特点,以及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演变过程。本文特别指出了2003-2006年高峰期的器官市场的不同寻常的特征,这些特征是死刑犯器官很难解释的,而又恰恰符合活摘器官的模式。文章最后呼吁更多的知情者能提供线索,奉劝参与活摘器官者不再为中共守口如瓶,用良心和智慧讲出真相,减轻甚至抵消过去有意无意间所犯下的罪恶。希望大家都来给中共施加压力,全面停止迫害法轮功,允许外界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进行独立调查,揭开历史上最邪恶的一页。

注:本文选择2003-2006年作为分析的重点,是因为中共公开出来的数据显示出这几年器官移植数量有了突然性增长,并不说明迫害法轮功的其他年份就没有盗窃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只要迫害还在继续,我们就没有理由相信罪恶已经停止。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