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致帝国的悼词
 
   
致帝国的悼词
余杰

胡平序
自序 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第一章 朽党与污吏
从赵紫阳与胡锦涛的分野看中共的未来
从未存在过的“胡温新政”
胡锦涛正在步齐奥赛斯库后尘
谁是新闻自由的“第一杀手”?
像老鼠一样胆怯的“世界第一大党”
特务治国:从朱由检到胡锦涛
秘密警察能捍卫“铁桶江山”吗?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独裁者的盛宴
温家宝的“大师梦”
忠心耿耿的党员之死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死抱马列,饮鸩止渴
第二章 自由之敌
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
中央电视台是党的喉舌,还是皇帝的尿壶?
宣传部是个什么部?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是资本巨鳄,还是末世怪胎?
毛泽东与泰森:两头“野兽”的会面
监牢里的“正义”
“海龟”祸国论
这样的审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
没有民营媒体,何来新闻自由?
谁把网络当作洪水猛兽?
自唾其面的耻辱
中国大学正在迅速纳粹化
我们为什么要有基本的是非判断?
第三章 自由之魂
从图图与林义雄的会面看天安门事件的未来
“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让我们像林昭那样为真理和自由而战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
致“光明之子”陈光诚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走出“黑名单”,活在光明中
给汉语以自由,给心灵以自由
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
荆棘中的过客
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
人权对话必须坚持下去
谁是说真话的人?
网络写作的自由与危险
在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度,作家何为?
表达的自由与宪法的保障
第四章 真伪历史之争
拆除北 京的“靖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
破除毛泽东崇拜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谁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
这是纪念抗战,还是歪曲历史?
专制之下无信史
两个母亲,一个时代
写作是一种捍卫记忆的努力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
“长征”与“鬼地方”
廖亦武:一个人的“大屠杀博物馆”
活着,记忆着,忏悔着,控诉着
“反右运动”与中共的现代奴隶集中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