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拒绝谎言
余杰

包遵信: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序一)
刘晓波: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序二)
上卷 动物庄园
七十年代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我们而鸣
面对中国的国难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五·八”事件的再思考
启蒙:越来越遥远的声音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但愿这样的闹剧不再重演——致网友的公开信
不能沉默——我看高行健的获奖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新左派的“毛情结”
谁出卖了中国?
无法告别的饥饿
余华的奴性
朱总理,请您尊重民主
真话与饭碗
薄熙来的“神光圈”
你在吃人吗?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评米洛舍维奇的垮台
美国是魔鬼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哈维尔的态度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六·四”以后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黎明前的黑暗
下卷 优孟王国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可悲的“幸福”
被背叛的蔡元培
谎言与羞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丁石孙的风骨
“瀑布模式”的新闻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独裁者与军装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李敖的堕落
人命值几何?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又一个“岳麓书院”?
评邓家菜馆的倒掉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原来还是同胞杀同胞
流沙河笑谈“一毛”
爱游泳的独裁者
谁在说谎?
一句话里的良知
从地方选举结果看台湾民众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一百步笑五十步
谭其骧与毛泽东
自由与阳光(代跋)